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最近在提供親職或校園教師的諮詢時,

我向伙伴們分享了一個關於輔導歷程中的隱喻概念:成長痛,

根據西方醫學的理論,有些人會在成長過程中,

經歷到這種導因於肌肉與骨頭成長速度不一致,進而產生的疼痛感,

在諮詢過程中,我使用這個隱喻,來回應導師與家長的困惑。

C1369123049591.jpg    

在校園輔導工作裡,由於有機會作長期的陪伴,(半年、一年甚至更久)

因此能較為完整的觀察到學生接受諮商後的心路轉折,

對於心理功能較為強壯的學生來說,通常在幾次的晤談後,就能持續有正向的改變,

然而對於一些因為家庭因素,或是在過往經驗裡遭逢重大挫折的學生來說,

在晤談歷程正要進入改變與轉化階段之前,往往會出現強烈的倒退現象,

例如原本的問題行為忽然加重,或是出缺席變得不穩定,

又或者是原本逐漸流暢的談話過程,忽然變得停滯或困難重重,

在這樣的時刻,往往帶給老師與家長強烈的挫折感,

覺得先前的努力都白費了,甚至開始懷疑是否自己努力不夠,以致於讓學生狀況「惡化」。

 

 

雖然每個學生在過程中的「惡化」原因不一,

然而我普遍觀察到這些表面的「惡化」,往往是晤談有效的證明,

對大多數的學生來說,對於要讓自己「變好」這件事是很矛盾的,(其實成人也是如此)

想要讓自己的生命有所改變,意味著要正眼面對那些過往不堪的記憶,

一旦自己的生命改變了,更意味著生活會有一段時間變得陌生而失去控制,

這兩大因素往往會讓這些原本就比較敏感或脆弱的學生,

在「維持現況」與「做出改變」之間猶豫不決,

他們清楚明白,雖然渴望生活有所不同,但這條路走起來卻可能充滿挑戰,

對部分缺乏自信的學生來說,甚至不認為自己真的能做出改變,

因為在過去的經驗中,縱使自己努力過了,困境仍然存在,

甚至很可能在過往的成長經驗裡,自己根本對於生命的動盪無能為力。

(以心理學的術語來說,這會讓人產生習得無助,進而放棄改變的可能性)

images.jpeg  

無論是深度的心理諮商,或是偏向教育的輔導晤談,

我越來越清楚的看見,與學生的互動歷程並非流暢的線性模式,

相反地,這會是一條彎彎曲曲、來來回回的循環歷程,

許多時候,我們都需要在心中有所預期,當晤談正要進入新的階段時,

學生會因為心中壓抑已久的傷痕即將被打開,因而選擇暫時退回安全而舒適的生存策略裡,

對部分的學生而言,這是一種潛意識裡的測試:

「我知道輔導老師這麼用心,是希望我可以改變,可是如果我決定不改變,你還會愛我嗎?」

「你究竟喜歡的是那些願意做出改變的我?還是無論我多麼爛,你都仍願意接納我的樣子?」

「我可不可以在承受不住時,選擇不要改變?」

「如果我又『惡化』了,你會選擇站在我這邊,一同面對世界,

還是跟其他大人連成一線,反過來對付我?」

「你對我的好,到底是身為老師或心理師的『責任』,

還是出自於你這個人真正對我的愛?」

 

 

曾有過清理傷口經驗的人都明白一件事,

理智上,我們知道「長痛不如短痛」,趕快把傷口打開、清洗乾淨,

好好上藥,好好休息,傷口就能早點癒合、復原,

然而在情感經驗上,若這個過程太過痛苦,我們可能會猶豫不決,

或是得施打麻醉藥,才能進行這個修復的過程,

在許多學生心中,往往也在經驗這種兩難抉擇,

當我們能在他們陷入掙扎,甚至暫時往後退時,

先平穩住自己的心情,同時貼近他們既渴望有所不同,卻又充滿焦慮恐懼的心情時,

幾次之後,晤談就能進入更深的新階段,學生也能慢慢有所不同,

即使如此,在幾次之後,很可能又會出現同樣的模式,

恐懼與焦慮是如此強烈的情緒,我們僅此一次的「保證」,對部分學生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下載.jpeg  

想要成長、渴望改變,過程中必然伴隨著痛苦與恐懼,

即使身為成人,要我們在這些強烈的情緒經驗中持續往前走,可能都很困難了,

更何況是一個才十幾歲,需要仰賴成人照顧的孩子?

當我們看懂這些表面行為底下的掙扎時,就能更深的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

在那滿佈荊棘的荒蕪世界裡,嘗試種下美麗花朵的種子。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想預約幽樹個別督導服務,或邀約進行校園個案研討的伙伴,

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5804377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