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在專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後,這個疑問就會持續在心中發酵,

不管是直接被當事人詢問:「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嗎?」

或是耳聞前輩與同儕們與當事人之間種種複雜的關係流動或「八卦」,

總而言之,諮商關係跟一般的人際關係,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這件事,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持續沈思,因為我一向不覺得生命有任何簡單的答案。

DSC_1794  

許多心理師會告訴當事人,諮商關係是有別於一般人際社交的「專業關係」,

為了避免破壞晤談歷程,建議維持單純的專業界線,

我也曾看到一些同儕會告訴當事人,心理師的回應原本就有別於一般的人際社交,

「正因為如此,所以諮商才會有效。」

當我逐漸認知到假設諮商晤談要有效,竟需要仰賴我們以有別平日人際模式的方式來進行時,

心中不免開始對於這件事感到疑惑,

一方面諮商專業訓練我們要先成為自己,要「活得像一個人」,

可是當事人期待我們在諮商室中展現更多「人」的味道時,

我們卻又立刻跳回專業的盾牌之後,

告訴他們正因為心理師有別於一般人,所以諮商才得以有效果,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直到最近,對於這個困惑開始有了些新的想法,

如果把專業關係與日常生活中的人際關係(以下簡稱日常關係),

當成是一道連續光譜的兩個極端的話,那麼心理師與當事人之間的諮商關係,

很可能可以有眾多不同的選項,也就是說,

除了部分諮商取向(例如傳統的精神分析)外,多數的諮商關係中,都參雜著日常關係,

隨著心理師個人的價值觀與偏好的諮商取向,會在這道光譜裡選一個讓自己舒適又能發揮效果的位置。

舉例來説,從事後現代取向,尤其是敘事治療的心理師們,很可能會往日常關係多靠近一點,

然而無論心理師往日常關係多靠近,必然還是帶著專業關係的某些框架,

因為做出有違日常關係的互動,有時的確是諮商有效的重要因子之一。

 

 

所謂的有違日常關係,首先最直接會讓人聯想到的是諮商倫理的設置,

例如不能跟當事人發展社交關係、性行為,同時應以當事人最佳福祉為優先考量,

倫理的設置是將兩種不同關係區分開來最強而有力的作法,

這些倫理用來提醒心理師,不得跨越侵犯當事人權益的界線,

或許有些當事人會覺得這些規範使心理師跟自己「很遙遠」,或是很「奇怪」,

我傾向於認為讓關係變奇怪的,比較有可能是心理師本身呈現這些規範的態度,

或是當事人及心理師對諮商關係的期待有所落差,

然而我也越來越真切的感受到,心理師也是人,必然也有七情六慾與個人脆弱的一面,

不得與當事人發展社交關係,是為了避免讓心理師在脆弱時反過來利用當事人滿足自己的需求,

不得跟當事人發生性行為,同樣也是避免讓心理師透過這種方式控制當事人的情感狀態,

而倫理的根本:當事人福祉最大化,則是一種加諸於心理師的責任,

時時刻刻提醒我們,當事人才是晤談的主角,我們充其量只是陪伴在旁的輔角。

DSC_1735  

諮商關係之所以有效,就在於生活中很少有人願意為了我們,

將自己的需求、慾望、情感壓縮到最少量的狀態,

在這一次大約50分鐘的會談裡,全神關注的滿腦子只想到我們,

而且是以我們的需求為最優先考量,這點連熱戀中的情侶或父母恐怕也幾乎難以辦到!

然而正因為諮商關係是如此有別於日常關係,當心理師無法在其中適度維持「人」的本質時,

的確會給當事人過度冰冷、權威、神秘、疏遠的感受,即使心理師持續展現同理與溫暖也一樣。

因此我猜對於多數心理師而言,至少對我而言,都有一個必經的困難階段,

那就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方式面對眼前的當事人,

因為我們不確定在當下到底該讓心理師的角色多一點?還是個人的角色多一點?

 

 

 

很感謝歷任督導在我感到困惑時,總能用很真誠溫暖的態度與我討論這些艱難的抉擇,

使我逐漸在這道光譜中,找到一個自在又能發揮晤談效果的位置,

同時明白,面對不同的當事人,有時候需要選擇不同的位置,因為每個人需求不同,

回到初始的困惑,諮商關係算是一種人際關係嗎?

現在的我傾向於這樣回答:

「諮商關係當然是一種人際關係,而且是一種特殊的人際關係,

這互動中你/妳仍然可以感受到我這個人的存在,

但同時我的存在,是來支持與陪伴你/妳更加真實的存在,

許多時候我對你/妳所說、所做的,很可能會用一種跟其他人不太一樣的方式來回應,

這是因為在晤談過程中的主角是你/妳,我只是一名過客,

雖然只是過客,但我仍期待在彼此的關係裡,是可以留下點什麼的,

畢竟人與人之間能有這種高度真實的互動,是很難能可貴的。」

 

 

就像是每間星巴克的店員即使同樣被要求要以客為尊,

我們仍知道有些店員是我們比較願意親近的,有些則否,

因為每個店員會在專業角色跟日常角色中,找到自己喜歡的平衡,

這個平衡點未必是身為顧客的我們所享受的,

然而無論如何,我們跟他們之間仍保有專業關係,至少在去消費的時候是如此。

透過這個隱喻,我想說的是,心理師仍然是人,但同時也仍擁有心理專業,

因此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所喜歡的心理師,

但無論是哪一種類型的心理師,我想諮商關係都不單單只是冰冷的專業關係,

我們都是人,諮商關係自然也是一種人際關係,而且很可能比其他日常關係更加真實。

 

 

關於我:

幽樹(Sho 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精熟於敘事與人際歷程的諮商取向,

身心靈療癒途徑,則以潛意識溝通、阿卡莎花精、愛療法、靈氣療癒與家族排列為主,

關係療癒、情感與性別、生涯發展與生命任務、創傷與死亡,

則是我長久凝視與碰觸的擅長議題。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堅定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引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