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真的是打從去年六月之後,於每日生活裡不斷修練的課題,

在這次的過年期間,對於關係,又有了更深的體會,

用我的話來說,這份修練的命名會是:

「盡力承接自己,然後長出願意承接他人的能力」。

DSC_1308.JPG  

在心理學中,有個概念叫「做自己」,有時候常與「自我照顧」的概念一起被提及,

過去的我,會覺得這份「自我感」是堅固的,是需要外在位置,好好安放著的,

於是在關係中,開始學著替自己「發聲」、「爭取」、「捍衛」......

然而從今年開始,慢慢覺得,在關係當中的「做自己」,好像並不完全是這麼回事,

透過這次過年期間的小插曲,想來分享自己對親子關係的新看見。

 

 

大概從三四年前開始,我就感受到母親每逢過年,

尤其是要回娘家的前後,心情就會變得不太穩定,

大概從要回南部的前一天晚上開始,她就容易因為一些小事引發爭吵,

甚至在南下當天早上,有時會引發非常激烈的爭執,

讓我跟父親有種「真是受夠了」的感覺,

這些爭吵往往會延續到回北部的那個晚上,然後從隔天開始慢慢消失,

隨著每一年對自己、對父母親的辨識越來越深,我慢慢找到內在安定的力量,

我發現,當自己變得比較穩定時,母親好像也比較不那麼「無理取鬧」。

然而今年南下前夕,我的皮膚炎發作得實在太嚴重了,

嚴重到我被生病的苦給困住,完全沒有多餘的心理空間涵容母親的狀態,

於是,一場激烈的爭吵就在南下前的一小時爆發了。

 

 

導火線起因於母親看到我皮膚實在太嚴重了,

建議我再去清洗一下,沒想到清洗之後,還是很嚴重,

讓原本心情就跌到谷底的我,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我的抱怨,又引發母親的怒氣,雙方你來我往,最後演變成激烈的爭吵。

這一爆發,讓我元氣盡失,完全「癱瘓」在床上,

最後我請父母親先自行南下,等我休養到有足夠力氣動身了,

再自己想辦法回去跟大家團聚。

這個經驗實在太震撼了,讓我在南部過年時,常無意間想起,

可能我這次的「爆發」真的比往常「嚴重」很多倍,

這次父母親對我的包容度好像也增加不少,

(往常的我,身體再怎麼虛弱,都會努力撐著表現出平常的樣子)

這也讓我有了比較多的時間跟空間,好好沈澱,反思自己到底怎麼了?

更重要的是,母親到底怎麼了?

說真的,對於母親這種每逢節日或特定時刻就會「脾氣發作」的個性,

我「忍」夠了,也很想打開關係中的可能性,讓家裡氣氛可以和諧一點。

DSC_1310  

透過個人的觀察,很多長輩在過年期間,身心似乎都會有明顯改變,

這可能是受到天地節氣變化影響,也可能是受到自己身體狀態的影響,

又或者單純是習俗或看到親人身心變化,引發個人的思緒翻攪,

帶著這份猜想,今天早上我鼓起勇氣問母親:

「是不是每次過年都會讓妳想到什麼?不然怎麼好像妳總是特別暴躁?

平常的妳,應該不會因為這些事情而發怒的啊?」

母親用她一貫的語氣回答:「沒有啊,哪有想到什麼!」

然後又補了一段:「每年回去都很趕,要做的事情很多,壓力本來就比較大,

沒有在想什麼,倒是你脾氣才暴躁吧!」

說完,她又補充了一小段:「本來我只是想關心你,誰知道你忽然發飆!」

 

 

母親說完,我忽然「懂」了,

原來,過年對我們家來說,還真的是一件有「壓力」的事情,

母親需要做很多行前準備,我則是需要把自己「打點」好,

(包括皮膚、身體還有心理狀態)

我們都在思考,過年回去,自己在這個家族裡,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

於是乎,在各懷壓力的情況下,許多平常生活中的小事,就變成爭吵的爆點,

甚至於,原本帶著好意、善意的行動,都被內心的無明所佔據,

最後攪和成一團混亂而浮躁的情緒能量,讓每個人都變得不平靜。

 

 

我也再度懂了,母親真實的樣子,跟我想的、看的,真的不一樣,

她煩躁的情緒或外在表現可能是我所看到的那樣,

但底下牽動情緒的原因,跟我想像或觀察到的,很可能大不相同,

於是,在那個簡短交談的片刻,我明白,也開始學著接受一件事:

母親對我的愛,就是長這個樣子,她沒學過心理學,

當了大半輩子的家族主婦,也讓她對人的理解很有侷限,

因此,她照顧我的方式很傳統、很務實,也很直白,

不太會有現代愛的教育、正向鼓勵之類的品質在裡頭,

也比較沒有多元觀點的包容接納,或是對我個人需求的觀察,

不過,她的一切表現,徹徹底底還是愛的表現,

所以如果到了這把年紀,我還奢望得到母親的「祝福」或「支持」,

而且是以我期待的方式獲得,那我可能早點投胎才能完成心願了,哈哈!

DSC_1309  

寫到這裡,心中有一個比較大的空間出現了,

也想起這幾天母親對我一些行為的包容與接納,

我明白,也開始學著接受,母親就只能用她所會的、認為好的來愛我,

對於什麼才是「愛」,每個人理解與感受不同,

想要求另外一個人,用我想要的方式來愛我,是生而為人的天性,

卻也是一個可遇不可求的夢想,(也可能是幻想......)

於是我開始懂得,「做自己」與「自我照顧」,更深一層的意思會是,

在關係需求的衝突裡,先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好好把內心的翻騰穩住、照顧好,

然後不管自己處在什麼狀態,心中都保有一份清晰的覺知,

知道只要在心裡的空間安定、穩固了之後,會有一份心意,

化為具體行動,好好地回過頭來把關係中的彼此看清楚,

然後,在能力範圍內,尋求理解對方、照料對方的可能性。

 

 

關係中的彼此,真的是經常充滿愛恨衝突,

親子關係如此,在感情中,也往往存在著類似的情境,

甚至於在友情、手足之間,也同樣存在著類似的衝突,

起因往往源自於「你怎麼不懂得體諒我!」,

或是「你怎麼都不能用我想要的方式滿足我?」

然而當我越來越懂得把自己照顧好,也就越來越有心力,

能夠嘗試在每一回的互動中,打開新的可能性了!

原來,「愛自己」與「照顧他人需求」,的確是可以並行不悖的一件事呢~

 

 

在3/29,我將帶領「打開傷痛底下的禮物」敘事心靈排列工作坊,

透過敘事治療的精神,我們得以一層又一層的看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然後,透過排列,我們將能長出力量,鬆動那些關係中僵固的困境,

如同這篇文章中所分享的,將長久以來令我們受苦、受阻的情境,

轉化為充滿愛的禮物!

詳情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94141034

 

關於我:

幽樹(Sho Ra)是我的靈性名字,本名張義平,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在心理諮商的部分,敘事與人際歷程取向是我的專長,

身心靈療癒以潛意識溝通、阿卡莎花精、靈氣療癒與家族排列為主,

關係療癒、情感與性別、生涯發展與生命任務、創傷與死亡,

則是我長久凝視與碰觸的擅長議題。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極大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無論從事哪一種療癒方式,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進行分享)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