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很感恩老天的幫忙,成為自由接案的心理師之後,

還是有機會能繼續在國中校園接案、帶團體、督導輔導老師們,

讓我能繼續陪在生命中最愛的族群--國高中生--身旁。

(真的很愛青少年,有相關工作機會還請不吝邀請我!)

在最近與孩子們接觸的過程中,對照到與家長、導師與輔導老師的諮詢,

發現身為成人,我們經常有滿滿的愛心,也很在意孩子,

然而這份愛與關心,卻往往無法讓孩子感受到。

 

 

記得多年前曾看過一部電影,女主角在暗夜裡行經公園時被歹徒搶劫,

(忘記是被搶劫還是強暴,總言之是很讓人驚嚇的過程)

驚恐的她前往警局報案,警察卻用公事公辦的語氣詢問她,甚至帶點質疑的味道,

女主角用痛徹心扉的語氣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但為什麼我感覺不到?」

雖然那時候我還只是個大學生,從短短的電影片段中,卻學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許多時候把事情做「對」可能不是最重要的,

對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好」,也不見得是他最需要的,

這個體會,在最近的接案歷程以及與家長、老師的諮詢中再度浮現出來。

DSC_0539.JPG  

在每一場諮詢裡,我眼中的導師與家長,真的都是相當「好」的人,

也很替孩子「著想」,輔導老師們更是不用說了,費盡努力就只是為了幫助孩子面對困境,

然而在努力嘗試了老半天之後,他們總是有點失望或挫折的說:

「可是孩子都還是沒有改變」、

「我覺得他再這樣固執下去,只是讓自己更受傷罷了」、

「我覺得他真的很不會想!都替他做這麼多了,他怎麼都還是這麼任性?」

年輕時,每當我聽著大人們這樣陳述,心中總是忍不住會想:

「嗯,感覺這個孩子的問題還真嚴重呢!等下一定要好好跟他談談」

然而我常發現自己眼中的孩子,與大人眼中的樣子,

在具體行為上沒有太大出入,主觀印象卻極為不同。

 

 

隨著接案經驗逐漸增加,我發現其中關鍵在於「焦慮感」,

當孩子出現狀況時,身為父母、老師或提供協助的輔導人員,

往往不自覺會浮現出一種焦慮感,這份焦慮的成因可能有很多:

「當這個學生在班上搗亂時,我如果制不住,班級經營怎麼辦?」

「孩子出狀況,別人會不會都認為是我的錯,覺得我不會教小孩?」

「我一直輔導他都沒效果,導師家長會不會怪罪我?」

人只要一焦慮,就很難真正聽懂對方想說的話,很難產生同理心,

又或者只能在理智層面上「知道」,但情感上不易共鳴,

即使有了同理,內在心力也可能早被焦慮消耗大半,

原本涵容跟關懷對方的能力大大被削弱。

DSC_0605.JPG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多半會習慣採取說教的方式來跟孩子互動:

「你要不要想想,是什麼原因讓父母這麼擔心?他們說得可能也很有道理啊!」

「現實生活沒你想像得那麼容易,你太天真了!」

「大家都對你這麼好,你怎麼還是這麼任性?多替別人著想一下吧!」

我經常會跟家長與導師分享,他們的看法跟說法都沒錯,

只是表達上很容易讓孩子們覺得「你不懂我」。

孩子們的許多行為問題,多半只是一種內在的呼求,

受到過去經驗影響,使他們用不適當的方式,在滿足內在需求,

又或者是強迫性的透過問題行為,誘發他人的責罵、管教或溺愛,

好重複驗證基於過去受傷經驗中所形成的錯誤假設,

例如「不會有人關心我的」、「這世界很危險」、「大家都討厭我」等等。

 

 

當我們用說教的方式來試圖讓孩子們「看清現實」,往往會獲得反效果,

因為會出問題的孩子,往往把現實「看得太清楚」,

正因為現實環境太痛苦,無法支持他們滿足內在需求,

所以才要盡量讓自己「沒現實感」,或是透過問題行為來抒解內在的痛苦,

大人們說的道理,他們幾乎都懂,反過來說,他們的心情卻不見得被聽懂。

最近一年來,我在晤談過程裡越來越常沈默,

沈默的原因是我不想被孩子們的問題行為跟表面的話語所誤導,

我想花多一點的時間仔細看看眼前這個人,感受超越話語的「弦外之音」,

(以心理學術語來說,就是非語言訊息)

