每當我到學校新接一個團體時,無論未來會進行幾次,

都會跟學生們說:「這個團體是屬於我們所有人的,不是我一個老師的。」

每當團體中發生衝突、意見不合、停滯的時候,

我都會再次複述這句話:「團體是屬於我們所有人的。」

這句話,說給所有的團體成員聽,也說給自己聽

DSC_1881.JPG 

忘記是哪一位大師,曾經於書中提及:

「個案永遠相信諮商師做了什麼,而非說了什麼。」

在國高中的場域,身為團體帶領者,這句話可說是意義深遠,

還記得當初身為菜鳥時,每當團體陷入沈默、意見不合時,

心中總是相當緊張,覺得自己有責任做些什麼,好讓歷程順利進行下去,

隨著帶領與參加團體的經驗逐漸豐富後,

我越來越感受到團體的療效,與個別晤談最大的差異,

在於團體中有一群人,因此最能產生效果的,往往不是帶領者本身的介入,

相反的,是團體成員們共同攜手走過的寶貴經驗,

成員之間的情誼與相互撞擊的經驗,才是滋養他們的土壤,

活動設計、帶領者的介入或詮釋,只是扮演催化跟輔助的角色。



於是在我的團體中,會有許多趣味的時刻,

例如塔羅牌解讀、體驗教育的活動、辯論賽、才藝表演、影片賞析、桌遊......

但也會充滿許多「無聊」的時刻,

通常這種「悶」,都出現在成員們正在壓抑衝突的情緒,或是團體暫時失去方向的時候,

說真的,每當這種「悶」出現時,身為帶領者,我的壓力還真的有點大,

雖然沒有人說話,但每個成員的小動作中,

都充滿了各自的焦慮,以及暗藏的情緒張力,

一方面我需要小心不跟某些成員「結盟」,失去中立的立場,

另一方面要設法將這股張力引導到能產生療效的處境,

除此之外,還需要留心自己別落入了「說教」的態度----

說教與講道理,在多數場合中,通常是最沒有治療效果的方式。

DSC_1879.JPG 

過往還沒有太多豐富帶領經驗時,我曾認定在國高中階段,

基本上不太能帶傳統諮商訓練中的「團體」,比較需要多一點教育性,

然而這一兩年我慢慢發現,其實不是不能,

而是我自己需要先調整心態、轉換眼光。

國中生的認知發展與情緒調節能力,

的確不如大學生或成人那麼好,表達能力也比較不完整,

然而這並不會妨礙團體往深度動力的方向進行,

只是過程中需要有多一點耐心、陪伴,和好多好多的允許及看見。



我所帶領的團體成員,都是高關懷的學生,

相較於一般學生,有更多的內外在衝突,

也遭受更多負面標籤化的過程,基於這樣的理解,

無論來到眼前的學生,選擇用沈默、憤怒、搞笑、失控......

用任何方式來參與團體,或是與我互動,

我總會暗自深呼吸,把自己本能湧現的情緒暫時吐出來,

換上澄澈的眼光,重新去理解這個學生真正要表達的是什麼,

同時在成員彼此衝突、意見不合時,試著不那麼快去糾正、介入及管教,

因為我可以很深刻的感受到,這些情緒跟行為,只是需要一個出口。



正因為在生命底層中,有太多太多被禁止、不允許、不敢被看見,

於是這些「禁忌」化身成洶湧的情緒跟失控的行為,在團體或班上發作,

正因為在班級情境中,這些發作多半只會招來麻煩,

於是在團體這個安全的空間裡,他們需要更加張牙舞爪的呼喊著被看見,

我想,這些學生是渴望被看到的,可惜多數時候我們都只看到他們的「問題」,

就像是日本能劇中戴著鬼女的演員,一出場便震攝觀眾,

使我們忘記,面具底下仍是活生生的人,不是鬼。



我常覺得帶高關懷團體最困難的,不是活動設計,

也不是如何跟學生建立關係,

而是自己是否在每一次的團體中,都記得自己要言行一致,

在每一個成員「違規」、衝突、用各種方法激怒我,

或是因為過往習得無助而選擇把主導權交給我時,

我不會立刻拿起身為老師或心理師的權力,

告訴他們:「對,那我們接下來做這個吧!」

而是仍然再次重複這句話:

「大家覺得呢?團體是我們共同擁有的,不是我一個人的。」



國中生,或者所謂的青少年、青少女,

尤其是被列入高關懷的這群人,

在成長經驗中,往往沒有太多「自己決定」的空間,

以致於當真的擁有選擇時,會焦慮、會恐懼、會想把權力還給老師,

然而當我們一次次溫和的邀請,堅持看到他們有能力決定的面向時,

在我們的陪伴下,厚實的生命力量,會像從裂縫中長出的雜草一樣,

堅韌、柔軟,同時蓬勃茁壯。



在團體中,我越來越深刻體驗到一件事,

這群學生不是缺乏管教,而是缺乏被敬重的對待,

不是沒有想法,是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有想法,

不是缺乏紀律,而是他們已經忘記原來不必張牙舞爪,也值得被愛。

「團體是屬於我們的。」

在高關懷團體中,真的是知易行難的一句話,

然而我仍然盡力去維持這樣的一個空間,

因為有越來越多的經驗告訴我:等待,是值得的,

成員們的改變,往往來自於如此艱辛的等待,

以及在苦苦掙扎中,我們彼此能真誠的相伴。



好康同場加映:

許多時候,我們在個別晤談或團體中被困住,不是專業能力不足,

而是我們所學的專業,跟自己的生命經驗之間有斷層,

透過整理個人的生命經驗,調整專業學習的方向,

將有助於我們更加「知行合一」~

在11/15將有一整天的時間,讓我們一起好好的回顧自己、整合專業喔~

詳情請參考:「找尋心靈的燈塔」諮商取向探索與建構工作坊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想預約幽樹個別督導服務,或邀約進行校園個案研討的伙伴,

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5804377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