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216.JPG  

看起來年輕斯文、甚至還洋溢著學生氣息,神崎幽樹穿著清爽,細框眼鏡勾勒嚴謹的線條,也漾開溫暖的笑容。

 

他請個案在咖啡廳的椅子上舒服坐好、閉上眼睛,幽樹微蹲在個案椅前,輕柔吟唱來著自神性母親的歌曲,一旁店員們送來好奇的眼光。細膩和緩的歌聲彷彿暖烘烘的光,將療癒的能量送入個案的氣場。等個案在神性之母的祝福中醒來,他便請個案擦上滋養的阿卡莎天堂油,身心獲得抒展與平靜。

 

「現在對自己的定位是身心靈工作者,期望融合諮商心理師專業與靈性工作者所學,給出最具整合的全面性服務。」他笑道。擁有諮商心理師執照的幽樹,放下社會大眾熟悉的角色定位,陪伴著來到身邊一同成長的人們。

DSC_0112  

「與其被生命一直推著走,就不如主動出擊吧!」他笑道。幽樹就像是塔羅牌裡的「愚者」:無視眼前懸崖、悠然前行的勇士─或許無法被定義、不容易被理解,但擁有無限變化與可能。

R0051879.jpg  

一天說不到五句話 在霸凌中無處容身 

本名張義平的幽樹,現在身為自由身心靈工作者,從令人稱羨的穩定工作出走,放手一搏。「真的有點像出櫃─靈性出櫃。」他開朗的語氣下,流動著許多故事。

 

「小時候覺得自己是變色龍,不管生命把我推到甚麼地方都可以融入。」矛盾的是,這個「融入社會」對當時的他來說是無比的壓迫─在哪都可生存,卻無處可歸。不知道甚麼時候該說話、不會拿捏分寸、無法建立穩定人際關係,讓幽樹陷入泥濘般的無所適從。「別人時常無法理解,只是輕鬆的談話,為什麼我表現出來那麼怪?」重重的壓力與孤獨在幽樹內在擴大為巨大的黑洞。

 

他曾以「神崎幽樹」作為筆名創作小說,小說主要是敘述主角幽樹的母親是天上的女神,而父親身為冥王,這段婚姻在雙方家庭中都不被接受,幽樹因此無法擁有身份認同感。來到人間流浪的他愛著人類,偏偏他父親的族人對人類大肆獵殺……。」奇幻的故事情節中,卻浮現一位孩子孤獨的成長側影。

 

「從小真的有很強的不安全感。」他回憶道。小學六年就換了六個班級,國中畢業後異位性皮膚炎發作,身體、臉上滿是紅腫潰爛,高中時期被同學長期排擠,一天說不到五句話;更讓人際關係雪上加霜。從此時他開始踏入校內的輔導室接受諮商,苦澀的心事擁有了一個訴說的出口,可以安穩的被聆聽、被理解、被愛滋養,帶給了他強大可靠的支持,也築下幽樹日後成為諮商心理師的契機。

 

 

踏入心輔系 因算命自學塔羅牌

決定報考北教大心輔系的那刻,應可說是他生命的轉彎處。

「在踏入這條路之前,我以為諮商師的工作就是與個案在舒服的沙發上聊天、給出睿智的建議,然後個案就豁然開朗了!」他笑道。

 

在大五要升上碩班時,他也開始接觸塔羅牌,那時一邊進行教育實習、一邊讀書準備研究所考試,幽樹在此時對未來特別感到疑惑不安,所以想幫自己算算命:「與其被別人賺走,不如自己學自己賺。」他笑道。

 

幽樹自己摸索塔羅牌多年,至今去上了兩次工作坊,第一次上課是在張老師基金會,第二次於自學第八年,經由學妹的介紹上了一位心理師開的工作坊,跟同學切磋討論,檢驗多年的自習成果,另外也與研究塔羅牌的學姐一直有簡單的交流,更穩固塔羅牌卡的專業基礎。

 

接了七年的免費個案後,幽樹開始收付費個案。「發覺自己與牌卡的連結速度很快!能以直覺快速的感受判斷!」他發現自己已經超越了單純牌義的解讀,開始以內在智慧去更深入的探索及傳達資訊。

DSC_0096  

但就如一般大眾對於塔羅牌的認知,那時身旁的同儕們,大多把塔羅牌看待為玄秘的事物,但即便如此,還是能在每次的交流中感是到塔羅牌的精微與神奇,總能將當事人的狀況、盲點逐一關照。幽樹在每次的諮詢中累積經驗,也漸漸鬆綁了對身心靈事物的不信任,並嘗試結合心理諮商專業,更深層的運用這個工具。

