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去年接受過家排治療場的洗禮後,生活開始有了滾雪球般的變化,

在排列場上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我向父母宣告獨立,轉身背對父母的那刻,

轉身之後,我清晰看見眼前有一條道路,屬於自己的寬廣道路,

只要持續在這條路上行走,就會很平安,因為那就是我的生命之流,

此外,我也可以感受到父母在背後的支持,心中有股堅定的力量湧現。

2351.jpg  

在那之後,看到Mali老師的公告,於是決定要在今年二月初,

開始進行為期六天的浴光之路療癒課程,

而在報名浴光之路後,生活更是起了巨大的轉變,

這些轉變一個個迅速的跳出來,有些時候真的難以招架,有時也深深感到痛苦,

甚至有種過去的陰影與創傷,全都一口氣撲回來找我的感覺,

有時候,忍不住懷疑自己的內在是否從未改變過?

然而當平靜下來時,透過與內在智慧連結,

我明白一切的發生,都是在支持我迎回完整的自己。

 

 

在生活中的第一個改變,是我與父親之間的關係。

在接受完排列後,父親有幾次都帶著情緒跟母親分享,

我每天回到家都躲到自己的房間裡,跟他沒什麼互動,

聽到父親這麼表達,心中有點難過,

這也是我在新年新希望中,期待與父母更靠近的原因之一,

我也開始思考要怎麼做,可以跟父親有多一點連結,

恰巧這幾天父母親在討論新居落成後,還沒有邀請親戚來家中,

於是我向父親提議,由我跟親戚們聯繫。

換成是過去的我,打死都不可能做這件事,

在成長經驗中的許多糾葛,讓我有很長一段時間,

在意識上完全不承認自己留著父系家族的血脈,

然而打從我投入碩士論文的書寫時,越來越深刻地感受到想與父親連結的渴望,

我回憶起小時候是多麼期待獲得父親的陪伴與支持,於是開啟了一趟「認回父親」的旅程,

這趟旅程,經歷過大大小小的療癒之後,到目前為止,似乎慢慢邁向的終點。

images.jpeg  

生活中第二個改變是我與母親的關係,我與母親的關係始終都是愛恨交織的,

然而在最近的互動中,我發現自己對她的情緒慢慢少了,

相反地,我感受到母親在用她的方式,催促著我成為一個更成熟獨立的男人,

雖然這種催促帶著一些焦慮或恐懼,也很容易引發我們之間的爭吵,

但每當吵完後,我都會重新意識到,母親種種逼迫我的表現,

似乎只是老天藉著母親的口,來測試我是否如同排列場上宣誓的那樣,

已經準備好要脫離父母的保護傘底下了。

當我能夠意識到母親行為背後底下的真意,面對她的指責或逼迫,

也就比較不會選擇以切斷連結的方式來回應,

相反地,我開始會嘗試透過深呼吸,感受母親在這些行為背後的感受,

很意外的,我感受到母親深沈的失落與痛苦,

受到這股龐大痛苦的驅使,讓她深陷於一種自我束縛,也束縛他人的狀態裡,

清晰感受到母親的狀態,也讓我對於她的行為,有了更深的包容與理解。

 

 

當與父母親的關係有了急速變化,我感受到自己在專業工作上,也起了不小的變化,

過去的我比較像是「水」,充滿涵容、柔軟跟細膩,給人比較溫柔、溫暖的感受,

這樣的我沒有不好,但陰柔的特質比較強,在該展現界線與力量時,往往會顯得軟弱,

也因此在過去的專業工作中,面對權威跟比較強勢的服務對象時,我很容易「受傷」,

在心中太快被挑起「我不夠好」的感覺,

除此之外,也比較沒辦法當機立斷對危機情境進行介入。

現在的我,則比較像是水火交融過後的完整樣貌,

除了原本的溫柔與細膩,還多了份自信與堅定。

在最近的實務工作中,我發現自己在與接受療癒的伙伴互動時,給予的挑戰變多了,

當我能用溫和的方式去挑戰伙伴們受到束縛的視野時,反而開啟了療癒的機會,

透過這樣的過程,我學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陪伴的過程中,愛與力量是同等重要的。

下載.jpeg  

過去的我相信愛能療癒一切,然而透過這陣子的生命轉化,

我學到缺乏力量的愛,將會變成「溺愛」,反而會與當事人一起困在原地無法前進,

當事人除了需要被溫暖的同理與接住,有時候需要我們在關鍵時刻短暫地替他開出一條前進的路,

有時候需要暫時癱瘓在我們所給出的支持場域裡,有時候則需要我們溫和而堅定的,

在背後持續推動他,往真心渴望的地方移動。

這一年來,我發現男性的心理師或療癒者在陪伴的過程中,相較於女性,

帶有比較多的幽默,卻也有比較多的嚴肅,

過去的我,會將幽默與嚴肅,視為一種不夠「正經」或「溫暖」的態度,

如今我發現,幽默可以適時化解當事人的緊張與焦慮,也讓我能與當事人更緊密的連結,

嚴肅(或嚴厲)則能有效的推動當事人真實面對自己,以及需要面對的課題。

 

 

愛與力量,正如同身心靈教導中經常提及的陰柔與陽剛能量,

透過修復與父母親之間的關係,我重新經驗到這兩股力量如何流暢地運作,

進而能夠自在地遊走於兩種不同的能量裡,在適當的時機交互使用來支持每位伙伴,

還記得在幾年前,曾經領悟到,在諮商與身心靈的學習路上,我所觀摩到的前輩多半是女性,

然而身為男性的我,終究不可能長出如同這些女性前輩的療癒風格,

我明白,若要活出真實的自己,終有一天,我需要從這些學習中找到一種不同的呈現方式,

很幸運的是在這一兩年裡,身邊的男性楷模逐漸多了起來,

讓我有機會從過度陰柔的特質,轉化為陰陽平衡的狀態,

現在的我,在療癒的過程中,時而幽默、時而嚴肅、時而溫柔、時而強硬,

這些都是我的一部份,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

1366175655-2460944399.jpg  

我其實想說的是,過去自己因為太過於陰柔,

很容易將生命中的挫折與創傷看成一種阻礙或困難,

此刻的我,則越來越習慣將生命中發生的一切,當成是一種內在修練的墊腳石,

我越來越明白,當能夠回到自己的內心中深刻修練,

則外在的環境,也將呼應內心的蛻變,重新出現新的考驗,

挫折與創傷並不可怕,如實穿越即可,

當我們越來越能夠平衡內在陰陽能量的面向,就能逐漸走向合一的狀態,

我想,這就是心理學家榮格所說的,歸於Self的生命完整面貌吧,

然而在這條心靈之路上,並不存在著靜態的終點,

完整自己會是一條永無止盡的螺旋之路,也是一種動態平衡的過程,

終極的完美境界並不存在,但只要我們願意持續透過擴展自己來完整生命,

我想就已經足夠了。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圖片取自網路,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