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在茱蒂皮考特知名小說「事發的十九分鐘」中,

身為校園槍擊案兇手的母親,她曾語重心長且驚慌的捫心自問:

「天啊,我究竟做了什麼,讓兒子變成這樣?

當年希特勒的母親,是否也曾這樣問過自己,為什麼養出這樣一個惡魔?

大家是否也對希特勒的母親,如同對我一樣,投以批判眼光?」

當年尚在碩班接受諮商訓練的我,看到這段母親的內心獨白,

便已明白,事情的成因總是錯綜複雜,不見得真能歸納出某個頭緒來,

因此社會事件中的兇手們,不見得都如同我們所想的,有對糟糕的父母親。

cover600.jpg  

這一兩年來,從鄭捷、媽媽嘴兇殺案、楊又穎遭霸凌再到女童割喉案,

每當社會上有重大事件發生時,媒體總是喜歡在第一時間就先替當事人「定罪」,

並鍥而不捨的從各種跡象、成長經驗中,批湊出兇手冷酷無情的「原因」,

若真的都找不到原因,則傾向以反社會人格或「人格異常」來進行結論,

在這套推論模式中,幾乎免不了會將兇手「心理異常」的原因導向原生家庭,

例如與家人缺少互動、父母親在幼時疏於照顧兇手......等等,

雖然這種對於兇手及其家人的「妖魔化」,其實是群體為了讓自己安心的正常心理機制,

卻也少了對人性真實而細膩的理解。

 

 

一般來說,我想沒有一個父母期待自己辛苦撫育成長的孩子,

長大後會成為「冷血殺手」或「心理異常」的人格疾患,

在部分家庭中,的確有所謂「管教失當」或「過度冷漠」的現象,

但平均來說,多數父母還是努力的依循著自己的能力範圍,儘可能提供孩子適切的照顧,

然而在親職教育的領域中,始終存在著幾個本質的現象,進而影響到對孩子的養育品質:

180373e56cb01115cd8d1a.jpg  

一、沒有人天生生下來就知道如何當父母

就像是沒有人天生就能成為暢銷作家、頂級廚師或服裝設計師一樣,

多數人都是在有了第一個孩子後,才開始摸索如何當父母,父母角色需要耗費許多心力來經營,

就像是我們學生時代需要努力學習,才能擁有一定的成績,

對某些人來說,成為父母是一項不容易的挑戰。

 

二、多數人都是從自己父母的身上學習如何成為爸媽

雖然現代社會中關於親職的資訊逐漸發達,

然而對多數人來說,養育孩子的主要「資訊」來源,仍然是自己的父母,

然而在台灣早期(其實全世界都是如此),並親職專家可以諮詢,

多數養育子女的知識與技能,都是代代相傳,再加上三姑六婆的意見而來,

因此對於新時代的新手父母來說,有時可能會處於分裂的狀態,

一方面自己本能熟悉的是舊有的親職模式,另一方面社會上卻又鼓吹另一套模式,

兩者之間往往存在龐大的落差,不容易在當中做出協調。

 

 

三、時代變遷過度迅速,親子代溝急速擴大

雖然世代之間必然存在著「代溝」這件事,

然而對於這個時代的父母來說,社會受到科技與網路飛快發展的影響,

時代環境的改變達到有史以來的高峰,

在巨大的時代洪流裡,與下一代子女的身心發展落差,更顯得不易跨越,

許多父母親這代認為是好的、對的的價值觀,到了下一代已經有了很大的翻轉,

這更增添了養育子女的困難度,因為父母所熟悉的世界,與孩子真實生活的世界之間,

正在急速的拉遠,要能用真正對孩子「好」的方式來養育他們,困難度也大幅提升。

 

 

 

上述三點都讓我們得以明白,即使父母親期許自己能充分照顧孩子,

在實際執行的層面上,還是存在著許多難題,

除此之外,現今社會往往過度強調親職教育的重要性,

使得孩子的身心發展與父母的養育行為之間,被劃上強力的等號,

加上大眾心理學的知識逐漸普及,關於依附關係、兒童身心發展的知識被更多人所知悉,

越來越多人放大了父母親對孩子的影響力,無形中也強化了「孩子的表現是父母的延伸」的概念,

我想,這或許就是許多社會事件的報導中,常會將兇手的行徑全部或部分歸因於原生家庭的緣故。

c1.jpg  

然而從敘事治療的角度來看,事情通常不會只有單一脈絡,

每個人的行為,往往是受到更為複雜的社會文化因素所影響的,

這些冷血殺手在犯案之前的心路歷程,也必然受到許多生活中互動過的人的影響,

而不單單只是受到原生家庭經驗的擺佈,

從這個角度來看,要減少社會事件的發生,真正的根源仍在於社會中的每個人,

父母固然是影響我們的重要他人,然而隨著年紀逐漸增長,

生活中也會出現越來越多足以改變我們的人,

當我們都能對身旁的人多一份同理心與包容,對自己多一份省思與覺察時,

就更有機會成為他人生命中的貴人,進而共同創造出友善的社會。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圖片取自網路,

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