 

譬如有些個案會詢問:「是否該與這個人復合?」幽樹這時會去探索他前幾段的關係及原生家庭的經驗,這些過去會影響個案如何因應目前的困境。「如果只是為他占卜:復合會好嗎?不好嗎?是無法回應個案真正的需求的。」他指出關鍵。

 

幽樹提醒可從其他角度去觀看牌卡的訊息:「從這件事我學到了甚麼」、「這個狀況在提醒什麼?」,進而自我覺察、看清盲點、知道之後該如何做。「塔羅牌應是豐富自我觀照、修練內在力量的絕佳素材。」

牌卡成為幽樹的夥伴至今已九年,它們不只被賦予算命的任務,而是修練心靈的指路燈。

 

在大學四年,幽樹也決心積極突破長期的人際障礙。「但那時的我依然很沒有力量。」他微笑道。

當時系上常舉辦一些活動,但每當自由活動時間到來,他就完全動彈不得,呆愣現場。「因為腦中一片空白、無法反應。」對幽樹來說,人際是他一個很大的困擾,只要不要與人接觸,都沒有問題,但只要一牽涉與人建立關係,他就不由自主地感到非常焦慮。

 

這段時期他藉由外系修課、參加營隊等等,寬闊了眼前的世界,也藉在校內諮商中心接受諮商並義工,得到了穩定的滋養與支持,逐漸建立信心,自我價值感也日漸飽滿。

 

接納情緒浪潮 表達內在真實

升上碩班後,幽樹面臨最強烈的心靈風暴。「像是由冷凍的狀態開始解凍。」他的自述敏銳而貼切。「高中時期要將自己『冰凍』起來,希望自己要感到太痛苦,在大學時全都把時間花在補充能量了,但也接二連三的一直碰到挫折,因此到了碩班時,冰雪漸漸融化,也因此更深刻的感受到了那些情緒。」

 

幽樹從高中時就開始接受輔導諮商,至大學、研究所期間輾轉更換多位心理師,碩班畢業後接受了一次諮商,在過程結束後掏出了近兩千元,卻覺得幫助有限,和期望落差很大。幽樹轉念一想:「我已經接受了這麼長期的諮商,就往身心靈領域學習看看吧!」

 

「或許對於前幾任為我諮商的心理師來說,我似乎都沒有甚麼在改變,但若把這幾個時期的成長串連起來,我的確是一點一滴在進步的。」他笑。

 

因為學生時期的長期霸淩,幾乎破壞了幽樹的口語表達能力及社交能力,真正開始轉變,是因為碩四那年全職寫論文,不只需向教授及同學分享文本,還要在二、三十人面前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從一開始的皮皮剉,到後來敘述得越來越流暢。「那時也參加周志建老師的『敘事私塾』,一邊練習講故事、也回應他人的故事。」幽樹的表達能力快速成長,勇敢在人群中表達自己的真實,那些埋藏許久的生命故事,重新在幽樹的口中賦予了新的色彩。

IMG_7066553666142  

跨出舒適圈 成為行動心理師

當時的實習單位─大專院校學生諮商中心,在幽樹畢業後剛好有個職務空缺,他便留在原單位工作,從一位「老鳥學生」變身「職場菜鳥」。「感覺就像被『打掉重練』,又從零開始了。」他苦笑。也因如此,一開始他適應得很吃力。

 

畢業後第二年,在大專院校學生諮商中心的工作不確定是否能續約、早有脫離學校體系的想法的他,尋思:「反正前不著村、後不著路,那就試試吧!」開始了自己笑稱是『頭殼壞掉』的自由工作生活:以行動心理師的身分帶團體、工作坊、演講、接諮商個案等等。

 

這段寶貴的歷練讓他從「不知道自己是誰」到「接納自己的多變、多元。」大量吸收知識,轉而累積實務經驗,也對自己越來越有信心!即使那時候個案、學生、家庭的壓力夾攻讓他最後回到學校任教,但也是讓幽樹扎穩地基、大幅成長的一年。

 

「那時常惶然:下一個個案在哪!?」他回憶道。即使覺察到自己的能力是夠的、收入也穩定,但內心還是惶惶不安。

「很奇妙的是,在這段時間裡,我長出一個新的力量是『放鬆』」。即使沒有全職的穩定薪水、沒有主管、同事當後盾、不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在高壓的不安穩環境之下,他練習安住當下、躍進宇宙安排的生命之流。「現在每當想起那時期,就覺得自己又充滿了勇氣。」

