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這篇文章的誕生,要感謝工作上的前主任,

早上在大學講完兩堂課,正在星巴克暫時小憩的我,

接到了前主任的電話,這通電話一講就講了快半小時,

表面上可觀察到的是前主任與過去一樣,對屬下「苦口婆心」,

或許是我內在的感知變得比較清晰了,實際接受到的比較多是愛護跟帶領,

一如過去在他底下做事情,每當需要他花上大把時間對談時,

必然是我在工作上有所疏漏,或是眼界不夠寬廣所致,這次也不例外。

ssp22pn0210.jpg  

這學期我帶的班裡有個特殊生,在參與活動的過程中。

受到先天的生理限制,有諸多不便,

前主任或許是得到了什麼消息,特地打來跟我討論,

在課堂上要如何支持這個學生參與活動,

因為這個學生跟一般的身心障礙學生很不一樣,

比起接受有彈性的作業,他更期待自己可以與其他同學一樣,

完成相同的作業,或者至少可以有同等的參與或貢獻。

在這通電話裡,主任好幾次都強調,不要因為他的特殊身份,

而過早轉派其他比較輕鬆的作業,

他溫柔卻慎重的說:「他們很敏感,往往不希望我們將他們當成特殊生,

或是缺乏行為能力的人,也許有的學生會喜歡這個身份帶來的便利,

但這個學生希望自己可以跟他人一樣。」

掛完這通電話,開始認真思考,該如何跟這個學生互動,怎麼出作業,

能夠讓他在接下來有限的生命裡,活得無憾、無所畏懼?

然後,也想起自己過去接觸過的許多當事人,

我的「同理」,到底是在減弱他們的力量,還是催化他們力量?

Vol0034.jpg  

很誠實的說,在初學諮商的那段時間裡,我的許多同理,

或許讓來的伙伴聽了很溫暖而觸動,但恐怕有一半的時間都沒什麼「功能」,

用我的話來說,那些同理的回應雖然是標準諮商的語句,

語氣或態度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你好可憐喔~」「你好辛苦喔!」的調性,

但在這兩三年裡,我開始有意識的調整自己的眼光。

隨著自我療癒越來越深,給出的服務也變得比從前深入,

開始意識到,無論療癒與諮商,都是在催化人們心中的力量,

當我過度帶著同情的眼光來看帶來到眼前的人(包括校園中的學生)時,

彷彿潛意識裡也在說:「看吧,你就是這麼弱,才需要我的服務」,

更誇張一點,這個內在對話可能是:「就因為你沒有能力解決自己的生命困境,

所以才需要由我這個專業人員來提供幫忙,幫你解決這些困難。」

這樣的對話,雖然表面上是透過同理或支持性的語句來陳述,

然而我相信即使是一個才十幾歲的國高中生,仍然會清楚的感覺到。

 

  

來到輔導室的學生,的確是帶著一些自己無法獨自承受的生命挑戰而來,

也因為如此,他們多半比一般的學生來得更為細膩,

對於他人的言行,也具有更敏銳的觀察力,

當我的回應中帶著過度的同情時,看起來好像很「溫暖」,

實際上卻也在否定他們成為獨當一面的成人的可能性,

甚至於變相鼓勵他們留在輔導室這個溫暖而包容的環境裡。

許多非輔導出身的老師,會指責輔導老師「太過縱容」這些學生,

有時候,也不完全是沒有道理的一件事,

學輔導的人,總是有著一副菩薩心腸,

對於學生的痛苦高度敏感,但有時這份敏銳卻容易變成過度敏感,

反而無法讓我們發揮原有的專業能力,支持學生的改變。

用我自己的話來說,學生們有時候需要包容,有時候卻需要嚴厲的面質,

然而無論用哪一種方式,都是在透過我們的回應,催化出他們改變的動力。

2013082936459485.jpg  

下一次在面對那些生命處境特別艱困的學生時,

除了心疼他們的辛苦之外,也別忘了提醒自己,

「我可以透過什麼樣的回應,讓他看見自己的力量,

而非反過來依賴我的溫柔,奪走他本來的能力?」

從事諮商與療癒多年,我越來越堅定的相信,

一個人在尚未因為生命挑戰而崩潰或死亡之前,

無論程度如何,必然有其潛在的韌力,而如何透過我們的輔導專業,

找出學生心中那份微弱卻的確存在,猶如黑夜星光一般的韌力,

這就是我們的專業所在,也是與其他非輔導專業者最大的區別了。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想預約幽樹個別督導服務的伙伴,

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5804377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