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隨著夏季正悄悄到來,天氣逐漸炎熱,

眼看著一學期又要結束,七月份的心理師考試就要到來,

又有一批心輔所的學生,要從學校畢業了,

每次考試後都有一到兩百名的「新手心理師」們投入職場,

我想,就更別提,有多少學生在此刻正要畢業了,

畢業之後,身份就正式從學生轉為社會人,

在專業工作上,也將從督導的保護傘底下,成長茁壯為獨當一面的心理師,

然而,在心情上,我們可能都還沒準備好,要開始承接他人生命的重量。

八福4.jpg  

回顧著自己當初從碩班畢業後,立刻投入職場的那段時間,

理性上知道自己是「心理師」,心情上卻仍覺得自己是個什麼都還一知半解的菜鳥,

面對截然不同的接案挑戰,以及以前未曾接觸過的行政工作,

雖然主任與同事都很溫暖,心頭的壓力卻仍十分龐大,

如今回想起來,這些壓力都是自己「想出來」的,

只是一種為了證明自己的專業,或是為了證明自身價值,

而硬要強加在自己身上的框架,與他人期待不盡然完全有關。

 

 

正式投入職場四年了,身邊開始有學弟妹陸續畢業,

也開始聽到學弟妹們在面臨身份轉換時的挫折與茫然,

因為自己親身經驗過那種煎熬,所以我知道光是一句「不要想太多」,

並不能抒解這種莫名卻又龐大的焦慮:

「我到底能否找到一份工作好好養活自己?」

「我的專業度是否足夠承接眼前個案的生命?」

「面對更具挑戰的工作內容,我到底能否完成上級的期待?」

「面對自身期待與職場環境的落差,我是否只能無奈接受?」

許許多多的問號,從心頭浮現出來,是很正常的現象,

這是一種相當存在性的本質焦慮,同時也混合了古老的生存焦慮。

 

 

在這種巨大的壓力下,有些人慢慢發展出適應的策略,

但也有些人,可能跟當初的我一樣,有點適應不良,

回顧當初的心路歷程,我想就算時光倒流重來一次,

我還是會與當時一樣,惶恐不安且戰戰競競吧!

這是因為四年前的我,並不具備如今的生命體驗與智慧。

想與學弟妹們分享的是,把這份焦慮與不安,當成一份珍貴的體驗,

我自己在那漫長的掙扎裡,逐漸明白了社會其他階層中,

那種只為了求一口飯吃的生存焦慮,究竟從何而來,

我也充分體驗了憂鬱症患者是如何在每一天一早醒來,竟覺得自己無法下床的狀態,

正因為身為菜鳥面對龐大社會角色壓力、家中期待,以及高度自我期許的多方撞擊,

讓我很真切的瞭解,心理諮商的訓練,是如何獨立於社會脈絡的存在,

當在面對人性中最底層的慾望與痛苦時,學校教導我們的理論,是如此不堪一擊。

下載.jpeg  

在心理師養成之路中,或許有部分的伙伴跟我一樣,

從小到大基本上並沒有經歷過太多的「苦」,

是的,我們可能會因為課業成績不佳而苦惱,因為受到同儕排斥而喪失自信,

或者是因為不受父母理解而感到沮喪跟失落,

又或者是因為一些原因,而在成長過程中留下了「創傷」,

不過,我們當中許多人(至少我以前是如此),很可能沒有經驗過,

「這餐之後,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的焦慮,

「上司或同事是如此機車,但為了養活自己跟父母,我沒辦法離開」的煎熬,

「每天一睜開眼睛,所有煩心的事情都湧現到眼前,

每天都只能拼命追趕著代辦事項,然後拖著疲倦身體上床」的困頓。

 

 

從學生身份正式進入社會人,尤其是一個被國家認證的心理師的身份,

我們開始擁有了自己的工作,開始被機構與社會賦予更大的期待,

這當中種種的不適應,恰好補足了我們原本所缺乏的生命體驗,

當我們終於能夠明白,這份體驗原來是我們開始在社會上所支付的「學費」,

讓我們能夠更加體會其他階層中,市井大眾所曾經驗過的感受時,

痛苦或許仍然劇烈,但我們也將明白,這份體驗將化為自身的養分,

支持我們更往心理專業的道路前方走去,

這次,我們不僅是帶著許多專業理論在與眼前的人互動,

更是帶著自己親身體驗過的掙扎,與他們進行心理的交流。

 

 

許多老師都曾告訴我們:「心理師往自己的生命走得多深,就能陪伴當事人走得多遠。」

正因為我們開始有了更加真實的生命磨練,在諮商晤談中的深度才得以持續往下紮根,

我們也更能體會許多時候,當事人並非「抗拒」我們的幫助、「防衛」自己的情緒,

而是在他們目前的生命位置裡,的確存在著「不得不」的困境,

即使這份困境或許真如同我們所詮釋的,是他們自己「想出來的」,

但在因緣尚未具足的此刻,他們就真的是看不到自己的生命有任何改變的可能性,

一如我們曾經因為初入社會適應不良而深深受苦一樣。

1335199404-1889969404.jpg  

寫到這裡,其實我想說的是,

如果你/妳是一個始終一路念上來,從未有過正式工作經驗的學生,

如今終於要從學校畢業,展開自己的心理師生涯,

那麼感到焦慮不安、自己很愚蠢、後悔當初沒在學校認真多學一點......

這些感受全都是很正常的,而且相當珍貴,

過去已經無法改變,我們卻仍能把握當下的體會,

好好地去感受、好好地去經驗,別讓這份受苦與掙扎白白的浪費,

當然,該找同儕抱怨傾訴時,就好好的說,

想去大吃大喝發洩一下,就盡情去發洩自己的壓力,

然而除了單純受困於這些處境當中外,我們更可以從這份經驗裡,

嘗試去理解那些生命經驗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人們,

於是,我們對當事人的同理,才能超脫理論建構之外,而真正有了人的溫度。

 

 

最後,我想心理諮商隨著時間不斷演變,正在進入一個更全面而開放的時代,

新興取向跟技術不斷增加,使得我們眼花繚亂,

但我仍然相信,每個心理師只要好好的回到自己生命經驗去整理,

都有一份他人無法輕易複製與取代的特色,那就是屬於我們個人的位置,

不斷往外學習新的知能,是對專業的堅持,

而不斷往內回看的探索,則是一種個人內在的淬煉,

兩者都同等重要,時時刻刻回到自己的心,不因外境而過度起伏,

是成為心理師的道路上,一項相當重要的修練,

當我們越認清「自己是誰」,也就越能發掘出內心深處那份無可取代的價值,

於是,我們將能夠越加安穩的,走在屬於自己的道路上。

 

祝福學弟妹們,能有條充實與精彩的心理專業發展之路。

 

 

幽樹小檔案

幽樹(Sho 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精熟於敘事與人際歷程的諮商取向,

身心靈療癒途徑,則以潛意識溝通、阿卡莎花精、靈氣療癒與家族排列為主,

關係療癒、情感與性別、生涯發展與生命任務、創傷與死亡,

則是我長久凝視與碰觸的擅長議題。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堅定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嘉嘉
  • 謝謝前輩打的這篇文章,讓此時此刻正準備要面對未來的我,感到很大的安慰:)
  • 祝福你:)

    幽樹(yuki) 於 2016/08/10 1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