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似乎腦袋很想要休息,因此特地挑一些有動作場面又不用動腦的電影來欣賞,

然而就像是上回欣賞「特務交鋒」時,意外獲得專業學習上的體悟,

(請參考「在完成任務前,先成為一個人」一文,點選文章標題即可閱讀)

這次單純來欣賞布萊德彼特這位帥哥之餘,卻也意外對於心理工作有了份省思。

fx_ffen42713180_0003.jpg  

若從國家主義的角度來看,怒火特攻隊算是一部很能引發美國本土人民共鳴,

對於其他國家的觀眾來說,卻未必會跟著熱血沸騰的戰爭電影,

裡頭用很美國式的眼光,來鋪陳二次大戰時,美德雙方坦克部隊交鋒的心路歷程,

片中將美國大兵面對即將戰敗卻又拼死抵抗的德軍時,

內心草木皆兵、疲憊不堪的心情,描繪得淋漓盡致,

雖然太過於「美式」,而讓人不太能完全對角色們產生同理心,

然而導演透過布萊德彼得飾演的中士「戰爸」,與其率領的五人坦克戰隊的角度,

充分讓我們感受到戰爭底下,每一個渺小人子心中的恐懼、疲憊與焦慮,

在那些生死關頭裡,他們不再只是一個美國士兵,而是活生生的人。

 

 

既然是人,面對死亡,就會有恐懼,

很讓我動容的一幕是當整個部隊彈盡糧絕,即將被德軍殲滅,

只剩下新加入的菜鳥與戰爸守在坦克裡時,菜鳥對著戰爸說:「我好害怕」,

一路上過關斬將,透過過人膽識與毅力屢屢帶領部下們突破重圍的戰爸,

看著這位與自己戰鬥到最後一刻的部下說:「我也很害怕。」

短短一句話,令人動容,讓我落淚,

在戰場上,兩人是長官與下屬的關係,面對生死時,關係卻還原到人的本質。

 

 

在魔戒三部曲、飢餓遊戲、三百壯士等戰爭史詩電影中,

總是少不了將領在最後戰役前,對麾下士兵的信心喊話,

那些最能打動人心的話語,往往源自於人性的深處。

亞拉岡在率領眾人對抗索倫大軍時,一開始便說:

「我在你們眼中,看到我曾經有過的恐懼」

透過他的話語,底下所有的士兵都明白,

眼前的王者與他們一樣害怕死去,但他願意站在最前線引領著大家,為了理想而奮戰。

凱妮絲在首部曲哀悼夥伴死去時,舉起三根手指示意,

隨後成為各區反抗時的手勢,感召眾人的是她心中良善易感的人性,

在她舉起手時,便脫下了貢品的身份,重新拿起人性中的自由意志。

在怒火特攻隊裡,短短一句「我也很害怕」,則讓部下知道長官將與自己共同赴死,

因此,在束手無策的局面之下,因為有另一個人的陪伴,力量得以再度浮現。

 

 

看完電影,我忍不住思考起自己面對專業困境時的態度,也想起這一年來督導的許多專業夥伴,

在專業現場裡,心理師、輔導老師總是會被各界賦予許多責任和期待,

於是我們有如戰爸一樣,即使面對同伴死傷、戰況危急,

依然要想辦法突破重圍,解決問題,只因為我們是「專業人員」。

然而我們也是人,一個具有各種限制的人,縱然我們具有不錯的專業,還是會有瓶頸,

那麼,我們是否允許自己「軟弱」,是否能接受自己的「有限」呢?

還是我們得像是電影裡的超級英雄一樣,無論面對何種挑戰,都打死不退?

fx_ffen42713180_0009.jpg  

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專業形象認同,我給自己的專業形象是「行者」,

行者,意味著我的專業能力,是透過一步一腳印親身實踐於生活中的經驗長出來的,

行者,一個在世界中旅行的平凡人,也象徵著雖然專業會持續成長,卻仍有其限制,

面對來到眼前的伙伴,我不可能永遠都提供適切的專業解答,

甚至在許多生命困境面前,很可能跟本沒有所謂的「解答」,

我所能夠做的便是透過陪伴,提供支持與滋養,然後與當事人一起建構出此刻最好的因應方式,

行者,能做的不多,僅是透過最真實的陪伴,與來到眼前的人共同面對挑戰。

 

 

隨著接觸的當事人議題越來越廣泛與艱難,

我越來越相信一件事情,那就是生命的困境經常是沒有答案的,

就像是戰爸與他的屬下們被德軍圍困在坦克裡,毫無出路,

然而面對同樣的困境,我們要選擇坐以待斃,還是儘可能想辦法去回應這些挑戰,

卻是我們可以自己決定的。

當我帶著這樣的心情來迎接每位當事人時,心中也就不那麼因外界期待而慌張或焦慮了。

是的,我承認也接受自己是一位受過訓練的心理師,這是我的專業身份

在能力範圍內,我有足夠的信心去陪伴當事人們一起穿越生命的迷霧,

然而我也明白,自己的能力是有極限的,這項「任務」很可能終究無法被完成,

那麼在無法跟著當事人一起穿越迷霧的前提下,我還可以做到什麼呢?

承認自己的有限,也對當事人表達不離不棄的態度本身,或許就已經很有療癒力了。

 

 

面對生命的困境,我們最害怕的往往是被「遺棄」,

擔心自身的不堪與脆弱被旁人看見後,會不被喜愛、會遭受疏遠,

當我們願意在找不到解答的情況下,依舊願意站在當事人身旁時,

療癒,往往就在這種看似毫無出路的情況下,緩緩發生了,

這是我這一年來從事心理工作的體會。

當我們越能接受自己的限制,反而能打開更多的可能性,

當我們任清楚自己的有限,在陪伴當事人時,反而更不容易焦慮與害怕,

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已經盡力了,有時候,此刻生命就是需要經驗「卡住」,

甚至於卡住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學習,

即使我們生逢困頓,卻還是與當事人繼續站在這裡,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當我們感受到晤談出現瓶頸或困境時,或許可以嘗試看看,

不那麼過度把一切責任都扛在自己身上,而是溫柔的看著當事人,

輕輕地說:「關於你此刻面對的困境,我一樣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

甚至,我可能與你同樣感到被困住的焦慮,

但你還在這裡,所以我也會繼續在這裡,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此時此刻,我們還能一起做些什麼,好嗎?」

生命的答案,有時候是在限制裡才能浮現的。

 

幽樹戲迷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阿卡莎花精顧問、愛療法帶領人、塔羅講師,

打從大學時代起,就瘋狂沈迷於電影裡,

總覺得一個人一生只有一個生命故事實在太少,

恨不得從電影當中盡情地體驗各樣人生故事,

喜歡從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欣賞電影,

也熱愛將從電影中獲得的點滴心情,與人分享。

 

(圖片取自網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