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連看了兩部很火紅的電影:星際效應與大法官,

兩部都是精彩萬分又寓意深遠的電影,

看完之後一直不知道如何分享心中複雜的感想,

直到今天晚上的家庭聚餐,忽然有種很深刻的感觸,

於是立刻打開電腦寫下來。

fx_fjen41872194_0010.jpg  

提到「親職教育」,我們心中多半會浮現許多專家說的話:

「要當孩子的朋友」、「要懂得傾聽孩子的心聲」、

「讚美時應該要具體,不可以太空泛」

「不要凡事替孩子做決定」......

處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裡,又常會接觸到矛盾不一的訊息,

(舉例來說,現代專家有一派主張不可以當孩子的朋友,應該拿出父母的樣子,

這與前幾年流行的概念又不太一樣)

想成為現代孩子的父母,說真的比傳統時代辛苦太多了,

然而,當過父母的人應該也會發現一件很殘酷的事實:

「無論我思考得多麼完美縝密,孩子終究會有不滿,

無論我多麼替孩子著想,他們還是可能會在情感上受傷。」

 

 

在兩部電影裡,充分描繪了父親在面對自己的孩子時,處境多麼困難,

「星際效應」中,主角馬修在出發前就面臨在拯救地球與陪伴女兒之間的痛苦掙扎,

「大法官」裡,則呈現出父親在導正與愛護兒子之間的情理抉擇衝突。

在「星際效應」中,當女主角詢問馬修是否告知女兒此次遠行是為了拯救地球時,

他用堅定的眼神回答:「當你為人父母,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確保子女感到安全,

而這不包括告訴一個小女孩世界末日要到了。」

他決定隱瞞自己可能再也無法回家與此行真正目的的事實,離開女兒,

馬修這樣的決定帶來的代價是莫非兒時陷入漫長等待的痛苦之中,

同時感受到自己被父親給「遺棄」了,

卻也因為如此,她長大後進入NASA,試圖重建父女之間連結,

馬修這樣的作法是好是壞?其實很難定論,

然而因為他們對彼此的愛,重新建立起強大的連結,最後修復了父女之情。

fx_fjen41872194_0035.jpg  

在「大法官」這部電影裡,劇情顯得複雜許多,

漢克是個成功的律師,但他的一切作為其實都只是為了向父親證明自己夠好,

偏偏父親即使在母親的告別式上,也不肯正眼看他一眼,

之後更拿漢克破碎的婚姻攻擊他,

在龍捲風來襲時,漢克終於忍不住控訴父親當初的殘忍:

依據法律重判刑期,冷酷離開,留他一人在感化院垂死掙扎,

父親卻是希望兒子能從嚴苛的刑罰中,學到教訓重新做人,

兩者之間撕裂的程度更勝馬修與莫非,

然而隨著一些意外的轉折,這對父子開始學著對彼此坦誠、釋放善意,

兩個男人慢慢放下面子問題,調整自己的角度,表達對彼此的愛,重修舊好。

 

 

從親職教育的角度來看,馬修與漢克的父親都不完美,

甚至在教養過程中存在許多「錯誤」:

馬修一直忽略莫非注意到的異常現象,並在尚未取得和解之前離開地球,

漢克的父親則對兒子過度嚴厲,甚至不惜送他去感化院「重新做人」,

套用現代親職教育專家的眼光來看,這兩位父親恐怕都在及格邊緣,

然而他們堅定的愛持續不變,直到時光飛逝,子女長大成人,

直到子女們成熟到有能力回頭來握緊父親的手,親子關係才逐漸恢復和諧。

fx_fien40816692_0025.jpg  

今天在家庭聚餐時,我父親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話:

「以前我都覺得要對自己的父母親講道理,

直到發現家人之間有時候情感比道理更重要時,他們已經不在了,

我不希望你跟我一樣。」

當下我很清楚地感受到父親對我的情感,

但也正因為這份情感過於濃烈,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應,

所以我選擇比較理性的回答:「我想有時候子女也需要學著如何跟爸媽相處,

你會有這樣的感想,也是因為人生經驗多了之後,才體會得到的,

對我來說,我理智上知道這個概念,但還不知道可以怎麼做。」

其實現在想想,我真正想說的可能只是:

「爸,我知道了,我還需要一點時間來想想,我該怎麼做。」

 

 

我的母親更妙,當我跟父母討論到要如何給學生成績時,

她忽然問我:「那妳覺得該給我幾分?」

我面有難色的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欸,因為以前的妳跟現在不一樣啊!」

我的母親在這些年來,真的轉變很大,

如果是大學時代的我,大概會給出不及格的分數吧!

