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身邊比較親近的朋友都知道,最近在我的生命中發生了一件天翻地覆的大事,

因為這件事,導致身心狀態都受到很大的影響,

為了面對這件事打開的舊傷,我約了療癒師好好談談,

又藉著週日參與家族排列課程時,清理掉許多束縛的能量,

然而即使如此積極的投入療癒與清理之中,傷口依然隱隱存在,

於是我這週進入了一個很沒有動能的狀態,很想休息,很需要找人講話,

生命好像進入一個緩緩停滯的狀態,只剩下少許流動。

65803255201207082257191141033480222_001.jpg  

我一邊承受著傷口的隱隱作痛,另一方面卻也似乎不急著要做些什麼,

任憑混亂的念頭與情緒來來去去,還是可以正常接案、演講,

但當工作不再盤據心頭時,許多哀傷跟矛盾的念頭卻也徘徊不去,

內在似乎有個更深邃、更廣大的我,只是靜靜的看著一切發生,

讓一切流過心頭,然後離開......反覆循環。

每當這種狀態超過負荷的程度時,我會開始看著通訊錄上可信賴的朋友清單,

思考著該打給哪一個比較少受到「騷擾」的人,跟他說說自己的心情,

更多時候,我會喝點小酒,讓自己在有點朦朧的狀態下,好好待在黑暗裡,

在一片黑暗之中,我知道自己的狀態有點低沈,卻又有種安心,

哀傷、痛苦的情緒,在黑暗裡頭,慢慢的被釋放,

於是當我能夠從黑暗裡再度走出來時,竟然有種輕鬆的感覺,

這種輕鬆並不是一般人感受到的「放下」,

而是我可以真切感受到,自己的不完美、缺點,

甚至是毀滅性的破壞力量,都透過這個進入黑暗的歷程,被自己接住了。

 

 

我想起貴傑老師在上家排課的時候,曾經說過一句很深刻的話:

「天底下沒有完美的療癒師,療癒師都是帶著自己的傷口往前進的人,

當我們能夠好好看見、清理自己的傷口,就能擁有療癒他人的能力。」

這就是所謂「負傷的治療者」的概念,當一個人深刻轉化自己的傷痛時,

從這個穿越的經驗裡,就能長出療癒他人、陪伴他人傷痛的能力,

這句話很應景地,呼應著我這一週的心境。

當我看見自己的脆弱、依賴、混亂全都一口氣跑出來,

看著自己生命中的種種慾念渴望都衝出來,等著被我看見時,

說真的有種嚇一大跳的感覺,卻又彷彿有種心知肚明的釋懷。

 

 

打從大學開始,就因為人際跟感情上的挫敗,

進入了一圈又一圈的自我探索跟療癒的循環裡,

尤其是這一年來,甚至已經開始清理累世以來的創傷,

身邊的人也真的感受到我與之前的強烈對比,

因此我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好」了,需要被療癒的程度大幅下降了,

以為自己已經成為一個足夠優秀的療癒師,在接下來的生命中應該是順遂多於苦難,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後,我才發現,原來療癒是永無止盡的一條路,

每當我以為自己已經到達某種「境界」,因而沾沾自喜時,反而是危險的開端,

我看見自己用越來越細微的方式在證明自己,試圖防衛自己的創傷浮現,

然而那些傷痛的主題其實不曾改變過,只是換個方式重新出現,

同時等待著我重新在各種事件裡認出他們,重新擁抱他們。

pic1331199747_45.jpg  

於是我發現學習了這麼多的療癒技巧,或許目的並不真的在清理些什麼,

療癒並不是將過往的傷痛拿走,相反地,是在提供我們浸泡在傷痛中的力量,

即使學會越來越多的療癒技術,並不代表我不會犯錯、不會經驗到傷痛,

相反地這些療癒方式支持著我,讓我更勇敢地打開過往的每一個傷口。

療癒,往往在傷口被打開時發生,

而我之所以能夠陪伴到越來越多不同生命經驗的人們,

正是因為我有勇氣跟力量,轉頭去看看自己一路上是如何辛苦的走到這裡,

看見在過程當中,我是如何地充滿絕望、怨懟、憤怒或憎恨,

這些曾經壓迫與傷害我的經驗並未真正離去,只是用越來越精微的方式呈現出來,

而我回應這些創痛的方式,也從激烈的抗拒,慢慢趨向沈穩平靜的迎接,

這是一個不斷循環的旅程,沒有真正的終點。

 

 

曾經我以為療癒就是將光帶入黑暗之中,於是世界將充滿光亮,不再有可怖的陰影,

最近開始發現,也許療癒是讓我更能夠在兩者之間並存,

黑暗並沒有消失,只是因為光明的來到,於是變得更能夠被承接,

還記得在這週接案前的頂禮儀式中,聽見神性母親這樣對我說:

「要記得即使你深處在黑暗之中,身上依然有光」

光始終不是來於外界,而是自己的內心,

當我能夠看見自己身上原本就攜帶的光芒時,也就有更多勇氣轉頭面對身後的黑暗。

67dd1745jw1e88hi9klyxj20cs0bgt9a.jpg  

療癒,總是發生在傷口被打開的時刻,

發願成為一個療癒師,意味著我宣告願意持續面對生命裡的陰影,

我發現自己在療癒過程中真正在做的,並非是透過各種技巧拿掉當事人的痛苦,

因為我自己生命中的痛苦,也從來沒有真正離開過,

我所能做的是理解與進入當事人的痛苦裡,打開一個空間,陪伴他一起去承受這些痛,

讓這些痛苦,因為獲得療癒,而從猙獰險惡的殘破不堪,

長成擁有自己獨特美感的姿態,就像是我對自己所做的一樣。

其實我想說的是,或許生命中只剩下唯一一件我需要去做的事:

不斷持續地去整理與穿越生命中的各種傷痛,

我只需要真實的面對自己就好了,

無論運用什麼方式,某些生命底層的痛苦或許從來就不可能會真正過去,

但當我們變得越來越有力量時,這些苦,也就沒那麼沈重了。

 

(圖片取自網路,本文歡迎轉載分享,請直接複製文章連結,或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