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工作一結束,立刻趕赴電影院觀賞期待已久的「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

與第一集相似之處,在於超級英雄們再度產生意見不合,

而這次,他們更是面臨著自己心中最大的陰影與恐懼,

因著自身的恐懼,使得團隊一度分崩離析,

即使到最後戰勝了敵人,陰影的反作用力仍舊沒有完全散去。

images (1).jpeg    

在這部電影中,有許多精彩的人性掙扎片段是值得一一探討的,

然而最吸引我注意力的一小段,是鋼鐵人東尼史塔克與美國隊長羅傑斯之間的短暫對話,

兩人當時正為了對奧創計畫是否該啟動起了爭執,

史塔克由於在幻覺中看見了伙伴們的死亡,因而認為啟動人工智慧奧創是必要之舉,

唯有發展出更強大的人工智慧,才能增強戰力,抵禦外星文明的入侵,

羅傑斯則認為放任不可預測的人工智慧發展,很可能帶來危機,

因而堅持只要眾人團結一致,就有可能在真正的威脅到來時,成功守護地球,

當史塔克質問說:「如果我們守不住,輸了呢?」

羅傑斯堅定的回答:「那我們會輸在一起。」

 

 

在超級英雄系列中,史塔克所象徵著是極度的個人中心與英雄主義,

雖然面臨危機時,他總是願意奮不顧身的投入所有的資源,

然而他也是一個自大的控制狂,對他而言,自己的方法才是最好的,

因此當他評估眼前出現危機時,很自然的傾向於認為唯有自己才能拯救世界。

與史塔克截然相反的羅傑斯,信奉的是群體主義,

經歷過漫長人類歷史歲月的他,清楚看見當權力與希望過度被某個人承擔時,

無論這個人(或系統)當初是多麼良善,終究會受到陰影所吞噬,最後成為陰影自身,

而要化解這樣的危機,需要仰賴眾人齊心協力的合作。

用我的話來說,史塔克與羅傑斯都真心替人類的未來著想,

然而前者相信的是個人力量的無限提升,後者則信任集體力量所帶來的同心時刻。

qJ6UoJ_el56VqA.jpg  

在這次的電影當中,很諷刺的是,史塔克為了防範自身恐懼所做出的介入策略,

最後反倒啟動了最大的災難:奧創本身,進而讓所有人陷入危機中,

當我看到劇情一路從史塔克在幻覺中深深自責,愧疚於無法拯救隊友們的性命,

進而不顧博士的阻止,堅持要啟動奧創計畫,直到釀成災禍後,與羅傑斯這番對談,

有那麼幾秒鐘,我整個人被釘在座椅上,無法動彈,心中直冒冷汗,

我忍不住捫心自問:身為心理工作者,在偶爾幾個短暫的片刻裡,

自己是否因為無法再看著眼前的人受苦,而想用盡辦法,將他們從痛苦中拉出來?

自己是否曾經因為深深感受到世界中許許多多的苦,因而產生出一種想要承擔更多的渴望?

自己是否因為面臨著專業上暫時無法突破的瓶頸,因而產生一股想要持續變得更專業的意念?

想要支持別人、承擔起某種責任,或是不斷在專業道路上前進,這些想法本身並沒有錯,

然而,當這種念頭變成根深蒂固的執念,甚至產生「唯有這樣做,才能避免受苦」的想法,

卻是讓心中的慈悲,被自我膨脹的虛妄所控制的心靈陷阱。

 

 

正如同緋紅女巫所提到的,奧創簡直就是史塔克的翻版:

自大、狂妄、堅持自己是對的,而且常把拯救與毀滅世界給搞混,

奧創幾乎可說是史塔克心中陰影的具像化,

奧創與鋼鐵人,都有一個很明顯的共通點,那就是思考邏輯的過度單純化,

當我們近乎絕對的站在自身的位置上理解世界,就會產生這種情況,

唯有我們學習羅傑斯,採用較為複雜、卻也更加真實的方式來理解世界,

我們才能長出對他人的信任,以及完整看待世界的眼光。

images.jpeg  

同心時刻,是我用來形容眾人暫時放下偏見、個人需求與價值觀,

願意為了更大更重要的目標,攜手合作的重要時刻,

要經歷同心時刻,需要我們清楚的看見自己與他人,讓兩者同時並存。

在療癒的過程裡,我總是會面臨著大大小小的抉擇時刻:

此刻的我,要貼近當事人的主觀真實,還是善意提醒他客觀現實的存在?

此刻的我,要接納當事人的生存姿態,還是透過強力介入來引發改變?

身為受過專業訓練,也學習過許多療癒技巧的工作者,

在某些時刻,偶爾還是會出現「我認為這樣做,可能對當事人會比較好」的片刻,

尤其是在那些模糊、難以判斷、停滯不前的時刻,

是的,在療癒的歷程裡,有時候的確需要仰賴工作者的專業判斷,

來決定當下究竟要如何進行,才能替當事人帶來最大的福祉,

然而,我也時常警惕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完全瞭解當事人的內在世界,

我所認為的「好」,未必都每次都能替當事人帶來益處。

 

 

同樣的,回到昨天在文章中所提及的團體困境,

當我習慣過度承攬團體動力的責任到自己身上時,

很容易會認定當下往某個方向發展才是好的,

卻忽略了團體實際上是有所有人所凝聚而成的有機體,

有時候,看似麻煩、繞路的選項,反而能使所有成員獲益。

從美國隊長2到復仇者聯盟2,不同的導演在超級英雄電影系列中,

彷彿正在與我們分享一個重要的主題:

要讓改變發生,要讓世界有所不同,要讓個人的心靈獲得轉化,

仰賴的不是神奇的魔法或高科技系統,也不是仰賴少數幾個人的決定,

相反地,唯有我們願意信賴彼此,為了共同的未來,站出來攜手合作,

這個世界,才能真正有所不同。

 

 

對應到心理工作的實務現場裡,或許我們也可以這麼想,

能使一個人改變的,往往不是治療者神奇的療癒技巧或龐大的專業知識,

而是一顆願意向當事人敞開的心,以及願意深入凝視對方的雙眼,

正如同我的家排老師張貴傑所說:「有時候,療癒的發生,只需要我們願意見證。」

光是我們願意暫時放下自身成見、偏好與信念系統,

選擇與另外一個人並肩站在一起,就是非常有力量的一件事,

同心時刻如此讓人觸動,正是因為這並非我們習慣做出的決定,

然而,療癒者所要做的,不就正是這些隱藏在平凡時刻中的困難決定嗎?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進行分享)

 

幽樹(Sho 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現為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精熟於敘事與人際歷程的諮商取向,

身心靈療癒途徑,則以潛意識溝通、阿卡莎花精、靈氣療癒與家族排列為主,

關係療癒、情感與性別、生涯發展與生命任務、創傷與死亡,

則是我長久凝視與碰觸的擅長議題。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極大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無論從事哪一種療癒方式,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