但如今在我眼中看來,其實她做得很好了,甚至即使現在的母親表現得跟以前不同,

我還是會覺得他已經是個夠好的母親了,因為現在的我更能夠體會她的成長脈絡與辛苦。

fx_fien40816692_0022.jpg  

我的成長經驗與兩部電影的劇情推展,都具有相同的主軸:不變的愛與時間流逝,

父母會成長、學習與改變,相同地子女也會,而且他們能比父母更進一步,

因為子女的成長背景往往比父母更「先進」,獲得的資源與訊息也較多。

我覺得現代父母的困境常出在「不知道什麼才是對的、有效的教養方式」,

每個父母都比以前更期待自己能把小孩教好、養好,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

偏偏面對價值觀與自己截然不同的孩子們,

又幾乎沒有辦法從自己的父母身上學會適切的方法,龐大的焦慮就這樣產生了。

 

 

在與家長諮詢時,不管家長呈現出來的狀態如何,

我經常都會說一句:「您辛苦了,要養這樣一個孩子真的很不容易」

這句話不單單是客套,而是當我用看待孩子的眼光來看這些家長時,

幾乎都會發現,他們自己都還是個沒被愛夠的「大小孩」,

在自己缺乏充足的愛之前,卻要努力賺錢養活自己與孩子,

或是明明知道自己這套方法不合用,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跟孩子互動,

這樣的焦慮與辛苦,實在是很難想像的。

 

 

看完這部電影,深深地覺得其實對有心學習的父母來說,

「從現在起,一切都是加分!」

試想,比起其他沒有閱讀相關書籍、參加成長課程的父母來說,

自己不是已經多做了很多嗎?

因此不管吸收、學會多少,都已經是在「增加」的狀態了,

實在不必急著一下子把所有的方法跟知識都學起來!

反過來說,在學校需要與家長合作的輔導老師們也是一樣的,

從我們與家長聯絡的那一刻起,就都是加分了,

比起那些沒有接受輔導老師陪伴的家長來說,

無論他們在親職策略上是否有所調整,

所獲得的關心與教養建議,都已經多過於其他家長了,

這豈不是處在累積、增加的狀態中嗎?

既然如此,我們就慢慢把分數往上提高就好了,

只要持續地投入心力,至少可以維持在現在的狀態、減少惡化,

這難道不是一件值得重視的進展嗎?

fx_fjen41872194_0038.jpg  

「從現在起,一切都是加分」,是我從兩部電影與自己的成長經驗中獲得的體會,

我自己的父母就不完美,過去更因為許多教養策略產生重大衝突,甚至形成心結,

然而由於我們對彼此的在乎,以及願意持續不斷地累積小改變,

終於在今年的家庭聚餐中,我真切感受到與父母親的關係,很不一樣了,

我們可以好好地談笑、交流彼此的想法,也向彼此請教,

雖然這一晃眼就十幾二十年過了,但至少和解已經展開。

 

 

在陪伴孩子的過程中,我們經常會被提醒,要對他們有多一點的包容接納,

那麼,我們是否也允許自己擁有相對等的包容與接納呢?

在敘事治療中,很強調一件事情叫做:「我們無法給出自己沒經驗過的事情」,

如果我們難以接納自身的不完美或犯錯的可能性,

可能也很難真正的包容與尊重孩子的種種狀態呢!

當我們能發現自己在親職教育的細微進展時,相同的觀察力也會呈現在與孩子之間的互動上。

投入學生輔導與親師諮詢這麼多年來,我越來越深刻地感受到一件事:

「人,有時候需要的不是方法,而是接納」

學習如何教養孩子的確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否能夠接納眼前這個「人」如實的反應,

並且在各種挑戰與挫折中,依然堅定自己的信心?

在星際效應與大法官兩部電影中,甚至在我父母親身上,

他們都沒學過太多「正確」的教養觀念,和解依舊發生了,

我想他們唯一仰賴的就是對孩子不變的愛,以及持續成長的信念吧!

 

 

幽樹戲迷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阿卡莎花精顧問、愛療法帶領人、塔羅講師,

打從大學時代起,就瘋狂沈迷於電影裡,

總覺得一個人一生只有一個生命故事實在太少,

恨不得從電影當中盡情地體驗各樣人生故事,

喜歡從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欣賞電影,

也熱愛將從電影中獲得的點滴心情,與人分享。

 

(圖片取自網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