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我前往某大專院校講授生涯規劃課程時,發生了一個小意外,

這個意外,幫助我更加確立了自己看待孩子們的觀點,

同時也讓我省思如何跟青少年互動的關鍵,

雖然這個情境發生在大專院校,但過程中的省思與轉折,

同樣可以運用在國高中的孩子身上喔~

DSC_0432.JPG  

在這個下著雨的早晨,我一大早就踏入教室,準備上第一堂課,

進了教室,全班居然只來了三個人!

我明白這個班級的特殊性:他們都是五天工作,兩天上學的雙軌班學生,

對他們來說,有些人只是來混文憑的,有些人很想努力但卻力不從心,

對他們來說,在昨晚可能都還工作到十點的情況下,

要一大早冒雨來上課,其實有點困難,

不過即使如此,只來三個人還是有點誇張!

 

 

換成是過去的我,面對只有三個人的教室,

可能怒氣就上來了:「老師都努力的爬起床來教課了,學生居然都遲到!」

又或者是感到一股無力:「是不是因為我教得不好,所以學生才會有這種反應?」

當然更深一層的還有一種挫敗感:「到底我要怎麼跟這麼一群與自己截然不同的孩子互動?」

然而這一年來我花了很多時間在做自我對話,因此,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念頭是:

「隔壁班一個同學都沒來,這一個班有三個,已經很不容易了,

願意冒雨這麼早來上課,真是不簡單!」

恰好班上的電腦無法使用,放不出投影片,我第二個念頭又冒出來了:

「既然無法上原本的課程,那我們就來談心吧!

生涯規劃課的重點在於幫助學生們對自己的生活有感覺,

那麼只要可以幫助他們有感的東西,都可以變成教材,

而且這也是讓我貼近他們的好機會!」

 

 

於是我很輕鬆的說:「同學我們來算算塔羅牌吧!」

這麼一說,連剛進教室的幾位同學都圍了過來,

(他們平常可都是離我遠遠的,一副我會吃掉他們一樣)

我沒有跟同學多說自己其實不是在算命,只是很簡單的引導他們從牌面的訊息回到內心,

很有意思的是,隨著一張張塔羅牌被抽出來,

學生們彼此之間開始有了互動,也七嘴八舌的聊了起來,

他們很自然地跟我有了許多交談,我也跟他們分享了自己的人生經驗,

幾個同學很專注的聽著、問著,

在這個很親近自在的時刻,藉著他們提出來的問題,

我帶入了關於「班級規則」這件事:

「我可以體諒你們的辛苦,也知道你們要來上課很不容易,

這是我跟你們同樣生而為人時,會有的感受,

不過今天我的角色是老師,你們是學生,我們彼此之間都有該盡的責任跟義務,

所以即使你有許多苦衷,當無法符合原本制訂的規則時,我還是會把你當掉。」(註1)

DSC_0431.JPG  

在這短短大概20分鐘左右的過程裡,我後來省思著自己是如何將一個原本會很乾、

流於形式的僵化課程,變成一個對於學生具有意義的師生交流,

我發現關鍵在於「柔軟的心」,而這個柔軟,其實是先對自己做的。

當我走進教室裡,告訴自己說:「沒關係,三個學生也很好時」,

我已經先做到了承接自己的情緒,於是頭腦意識有了更多資源來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

在跟青少年互動時,無論是親子或師生關係,上演的衝突點經常在於是非對錯,

「是非對錯」的確是該教導給孩子們的一件事,然而當雙方沒有連結的時候,

這些東西就變成了「道理」,而距離孩子的生活經驗遙遠,(註2)

當孩子感受不到我們所說的這些「道理」的重要性時,自然會有抗拒跟反彈,

而當我們急於想要告訴他們「這樣會受傷」、「這樣不正確」的時候,

我們往往自己也是處於一個驚慌失措的狀態。

 

 

從跟孩子們互動的經驗中發現,當心中興起一股強烈想糾正跟說教的情緒時,

通常都是因為孩子的行為抵觸了原本我信奉的價值,

例如偷懶、說謊、口出惡言、蹺課......等等,

這些行為有錯,但若認真思考起來,在事情發生的當下,其實並不見得真的造成太大的「破壞」,

那麼這些非要他改過來的衝動到底從哪裡來的?

我後來發現多半是因為自己心中有焦慮甚至是恐懼,

因為在過去成長經驗中,我有這些反應時,通常都招來不好的下場!

於是孩子的行為變成啟動過去不好記憶的一個導火線,引發了我的焦慮,

例如過去當我偷東西時被嚴厲的指正,於是留下羞愧感,

又或者是當我看到別人蹺課時,大人都用「你是壞小孩」來定義他,

為了不讓自己落入壞小孩名單,因此要馬我從來不蹺課,

要馬就是發展出一套因應機制,但心中卻滿懷罪惡,

這些都是過去成長經驗「教導」我的事,也帶給我不同的情緒,

但當我沒有意識到的時候,我會很自然的用「改變孩子的行為」,來減緩自身情緒。

DSC_0433.JPG  

「對自己柔軟」,很重要的一步就是告訴自己「過去的經驗都過去了」,

同時告訴自己「孩子是孩子,我是我,他不等於我」,把自己跟孩子區分開來,

這時候,我們情緒比較穩定了,也就能用更有利的方式來跟孩子溝通表達了,

這些話語聽來簡單,實踐起來卻頗為困難,

我自己大概走了五六年的歷程,才慢慢地找到一個恰當的互動模式,

我想分享的是,無論是在校園中的老師們,或是教養孩子的父母們,

能夠替自己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瞭解自己的價值觀是如何被養成的,

看見,是改變的第一步,至於看見之後如何穿越,

有些人透過教養書籍就能獲得改變的力量,有些人則需要尋求專業人員的支持跟陪伴,

無論如何,看見、瞭解並接納自己,本身就是很有價值的第一步,

也是經營良好師生關係或親子關係的第一步喔!

 

 

註1:我制訂規則時通常會跟孩子說,有任何疑問或想更改的,請事先提出,

如果沒有意見,那我們就要照著這個規則走了,

我會給予孩子提出意見的機會,但不見得會百分擺滿足他們的期待,

不過,透過這種收放自如的班級經營策略,孩子比較容易學到合適的溝通、表達與界線,

這點無論是在對大學生或國高中生,都是差不多的,只會在細節上做些調整。

 

註2:以生涯規劃課裡,老師們經常都會帶孩子探索的生涯興趣為例,

我習慣先問孩子們從小到大做什麼事情會開心?(扣掉電玩跟睡覺之外)

他們什麼時候會去做、這件事吸引他的地方在哪裡?

然後引導他們思考這樣的興趣,對生活有什麼影響?

這部分的討論並不真的一定要扣回生涯規劃,而是增進他對生活的感覺,

當孩子們沒有好好在生活的時候,我認為教導生涯規劃或探索興趣的效果很有限,

因此我會花比較多時間再讓孩子開始經驗到,原來自己的生活除了課業或打工外,

原來也是有不少開心的事情的。

 

 

幽樹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有著近似於青少年的性格,因此特別能聽懂他們的心聲,

善於以自己和青少年所建立起的穩固關係,

一步一步的,陪伴他們站穩腳步,成長茁壯。

 

(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