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當初在學習心理衡鑑、測驗與評量時,

老師曾經提過:測驗結果是死的,但人是活的,

這句話有兩層意義:第一層意義如表面字義所說的,

多數的測驗傾向於將人分類,然而這些分類多半很粗糙,

因此真正重要的是當事人對測驗結果的理解,以及施測者與當事人討論的過程。

第二層意義則是針對施測者本身的提醒,

除了標準化的施測程序之外,施測者本身在過程中所觀察到的一切,

也將成為了解當事人的重要線索。

 180956_dmj46a  

雖然應邀到各大專院校進行班級施測,對部分心理師而言,

可能是一個簡單又枯燥的工作:學生做起來沒勁,內容又有點照本宣科,

我總是思考著如何讓這個例行公事,變得更有意義。

對我來說,打從學生踏入教室的這一刻,關係建立便已經開始,

而從學生坐下到離開的整個過程,都充滿了解他們的重要線索。

這幾年適應上有些狀況的大專院校新生有逐漸增加的趨勢,

加上許多學生都是遠從外地甚至是國外赴學,有時還會有水土不服的狀況,

雖然施測過程通常只會有一到兩小時,我認為安排這些測驗,

最主要的用意是關懷學生,並提早發現需要關懷的潛在個案,

除了按照流程把測驗完成,若現場情形允許,無論學校是否有要求,

我都會透過網路短片、趣味測驗等素材,進行簡單的心理衛教,

同時在整個施測過程中,留意是否有學生出現特別需要留意的行為,

除了適時關心他們之外,有時我也會把自己觀察到的現象,與中心同仁分享,

若導師在場,則會與導師核對他的觀察,交換心得。

 

 

從大學時代起,就從老師們身上學到,

無論是知後同意書、保密原則的討論,

晤談過程中資料收集的介入技巧,或是心理測驗的使用,

許多時候,專業訓練裡種種都是死的,

這些一成不變的技巧,唯有被一顆鮮活的心所使用,才真正具有意義。

同樣是場面構成,可以是一種冰冷的既定俗成,一種制式的告知,

卻也可以是一種溫暖的關懷,以及關係建立的最佳契機,

心理測驗除了是一種客觀資訊的收集,亦可是增進當事人對自身理解的過程。

於是班級測驗的施行,可以成為每年一度的例行業務,繁瑣而枯燥,

卻也可以是一種豐富學生生命的可能途徑,以及一場人心交流的過程。

 

 

掌握諮商技巧的本質,瞭解人性的核心,

在表面上枯燥的執行過程中,設法創造回歸自身專業的價值,

在當事人乖唳狂亂的不穩定中,看見其賴以為生的力量,

是我從許多前輩身上學到的信念,

因此心理測驗的客觀結果固然重要,但對我來説,

施測過程以及透過測驗能夠給學生些什麼,卻是更值得關心的部分呢!

 

 

關於我:

幽樹(Sho 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精熟於敘事與人際歷程的諮商取向,

身心靈療癒途徑,則以潛意識溝通、阿卡莎花精、愛療法、靈氣療癒與家族排列為主,

關係療癒、情感與性別、生涯發展與生命任務、創傷與死亡,

則是我長久凝視與碰觸的擅長議題。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堅定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引用)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