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昨天鼓起勇氣報名了貴傑老師的排列治療場,好好地療癒了與父母之間的關係,

其實在報名以後,一直處在很緊張的狀態下,心中有許多忐忑不安,

直到昨天老師邀請我坐上「Hot Seat」,也就是主角的座位時,

我還開玩笑的說,自己開始感到一陣頭暈,

我明白,關於面對父母親,關於要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人,內心有股強烈的抗拒。

 

 

到了排列場上,果不其然,我被卡住了,

我卡在渴望獨立,與退縮依賴兩者之間,猶疑不定,

對我來說,獨立自主,意味著在接下來的人生裡,

無論遇到什麼樣的風雨,都有能力好好地自己去面對,

在生活、在經濟、在心理層面上,真正地「成為一個人」,

不必再仰賴父母的全盤支持,也不必再尋求父母的認可。

每次想到這件事,都會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力,

我也明白,原生家庭中有一股很強的拉力,想要將我吸回這個系統裡,

在排列場上,我一隻腳跨出去了,另一隻腳卻還踩在裡面,

在這當中,老師只是問我:「這是你的決定,你想怎麼做?」

DSC_0735.JPG  

縱使內在有許多拉扯,我在深吸一口氣之後,

還是堅定地看著老師說:「我想往獨立的方向走」,

於是我先是在老師的引導下,重新與自己的內在孩童連結,

然後,帶著敬重與愛,重新與父母親連結,也將關於他們的生命責任交還出去,

在排列的最後,當老師邀請我轉身背對父母時,心中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受,

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父母在我背後的支持力量,那是一種無法被抹滅的血脈相連,

對於父親心中的某些雜念跟憤怒、母親的不捨與揪心,我似乎也比較釋懷了,

更重要的是,我覺得「放心」了,

這個放心是我相信父母有能力解決他們自己的生命困境,

而我也不需要因為渴望活出自己而感受到深沈的罪咎感。

 

 

我明白,那是他們的生命腳本,不是我的,愛他們,不是替他們承受生命的重量,

當我能夠選擇不再繼續擔負父母的人生時,也才有真正的力量作回自己,

也才有能力在不切斷連結的方式,向父母宣告獨立,

在那個片刻,我感受到自己被「完整」了,既能表達對父母的支持與愛,也無須涉入他們的生命糾葛,

當我逐步開展自己的人生道路時,也不需要用斬斷連結的方式來宣告獨立,

因為血脈牽連原本就不可能被切斷。

 

 

很有意思的是,最近無論是機構或自費來找我的當事人,

生命議題探索到最後,多半都會談回原生家庭,

若是過往的我,多半會被卡在許多家庭中的愛恨糾葛裡,

然而在這一兩個月的晤談歷程中,我發現自己往往不會被這些表面的衝突所「欺騙」,

反而能直接看見當事人與原生家庭之間那條緊密連結的「線」,

這條線,在排列中稱之為血脈,在許多靈性療癒中則稱之為「愛」,

當我能陪伴當事人感受到這條線的存在時,那些糾葛的畫面往往會迅速地消散,

剩下的是當事人對家庭的思念、渴望與愛,在愛中,當事人的力量也逐漸茁壯。

DSC_0718.JPG  

從自己接受排列的經驗,再到這一兩個月自己的接案經驗,

我越來越相信一件事情,在諮商或療癒過程中,諮商師或療癒師的穩定度是很重要的,

這個穩定不是硬裝出來,一臉要赴死沙場的故做堅強,而是對自身經驗的全然敞開及接納,

當我越能接納自己生命中許多的陰暗、不堪與創痛時,也就越能清理出一個涵容的空間,

讓當事人與我共同在裡頭休息、探索、療癒,

昨天在所有的排列結束後,老師說了一句話:

「唯有當療癒師自己先穩定下來,當事人才有辦法穩定」

換成諮商界的語言,我會說:「心理師自己穿越了多少生命課題,就能陪伴當事人走多遠」

其實不僅是心理師,輔導老師及許許多多的心理/心靈工作者也是如此,

我們終究只能陪伴當事人走到自己能夠前進的生命邊緣而已,

跨越了那條界線後,縱使當事人自己準備好了,療癒深度很可能還是會就此打住,

因為我們自己都還沒準備好要繼續跟隨當事人往下走。

 

 

在校園系統中,專輔夥伴們經常會面臨許多極為困難的情境,

每當遇到困境時,我們最容易做一件事:找尋專業的解答,

我們總是習慣趕緊尋求專業理論的詮釋與介入策略,

好讓學生們重新「恢復正常」,然而我發現生命的流動不是這麼運作的,

並沒有一個「壞掉」、「異常」的東西等著我們去「修理」,

生命中所有的「異常」,都源自於生命能量受到的阻塞與綑綁,

學生的這些「問題」,其實是一種「異常狀態下的正常反應」,

既然如此,學生們最需要的往往不是我們的「介入」,

而是我們陪伴他們恢復心中原本就有的那股生命力。

 

 

在督導許多專業夥伴後,我經常會發現要讓改變發生,

最重要的往往不是學習更多介入策略,或是讓自己變得更「專業」,

相反地,當夥伴們自己能走過某些生命課題後,晤談歷程也就自然地順暢了,

我想這是因為當夥伴們自己的生命「通」了,也就能通達當事人們的經驗,

於是讓當事人的生命也通暢起來。

很有意思的是,當我自己沒有先走過某些議題時,縱然專業能力可能高於受督者,

許多時候仍然會跟受督者一起在某個關鍵點卡住,停滯不前,

而當我能回到生命經驗中去做些探索與療癒時,督導歷程便會回到原本的自在與流動,

我想,這也是基於相同的道理吧!

 

 

許多人戲稱投入諮商輔導或靈性療癒,便是選擇一條注定要「修行」的路,

在這十多年來的專業學習歷程裡,越來越能感受到這句話的真實性,

我們能陪伴當事人的極限,來自於自我陪伴與療癒的極限,

我們自己有多穩,決定了陪伴當事人有多深,

藉由昨天在排列場上的經驗,我再度深深感受到這點,

因此,諮商輔導人員與靈性療癒的伙伴們,

在我們不斷充實專業知能,以求能在工作現場發揮更大的療癒效果時,

也別忘了要花點時間,回過頭來檢視自己的生命經驗、自我照顧呢!

 

 

在12/23晚上,就有一場自我滋養、沈澱的療癒活動,

邀請想要好好整理、回顧這一年來種種生命經驗的伙伴報名參加,

名額只剩下一兩位而已囉!

活動詳情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90452741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身心靈工作者,歡迎以複製連結的方式進行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