悲傷與憤怒,是最常感受到的兩種情緒,而且多半相當龐大,

然而孩子的臉部常是嘻皮笑臉或毫無表情的,我想這是因為他們不想被看穿。

 

 

當我反應出他們的無力、哀傷或憤怒時,孩子們的表情經常會有細微的抽動,

於是知道,自己的回應有打動到他們內心的某個樞紐,

但在關係還不夠穩固時,他們總是會繼續維持表面的酷、不在乎、好傻好天真,

因為要揭露內在累積如此之深的情緒,除了面子掛不住,

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若無法重新蓋起來,那麼連最後的希望也將宣告破碎,

既然如此,又何必打開?

 

 

在與這些讓大人們頭痛不已的孩子們晤談時,我經常是充滿感動的,

我看見他們即使是用種種傷害自己、惹他人厭煩的方式來生活,

還是很努力地掙扎著要活下去,

明明知道這麼做,會引來大人的說教與責罵、同學的冷落,

但如果不展現這些行為,內在翻騰的情緒又無法被抒解,

一邊是內在短暫的平靜,一邊是他人的眼光與歸屬感,

這些「問題學生」,因為缺乏足夠的適應力,

於是往往在這兩端掙扎、猶豫著,卻總是無法兼得,

而大人們常被困在自己的焦慮感裡,一次次不經意地令他們受傷,

這種過程不斷循環之後,就形成了我們眼中孩子們的「固著」。

 

 

我常覺得自己在與一個個蚌殼辛苦地對峙著,

我明白這些蚌殼會緊緊關閉,是因為環境有太多的沙塵侵入,讓他們不堪負荷,

然而我也相信,若他們願意微微的敞開自己,就有機會看到裡頭閃耀的珍珠,

有時候雖然蚌殼緊閉著,但每當我輕輕地貼上去時,

還是會聽到裡頭傳來微弱的聲音:「可不可以不要丟下我?」

「我只是需要有人好好地看到我、聽到我,理解我、接納我而已,我不是壞孩子」

「能不能放下你們自以為是的評價,好好用心來懂我?」

DSC_0540.JPG  

很多時候,我會覺得要求導師跟家長理解孩子的處境,是很困難的,

在如此繁重的工作與現實壓力底下,他們即使有意願,也不見得有心力去傾聽孩子,

因此我除了陪伴孩子,有機會時,也會擔任起「翻譯」的角色,

支持導師與家長去理解,孩子真正的心聲,

身為輔導人員,我期許自己能夠不要變成校方與家長的「幫兇」,

也不僅僅是跟著孩子站在同一陣線指責環境,兩者對孩子都沒有真正的幫助。

聽懂他們的話,讓他們在感受到支持的狀態下長出自己的力量,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其實在生存之外,人的需求真的很簡單,往往就只是渴望活出真實的自己,並被他人認可罷了,

我們是如此,孩子當然也是如此,

孩子要能改變,有時候要的真的不多,不需要重複那些他們已經都能背起來的大道理,

試著用心凝視他們的臉、感受他們身上的顫抖,然後用發自內心的聲音好好說一句:

「你願意讓我懂你嗎?」

 

 

沒有人不渴望愛的,那些抗拒愛的,只是因為害怕受傷而有防衛罷了,

孩子因為受到過去經驗的影響,總是想證明我們不會愛他們,

當我們有足夠的相信,對他們的關心與愛,是堅定而不帶評價的,

那麼這份愛終究會穿透緊閉的蚌殼,陪伴他們長出自己的珍珠。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轉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nlynewlife
  • 謝謝幽樹的文章,總能適時呼應自己當前的困惑並解答^^
  • 不客氣,我們一起繼續用心陪伴孩子們吧~~:)

    幽樹(yuki) 於 2014/11/13 13: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