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說來可能許多人都不敢相信,但「不夠好」始終是我生命中一個很重要的主題,

還記得碩班修完形治療時,我同學一句「那你愛自己嗎?」

瞬間讓我悲從中來,哭得難以克制,

因為,我實在好討厭當時的自己,

軟弱、退縮、自我封閉、意志力不堅定......

碩班時期的我,實在糟糕透了,我完全沒辦法喜歡那時候的自己。

1.png  

隨著書寫自己的生命故事,一步一步地踏上自我統整的道路,

論文寫完了,內在似乎也有了很大的轉化,

至此我就能相信自己夠好、值得被愛了嗎?Not yet~~

出社會後,開始面臨「他人評價」的龐大壓力,

縱使主任信賴有加,也很照顧我跟其他同事,

我還是覺得自己無法拿出漂亮的成績,有愧於他的一番信賴,

(但那時候我只是個剛出社會的菜鳥呢!)

首度投入行動心理師的工作時,更是成天擔心「我這場演講會不會不夠精彩?」

「我真的能帶給來參加工作坊的伙伴們豐富的收穫嗎?」

「我有能力帶完這一期的團體嗎?」

我想,在內心深處,「好」是永遠不會足夠的!

 

 

如此自我折磨的心態,與個人成長經驗很有關係,

在家中只有我一個孩子,從小就很自發地將許多責任跟壓力攬在身上,

有如古人所說的:「日新,苟日新,日日新」,不斷地追求著自我突破跟成長,

深怕一停下來,就會「不夠好」,

然而這個「夠好」的夢想,實在是害慘了我,更曾讓我飽受憂鬱之苦。

images.jpeg  

很有意思的,在二度回歸行動之路的這段日子裡,接連發生幾件讓我受寵若驚的事情,

八月底一場接連五天的工作坊裡,負責承辦的老師不僅擔起了接送的任務,

在過程中更是將一切都打點得無微不至,讓我深受感動,

在這過程裡,我自然也面臨天人交戰:「受到這麼好的待遇,我的專業真的值得如此被看重嗎?」

這個感覺,在昨天受邀到學姐家作客時,再度自動浮現出來,

一進門學姐就又是愛玉又是果汁的熱情招待,實在讓我又是驚喜又是驚訝,

(也許還有點驚嚇?哈哈哈)

心中不自覺地冒出那句老話:「我真的夠好,值得被這樣對待嗎?」

這句話迴響在腦海裡,久久不曾散去。

 

 

就在剛剛下樓買杯星冰樂,準備繼續跟團體方案搏鬥的時刻,

腦中忽然浮現了另外一句話:「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這麼好,值得這份對待,

可是既然有人願意對我這麼好,我想,我可以做的不是一昧的自我懷疑,

而是好好地去感受這份美好,然後,在適當的時機將這份感動分享出去。」

在這麼想的一瞬間,忽然覺得自己是否夠好,變成一個不太重要的事情了,

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去分享自己此刻所擁有的,

而如何開啟跟他人之間的正向循環,是我更加關心的事情。

 

 

在後現代的諮商取向例如焦點與敘事治療裡,

很強調透過視野(白話來說就是我們的注意力)的移動,來創造新的改變,

許多人會嘗試找出自己「夠好」的部分,來取代那些「不夠好」的片刻,

過去的我也是如此深深努力著,

然而現在的我更感受到,其實「不夠好」也不是什麼大事,

因為夠不夠好,其實是相互比較來的,需要有一個參考點,

(與他人相比,或與過去的自己比較)

隨著參考點移動,夠好與否也將隨之變動。

敘事治療很強調,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專家,

而且「無論問題有多麼龐大,我們總是會有不那麼受其控制的時刻」,

這種源自於西方文化的說法,翻成東方人的俗諺,

不正有那麼點「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受嗎?

我們所以為的困境與不足,當重新調整觀看的焦點時,往往會得到不同的感受!

 

 

因此,以敘事治療的概念來說,解構「不好」的定義,

重新找到屬於自己的「好」,會是一條自我療癒的路,

但我們也可以選擇不再那麼關切「好不好」這件事,

而是開始思考「無論我好不好,在這世界上,我可以做點什麼來讓彼此更好?」

雖然在西方社會的眼光中,經常認為東方人關係太黏膩、太過於相互依賴,

但我發現當注意力從自己適度轉移到他人身上時,的確會激發出人性中的良善,

或許我們在面對自己的生命挑戰時不那麼堅強勇敢,

但為了我們在意的人,卻往往可以激發出龐大的力量,

而「分享」,正是一種從自己的世界裡走出來,邁向他人世界的方式。

當眼中有了自己,同時也有著別人,能夠去分享自己所擁有的事物時,

我感受到的是,一種深刻的「在」,以及對於自己擁有如此之多的驚嘆感。

 

 

當我現在在設計每一場工作坊、團體或課程方案時,

我不再那麼執著於要做到最好,相反地,我會去思考「可以給來的人什麼?」

「加入了什麼,會讓這場活動更豐富有趣?」

「怎麼做,可以讓來的伙伴更容易吸收我的經驗?」

原本一場場專業能力的考驗,如今開始變成一場場有趣的冒險,

而我雖然依舊面臨著受評價的壓力,卻也能在這股壓力中從容自在了,

更有意思的是,這讓我更能真心接受伙伴們的建議甚至是批評,

因為這些回饋都是讓我懂得如何做出更適切分享的來源。

DSC_0276.JPG  

我其實想說的是,在現代的社會競爭壓力下,我們經常都需要面臨他人的評價,

而我們必然也會在生活中一再地經驗比較之後,那種自己「不夠好」的感覺,

在需要與難以估算的人們競爭的當下,「夠好」真的是一種不容易產生的感受,

可是,我們可以謹記在心的是:無論我好不好,我必然都有著可以與人分享的事物,

也許是一個具體的物質幫助,也許是一個安慰的擁抱,也許是一個簡單的微笑,

我們可以分享的,遠超乎我們可以想像的。

 

 

當下一回又有人對我這麼好的時候,我想除了擔心自己不值得被如此對待之外,

還會感謝眼前真心替我付出的人,然後在心中將這感受烙印下來,

在適當的時刻將這份感動,用我可以做到的方式,分享出去,

就算我們不夠好,還是可以把自己擁有的許多事物,分享給別人的!

 

 

(作者為諮商心理師,本文歡迎以直接複製連結的方式,分享給其他伙伴們,

部分圖片取自網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