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每個人都是勇敢的靈魂」

理書老師以這句話,作為開場白的結尾,

開始說起自己生命中三段關於失去與傷痛的故事,

才說沒幾句,我的眼淚已經忍不住落下,

究竟是什麼樣的話語,能如此輕柔的穿透人心?

什麼樣的生命故事,能如此激盪出在生命谷底中的掙扎經驗?

又是什麼樣的能量質地,才能如實陪伴聽眾們打開受傷的心,

穿越層層阻攔,抵達療癒的彼岸?

隨著Mali的每句話語,很神奇的,眼淚慢慢乾了,心也慢慢安定了,

感覺自己又跟隨著一個個的生命故事,穿越了時空,完滿了生死激盪的花火。

DSC_1840  

聽著Mali說著父親過世、認識展爸,還有遭逢弟弟巨變的三段故事,

Mali說,每一段故事裡,都有一個將眼光投射到外界的,想怪罪的人,

然而無論如何,最後仍然是需要把眼光收攝回自己身上,

好好的凝視著自己,問問自己:「我怎麼了?」

三段故事裡,關於父親過世的片段,撞擊到我與原生家庭斷裂,

以及更深的,與宇宙天地斷裂的傷痛,

在那裡頭,我與Mali一起重新經驗著,當生命中有個很深很深的陷落時,

真的是會怪罪老天、以一個孩童般的姿態去對「神」發脾氣的心情。

 

 

關於最後與前夫結束關係,認識展爸,而心有遺憾,

因為「兩個好人最後卻仍相互傷害了,關係結束了」的失落,是如此之深,

同時也因此在無意識的狀態裡,怪罪著展爸為何對自己如此之好。

讓我想起過去的一些經驗,進而深刻體會到,

有些時候,傷害並不會因為人良善的本質而不見,

有些時候,並非選擇善待對方就不會有傷。

在Mali分享這一段時,我們彷彿看到了,

流動在關係中純淨的愛,仍然需要有厚實的現世眼光,

才能擁有足夠的力道去承受現實中種種的考驗,

同時能夠一次又一次的去除自身對愛戀的幻想,

但又不至於因為看破投射,而變得過度理智。

 

 

當Mali提到弟弟的故事時,一瞬間,感受到了臣服的真意

她說了一段讓我印象深刻的話語:

「即使是神要我這麼做的,仍要通過我的檢視,才會去做」

雖然在身心靈領域中,鼓勵投身其中的人有所臣服,

對Mali來説,卻在其中保留了一些些小我的眷戀與私心,

因為「最終要承受的仍然是我。」

當個人的身心尚未準備好要迎接臣服所帶來的衝擊時,

當自己在心中真的就有一塊是無法放下、接受老天安排時,

對Mali來説,這就不是一個急著要推動自己往前走的時刻。

雖然在這段故事中,我是最沒有被挑起個人情緒的,卻是讓我最有省思的。

DSC_1845  

三段故事結束後,有了一小段彼此交流的時間,

我向Mali提出了一個最近反覆沈思,卻又不得解的困惑:

「如果在生命底層裡,有一個反覆出現,卻又持續摧殘自我的部分,

那麼究竟要努力超越、療癒、轉化這部分,

還是接受這或許是個人生命本質裡的一塊,學習與之共存?」

Mali沒有正面回應這個提問,而是又往下敘說了一小段:

「生命有時候是一個反覆去經驗的循環,

雖然許多時候好像覺得自己回到了原點,但在高度上可能是有所累積的,

在不斷重複的過程裡,要做的可能不是離開這個圓,

而是不斷的盤旋而上,持續往前穿越。」

她說了一句深深撼動我的話:「這時候要看有多愛自己,多能接納自己了。」

 

 

用我的話來説,今天的三場生命敘說裡,

有一個很深很深的主軸,是在傳統身心靈領域中不太會被提及的眼光:

「在每一天的每一個時刻裡,要如何保有持續拓展自身存在的意願,

進而能夠從層層的陷落中,回到純淨的愛裡頭?

當自己尚且無法進行拓展時,又該如何接納自己人性中尚未被整合的靈魂碎片,

無論是拓展或自我封閉,如何在過程中,都能安在,並保有清晰的覺知?」

在一路學習的過程中,Mali是少數幾位我願意持續跟隨的老師,

因為她的確是少數能踏實修練,同時又對人性本質中的不完美抱持寬容,

即使有時會對此心生批判,卻又能以溫柔跟幽默化解的人,

她也是一位少數不將自己神化,而能盡情展現自己人性姿態的光工作者,

對我來説,這是一個很珍貴、很敬重的前輩。

 

 

很有意思的是,在今天一開始的生命線繪製裡,

才驚覺雖然真正開始密集的上課是去年的事情而已,

自己卻已經閱讀Mali的部落格文章竟然已經八年了,

這一段維持如此之久的師生情緣,始終清清淡淡的,

對我來説,與Mali的連結非常深厚,展現出來的卻很淡薄,

我始終不是一個要跟前輩們有很親近接觸的人,

相反地,一個簡單的問候,離別前深深一個擁抱,就已道盡許多心聲,

而最深最深的心意,我選擇用把自己過好、在專業上有所成,

進而能把從前輩手中獲得的滋養,傳遞給世界與眾人來展現。

DSC_1844  

對我來説,「傳承古老的意志」,是回報前輩最好的方式,

過往的我,以為是自身的害羞、個性的拘謹,

使自己不若其他同學那樣,容易跟喜歡的前輩們靠近,

在聽完Mali的敘說,反身回看後才發現,事情不完全是這樣的,

對我來説,生命底醞裡有個很深刻的力量,叫做「傳承」,

親近的交流很美好,卻只是一時的,當這些滋養化為力量,

不僅能在我身上活出來,還能進一步傳遞出去時,

對我來説,這份親近反而持續得更加淵遠流長,

於是每一段的別離,確實是一份殤,但是在傷心中有著愛與力量,

於是我得以繼續勇敢的行走在生命道途裡,活出自身渴望,

同時將自己曾經深深感動的美好,分享給世界。

 

 

關於我:

幽樹(Sho 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精熟於敘事與人際歷程的諮商取向,

身心靈療癒途徑,則以潛意識溝通、阿卡莎花精、愛療法、靈氣療癒與家族排列為主,

關係療癒、情感與性別、生涯發展與生命任務、創傷與死亡,

則是我長久凝視與碰觸的擅長議題。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堅定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圖片攝影於敘說會場,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引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