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分享過,每當預計要開設某個課程,

自己的身心狀態與生活境況,就會被帶入那個主題之中,

於是每當我開出一個課程宣傳後,就會展開一段自我療癒與穿越的過程,

這次,帶著清晰的意願,要來陪伴處在創痛或失落狀態下的伙伴,

在3/29開設「打開傷痛底下的禮物」敘事心靈排列工作坊,

當初大略設定在哀傷失落、原生家庭、親密關係與疾病幾個主題底下,

懷有難以面對或訴說之情形的伙伴,是參與工作坊的主要成員,

於是,在這幾個主題底下,最近開始進入了穿越與療癒的階段。

 

 

昨天下午前往工作室支持好友的公益活動服務,

在裡頭給出愛療法與白光天使火焰的能量服務,

晚上繼續留下來支持另一個朋友的拜讚活動,

過程中雖然給出很多,卻也因為在提供能量服務時,

好能量會先來到自己身上,然後才流往接受服務的對象身上,

實際上自己是很受到支持的,回到家中,卻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

晚上是我第一次嘗試喝朋友推薦的橄欖油,據說對穩定皮膚很有幫助,

喝完後,身體開始發熱,加上替自己進行的花精療癒,

皮膚整個癢到不行,頭皮也開始因為搔抓而出現傷口,

整個人忽然變得很不安定。

DSC_1333  

我在痛苦的煎熬中,嘗試辨識著,是什麼原因,

讓皮膚在穩定的狀態下,忽然進入奇癢難耐又痛苦不堪的狀態?

第一個直覺浮現是橄欖油有問題,然而基於對朋友的信任,

以及對內在狀態的第二層辨識,隱約感受到,

自己好像對於「要讓皮膚好轉」這件事,有著隱藏的抗拒,

這份抗拒的心情很複雜,有一部份好像是覺得對皮膚好轉的「不知所措」,

因此對於可能會讓自己好轉的支持方式,本能感到排斥,進而引發過敏,

一部份則是照顧自己的這個動作,好像引發了內在對於皮膚炎的排斥,

這個對皮膚症狀的內在批判,化為另外一股力道,製造出另外一層過敏反應。

無論是哪一種原因,我感受到心底有許多對當下狀態的無法接納,

這份自我否定,塑造出強烈的過敏反應,進而影響到我的無法安在。

 

 

我明白,要真正通過劇烈的不舒服,

需要的不是靠醫藥或各種我學過的療法來移除痛苦,

相反地,我需要真正看見並接納自身的狀態,

於是在深深的灼熱當中,我嘗試作幾次吸氣與吐氣,

然帶領自己唸一段排列中常會使用的儀式:宣告,

在內在深深的凝視中,我帶著真心,一句一句對自己說:

「我感受到皮膚的熱,我感受到皮膚的痛,

我感受到皮膚正有不斷化膿的傷口,

我知道因為皮膚這麼嚴重的狀況,

有時候會讓我很痛苦,有時候會讓我很討厭自己,

有時候會讓我很想躲起來,有時候甚至讓我很想死掉。」

一邊念,一邊接住自己的狀態,我感受到一股很大的哀傷與心疼,

我繼續對自己說:「但是從現在起,我承認並接受,皮膚原本的狀態,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皮膚這麼激烈的反應,

但我願意接受一切的發生,

從現在起,在每一次的呼吸裡,在每一回合的心跳中,

我都願意開始學習接納這樣的自己,並用一切的努力,照顧好身體。」

 

 

這段話唸完之後,皮膚的紅與熱早已退去,整個人進入寧靜的狀態,

感受得到自己肌肉有點緊繃,但心情放鬆許多。

唸完這段宣告,我與自己的寧靜在一起,

深深感謝異位性皮膚炎這個老師,讓我學著用更深的方式來愛自己,

如果沒有這個疾病,我這輩子大概很難開始有了承諾,

承諾要這麼認真看待自己的身心健康,並接納自己身上這麼幽微的不完美與缺憾。

我明白,自己會這麼在意皮膚的反應,跟高中時曾因皮膚惡化遭受霸凌的經驗有關,

我的一位老師曾經說過:「我想,異位性皮膚炎對你的意義,

最糟糕的並不是症狀本身,而是因為這個症狀,而遭受旁人的排斥。」

在我唸誦宣言之前,在心底閃過的最後一個畫面,

正是高中因為皮膚發作,遭受同學無情嘲弄與疏遠的樣子。

DSC_1300  

最近,在皮膚好好壞壞的起伏當中,高中的這段經驗經常來拜訪我,

在228的工作坊裡,當我向伙伴們分享這段經驗時,以為自己走過了,

然而透過昨晚皮膚的經驗,我明白,

在很細微的層次上,每當皮膚有變化時,若沒有覺察,

那份藏在心中的恐懼仍然會不經意的變大,大到足以吞噬我的寧靜與安定,

縱使我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療癒師與心理師,原來,那個深深感到恐懼的青少年,還在。

重新看到他,我在心中深深朝他一鞠躬,然後溫柔的抱抱他,

我看見,那個才不到十八歲的自己,在皮膚炎所製造出來的死亡陰影,

以及因為同儕疏遠嘲弄而形成的愛之匱乏裡,是多麼的溫柔又堅強,

堅強到足以撐過整整三年惡意的嘲弄,又溫柔到在這當中沒有完全失去對人性的信任。

 

 

如果沒有異位性皮膚炎這份禮物,我猜,我沒辦法從嬌生慣養的獨生子,

蛻變為一個成熟、有愛又懷有強烈責任感的男人,

也無法成為如今這個這麼深刻有情,又能涵容他人內心創痛如此之深的療癒師,

在宣告的結尾,我深深的對著異位性皮膚炎說:

「謝謝你,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

我想我始終欠他一個感謝與道歉,但昨晚的和解是個很好的開始,

這份和解或許還會來來回回走上許多回,直到我能輕易記起自己身上的痛苦,

或許不是個災難,而是生命中寶貴的禮物為止。

 

 

想要一起來經驗從過往傷痛中,轉化出生命禮物的伙伴,

又或者是受到身上病痛折磨,渴望重新建構出疾病對自身意義的伙伴,

誠摯邀請您,在3/29這天,一起來透過敘事治療與家族系統排列,

打開傷痛底下潛藏著祝福與禮物!

詳情請見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94141034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