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對我來說,這場電影是個美麗的意外,

讓我意外撞見了父母親及上一代生長世界的模樣。

電影才開演沒多久,眼淚就一直掉下來,

看到羅保台給未婚妻的信上寫著:「在這風光明媚的小島上,大家萬眾一心...

期待我能報效國家......」

還有面對眾多妓女們的勾引,他那句經典的「我這是要留給未來的老婆的」,

我忽然感受到自己的父母為什麼衝突不斷,卻從來不輕易把「離婚」兩個字掛在嘴邊,

那並非是種固執或堅忍,而是一種時代下自然被鍛鍊出來的柔軟。

8901019-3529274.jpg  

士官長與羅保台在海邊閒聊起自己從軍的身世,

他講到最後喊出那句:「娘,俺想妳!」

配著之後羅保台被砲火聲嚇到,脫口而出「幹你娘!」

兩人於是放聲對著大海喊著「幹你娘!」,

我才意識到以前父執輩用這句話來罵人,背後有多麼深刻的意涵:

娘,是對自己最親最親的人,羞辱對方的爹娘,

要傳達的是一種說不出口的憤怒,甚至是巨大的恨意,

於是我才明白小時候生氣,學著父親脫口而出這句髒話時,

父親為何用一種溫和中帶著微搵的口氣質問我:「這是什麼意思?」

 

  

在軍中樂園這部電影裡,我深刻地去經驗到父執輩們是怎麼樣的,

在一個困苦、沒有自由、甚至沒有自己替人生作主的苦境下長大,

而那種對土地與人親的思念,是讓當時的人們能用力活下來的依靠,

沒有了這些,恐怕,就什麼都沒有了,

於是當陳意涵發狠地說:「你們這些外省人,一輩子都回不去了!」時,

士官長又是如何無法不失控呢?那可是一種畢生渴望的破碎啊!

1017496350.jpg  

在大學時代剛接觸心理學時,會覺得東方人怎麼這麼「黏膩」,

這個缺乏「自主意識」,這麼的「界線不清」,

可是隨著年紀逐漸的增加了,更有能力去回頭看見上一輩的時代脈絡時,

我才明白,原來我只是用一個西化過後的驕傲,

對於自己所不理解的時代脈絡做著自以為是的批判。

在看著電影中一個個人物的「身不由己」時,

我腦海中不禁浮現最後投海自殺的鍾華興說的:

「為什麼人要當兵,為什麼我們都沒有選擇?」

當一整個大時代都不鼓勵人們有選擇時,「選擇」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還是要像是電影中受過西化教育的妮妮,用一種近乎於自我安慰卻又強悍的姿態說:

「承諾是對自己的,不是為了誰。」?

又有多少人有資源長成這副孤高之花的模樣?

即使是孤傲的花,又真的有選擇嗎?

在那個人人都被教育成「我答應她要成為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

要生兩個小孩,一男一女,報效國家!光耀門楣!」的時代裡,

對婚姻、對自由,人們可以決定些什麼呢?

 

 

當時代存在著落差,衝突就成為一種幾乎難以迴避的必然,

在現代的親職教育裡,我們都常要父母去理解孩子,

那麼,孩子可不可以在某個年齡起,開始有能力去理解父母呢?

當只有父母來替孩子著想時,這到底是一種寵溺,還是一種愛的表現?

我逐漸感受到,在目前親職教育中,似乎缺少了什麼?

我開始明白,西化的心理學,想要移植進入台灣(或說華人文化)的土壤裡,

還需要有多少歲月的累積,還需要有多少視點的轉移,

才能真正成為一種可被我們使用的語言跟經驗。

昨天家族排列課程中,老師說了一句很有味道的話:

「中國人,土親的連結是很強的,所以彼此見面第一句話都要問:

你是從哪裡來的?當找到了彼此是同鄉、同學的身份後,才有了連結。」

對我們來說,這個「關係我」是如此重要,

重要的我們可以放下許多自己的部分,去成就關係中另一個人的幸福,

親子、夫妻、手足、愛侶、摯友......縱然我們沒有上一代那麼的土親人親,

這種在關係中成就彼此的信念,仍然是不那麼能被西方文化輕易抹滅的,

而當我們真的從關係中「釋放」後,也未必真的有快樂。

safe_image.jpg  

上一代的價值觀真的都已經過時了嗎?

臥虎藏龍裡說的:「當你緊握拳頭,什麼都沒有,放開手掌,就擁有全世界。」

從這角度來看,西方人過度追求自我實現的脈絡,未必也全都是好的,不是嗎?

隨著自己的人生逐漸有了更多歷練,我開始明白,其實沒有什麼絕對的好壞,

只有當事情變成「絕對」時,痛苦才會產生。

我們的父執輩所生存的年代,很「絕對」,

我們卻比較活在「相對」的年代裡,

當相對遇上的絕對,自然會有許許多多的衝突,

但那未必是誰的問題,不是我們叛逆,也非老一代固執,

就只是大時代環境下的氣氛不同罷了。

 

 

中秋節,是一個月圓人團圓的日子,

我們不必像是士官長那樣對著海峽對岸大喊:「娘,俺想妳!」

如果親人都還健在,或許都還能在這日子中烤肉相聚,

如果不在了,至少還有機會可以去墳前或靈骨塔上香,

此時此刻的我深刻的體認到,

能夠活在一個「相對」的時代裡,擁有選擇的自由,

還有能夠與親人相聚的時光,原來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而當我能將父母親與上一代的人,用那個時代的眼光還原他們,

就會明白許多表面的荒謬,原來都再自然不過了。

《軍中樂園》電影劇照01(1).jpg  

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三十年的孝道,始終沒有機會奉還,

請原諒這份體悟來得太晚,如今,將會盡力而為。

 

 

幽樹文青小檔案:

諮商心理師、阿卡莎花精顧問、愛療法帶領人、塔羅講師、心靈圖卡帶領人,

熱愛閱讀、喜歡書寫與文字創作,

透過一頁頁書籍中的文字,我更懂得什麼是「人」,

而人性中又存在著哪些矛盾難解與值得敬佩,

曾幾何時,我也成為一位寫手,

透過文字,喚起讀者心中的情感與力量,

期待能透過每一篇文章,支持著閱讀的人,繼續走下去。

 

 

(圖片取自網路,若欲分享本文,請直接複製文章連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