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結束浴光之後的第一天早上,對我來說,是個猶如新生的時刻,

雖然內心暗自決定好好睡到九點以後,就要起床認真整理六天的筆記,

可是真的到了九點,身體覺得睡飽了,心靈上卻還是渴望睡眠,

於是一路倒頭睡到中午十二點,最後在母親有點煩躁的催促下起床。

 

 

為了好好沈浸在浴光之路的經驗裡,

我很早就宣布這六天會暫停一切行政工作,

因此當六天結束後,其實已經累積了很多的工作量,

加上想要好好將房間重新布置一下,安放四位上師的照片,待辦清單真的是長得很可怕!

過去的我會焦慮緊張到無法好好安心的休息、玩樂,

然而今天倒在床上時,我聽到Agni說:

「最重要的不是好好整理筆記,而是確實的將六天的教導落實在生活裡」

因此,我繼續安心休息。

DSC_1131.JPG  

通常當我如此放鬆的「賴床」時,母親總會氣急敗壞的想把我叫起來,

今天當時間逼近中午十二點時,她又再度煩躁了起來,

「這樣的修行沒有用啦!作息都亂成一團!」

「自己的問題一堆,還要拖累別人!」

「這樣的人不會有人要把女兒嫁給你!」

這幾句話,都是在我無法完成母親期待時,最常出現的字眼,

過去的我,很容易因此感受到恐懼,

在話語中,我接受到的是「自己是個沒用、很糟糕的人」,

在話語中,我感受到的是「不可能有人會愛上我這麼爛的人」,

所以,每當母親這麼說,我總會恐懼、憤怒、不安,進而引發爭吵,

然而今天的我只是單純感受到,母親對我有很多愛,

可是受到小我意識的遮蔽,所以她沒辦法經驗到,

這些話來到我身上,會形成更大的綑綁,進而「顯化」出她最擔憂的樣子。

 

 

我一邊舒服的睡著,一邊感受著,

在這個當下,我深刻感受到母親真的很愛我,

只是她的愛,很容易變成一種束縛跟打擊,

進而開啟我內在的陰影,進而反過來打開她的恐懼,

可是,這一切其實都跟我的本質無關,也跟她的本質無關,

我們只是被頭腦所欺騙,掉入了無明的狀態裡。

對我來說,這會是浴光結束後每天最深的功課:

如何在他人表面攻擊、批判的語言中,看見背後的愛與光?

當陰影被打開時,如何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帶回愛裡?

(很有同時性的,Agni剛剛告訴我:其實你已經沒有陰影了,

接下來感受到的陰影,都只是一種落入舊循環的殘象)

我發現自己開始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眼光:

一種是過去很熟悉的,基於人性小我所擁有的侷限眼光,

另一種則是透過六天浴光開啟的,合一、充滿愛與覺知的眼光,

而我總是可以選擇自己要如何詮釋,至於對方的言行,

我只能選擇接受、給予祝福,並選擇一個對彼此都安適的回應方式。

DSC_1132.JPG  

於是我終於明白,父母親都是很好的人,努力用自己的方式來愛護我,

對於我曾表達過的受傷與痛苦,因為太過於遠離自己的生命經驗,

所以縱使父母親的頭腦理解了,卻沒辦法讓這些理解來到心中,

於是他們會希望我可以「接受現實」,學習當一個「有擔當的男人」,

然而縱使裡頭部分的提醒,是很有道理,也是我該完成的,

許多時刻,我明白這些期待與要求,不見得都屬於我的生命道路,

過去的我,選擇跟「現實」妥協,如今我明白,我可以繼續妥協下去,

我知道自己從小就看見自身靈魂的獨特,卻為了生存,

選擇假裝很適應地球上的生活,但這終究無法掩蓋住內心渴望綻放的光,

所以,現在我選擇用勇氣跟力量行動,開展自身的道路。

 

 

在浴光第五六天時,我有個很深刻的看見,

屬於天空的龍如我,終究得展翅飛翔,自在於蒼穹之上,

因為飛得很高、很快、很遠,對於地面上的一舉一動,

很多時候我是習慣性忽略,或是想凝視卻不見得清晰的,

然而我能在現實生活中自在飛翔,卻是因為父母親有如大地一般的支持與承擔,

如果沒有父母親無微不至打點許多生活的瑣事,

我不可能在現在的年紀,就得以在心靈上有深刻的探索與覺察!

 

 

於是我終於明白,這輩子來地球上,是來與父母相互成就的,

父母如同大地般厚實的支持,讓我能充分展現龍翔萬里的光,

而我內心純淨堅定的光,則拓展了父母親過於僵固的視野,

我的光,持續源源不絕的回流到這個家,在無形中支撐起這個家的能量場,

如同父母親勞碌了一輩子,只為了在現實層次上,扛起這個家的重量。

(但就像我到現在才意識到父母有形的支持,父母也不太會感受到我無形的支持,哈)

所以我想,不需要因為在過去的書寫裡,

曾經提及父母對待我的方式,就認定我的父母親是「壞人」,

他們不過就是兩個傳統的父母,帶著殷殷期盼,

渴望兒子可以獨立自主,獨當一面罷了,

只可惜我展現這兩點的方式,都跟他們期待的有不小落差。

DSC_1135.JPG  

寫到這裡,我終於深刻的體會到,

過去諮商心理學會用投射、用缺乏界線或是不夠尊重他人的自主性,

來形容人際關係中那些充滿控制、相互拉扯、操縱的行為模式,

並告訴我們:「這些都不是愛,愛應該要無條件的給出,尊重眼前這個人如實的模樣」,

彷彿這些行為是不對、是錯誤的,是應該被矯正的,

在人際互動中,該有某種更好、更高的方式,來讓彼此感到舒適。

如今,我發現這樣的理解只對了一半,

其實這些行為都是愛,只是受到意識層面的遮蔽,最後形成了一種綑綁,

這些綑綁雖對彼此帶來傷害與痛苦,本質仍是愛,只是需要經過轉化。

其實我想說的是,如此一想,就覺得自己身上充滿好多好多的愛,

只是每一份愛,都用不同的形式與質地來成就此刻的我,

有的溫柔,有的劇烈,有的充滿喜悅,有的飽含痛苦,有的細緻,有的則充滿力量,

在不同的生命階段,我所需要愛的質地不同,所以老天送來各種伙伴來成就我。

 

 

其實我想說的是,原來這就是omnamashivaya,

昨日在吟唱過程中,所感受到的深刻臣服,

在那個一遍又一遍的吟唱中,我感受到自己與濕婆合而為一,

充滿歡欣、鼓動、力量與勇氣,而我的心對此大大敞開,

感受到世界用愛環繞著我,而我也用愛擁抱世界。

寫到這裡,發生了一個很有趣的共時性經驗:

在FB頁面中,跳出一個「與父母和解」的新書發表會,

而這本書,出版社早在我上浴光的第二天就寄送到家裡了!

開心的點選了出席的回應,我想,當願意臣服的時刻,

一切真的都已經被安排好了。om namashivaya!

 

 

幽樹(Sho Ra)小檔案:

幽樹,靈性名字為sho Ra,本名張義平,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阿卡莎花精顧問、靈氣療癒師、家族排列師),

對於自身生命中的黑暗,與他人生命中的苦痛,

帶有極大的意願,願能以慈悲凝視,用愛承接,

無論從事塔羅牌、靈氣、排列或花精等療癒方式,

我自認只是一名心靈的行者,如實見證每個人的生命本質,

透過這份見證的力量,支持著每個伙伴走上自己的道路。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進行轉載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