那時候幽樹接的個案、演講、大學教課都是跟「生涯發展」及「性別」、「情感」相關。「很妙,沒有刻意安排,但一直與這幾類相關。」他在一年間把相關資訊全部收納、整合、塑型,穩固成自身的專業。

 

 

心理工作者與身心靈工作者的交會點 跨領域整合服務

回到國中任職專職輔導老師的幽樹,自覺需負起諮商專業的責任:不只跟國中生談話、面對家長與老師的詢問,也需往上對主任、組長報告,自我角色與溝通對象不斷切換調整。『以前說話較偏情感取向,但校內任職,要練習說話要變得更有組織架構。除了告知自己的評估、還需釐清為何如此評估?!後續方案是?要想盡辦法說服他人。』他在職場中快速蛻變,另外也在身心靈領域持續學習。

 

如同部分人們對於身心靈工作的懷疑與不安,神崎幽樹起先也感卻步。「身心靈工作者光憑內在智慧工作,如何確定這麼做不會傷害個案?」、「怎麼知道這些訊息是準確的、有幫助的?」尤其他身為著重專業理論建構的諮商心理師,如何輕易接受?!

 

從一開始的拒絕、懷疑到最後有點好奇了:「我決定自己先來看看,它們到底是甚麼?」幽樹一開始參加了天使的七道光束工作坊,後來學習阿卡莎天堂油、愛療法,到最近學習了靈氣等等,在每次的學習機會中,一吋吋鬆掉頭腦的分析與評判,用心感受。

DSC_0673  

幽樹觀察,傳統諮商以口語對話交流,作用僅限在意識層面,即使談話內容勾動了情感,但仍透過意識上的理解來牽動及詮釋,但身心靈工作者時常透過深度冥想、能量傳遞等方式,同時啟動個案多種的感官經驗,譬如內在視覺、聽覺、嗅覺等等,而當多重感官同時引發,能交織、創造為極逼真的內在經驗,進而可能瞬間改變個案的認知系統。

 

他想,能否整合成一種服務,可以同時提供傳統諮商的細膩陪伴,也同時擁有身心靈療程的快速、深入?

 

人由「身」、「心」、「靈」層面組成,幽樹認為心理工作者處理的是心理層面;而身心靈工作者處理的多為身體(靈氣、靈性按摩等等)和靈魂層面,而「身」、「心」「靈」三者是密不可分的,幽樹期望這以三種角度切入的整合療癒能更全面性的陪伴個案。

 

他的「身心靈整合個別陪伴」服務,融合了「傳統諮商晤談」、「愛療法」、「阿卡莎天堂油」及「潛意識對話」,並於未來即將結合的「靈氣」與「家族排列」,以及承襲超個人心理學Assagioli的「蛋形全意識地圖模式」,希望能照顧個案更全面性的面向,除了具知性、理智上的轉換,更有經驗性的過程(不論是實際經驗或者逼真的內在經驗)作為轉換的基礎。

 

「這個服務的誕生,是因發覺有些個案早已接受了了多次諮商、自我覺察能力很強,這時候再繼續諮商就幫助較小。」他補充:「譬如先以靈氣、愛療法等等,先讓他情緒放鬆,或以潛意識對話,協助個案呈現內在的心理狀態,更能快速推動、並以最適切個案當下狀況的方式去協助。」幽樹笑說自己有點貪心,希望自己的服務能兼具傳統諮商的細膩陪伴,也能提供快速穿越歷程的速度,這個夢想正在不斷的鑽研嘗試中顯影而出。

DSC_0983  

 

以愛滋養黑暗 陪伴生命成長

 

對幽樹來說,追求夢想是一段不斷接近自己、自我超越的旅程,雖然有時感到焦慮挫折,但越與內在的黑暗和諧共處,就走得越發扎實輕快。他重新接納自我的真實及獨特之處,放下評判的眼光、純然的接近愛,所以路途更寬廣。

 

 

 

他笑道:「雖然有時被叫『老師』,但我覺得自己是位陪伴者。」幽樹的生命中,曾有位受傷小孩的孤獨身影、也有強壯自信的諮商心理師、也有自信邁步的勇者、同時他也是揮灑愛與光的療癒者…..,他給出的陪伴與滋養,也擁有這些歷程的豐富多彩。

 

過去的漫漫長路都成為了堅實的沃土,幽樹邁步在向光的道路上,走得自信、走得無畏。

 

(本文若欲分享,請直接複製文章連結,感恩)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