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若時間結構來說,露西算是一部主題明確、風格緊湊的小品電影,

但就格局卻直逼全面啟動那樣的浩瀚無疆,

身邊許多朋友都提及需要「帶腦袋」去欣賞才能看懂,

但我反而沒有花太多頭腦在「理解」劇情上,

而是好好的體會露西一路上的心情轉折,老實說我也不確定導演到底想傳達什麼,

但我體會到的是西方電影近年來一貫的主題:神人關係,以及人與大自然演化的關係。

14073107631915432.jpg  

透過閱讀一位伙伴的心得文,我引用她在裡頭引用盧貝松的話:

「每個人目前只用到自己腦力的百分之十,

當你用到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二十五…甚至更多,

你所看到的事物以及觀點,就不再是以前的那個你,

對於生老病死、是非善惡的看法也不會一樣,

乃至於對於愛情、忠誠等等情感道德也不會有相同的理解。

宗教對你而言,也有不同的意義。」

是的,我們對於一個尚未經驗過的狀態是全然無知而無法想像的,

如果說神以自身的樣子造就了我們,那麼大腦似乎是神所留下的一把鑰匙,

透過不斷解開大腦的奧秘,我們試圖企及「神」的境界,

然而這究竟是創世之福音,又或者是禁忌的潘朵拉之盒?

似乎唯有一探究竟,才能真正知曉。

 

 

露西在開發大腦的過程中,一點一滴的喪失人性,

在電影中以殘忍地射殺無辜人民、罔顧逆向行駛所導致的連環車禍呈現,

在面對黑幫份子時,她以冷酷無情的「勇敢」姿態挺身而出,

看在我的眼中,實在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心情,

若說她能夠秉持宇宙的真理執行「正義」,似乎並沒有那麼無私,

但若要說她成為一個冷血的殺手,似乎又沒有如此無情......

看完整部電影,我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經驗,也想起先前看過的覺醒三部曲,

在「靈性不是你想的這個樣」一書中,

作者便曾提及邁向開悟的過程,將有如被火焰灼燒一樣痛苦不堪,

每往前一步,都將撕裂身心,讓人煎熬難耐,

而原本堅固的自我將在過程中逐漸消融,最後什麼也沒剩下,

到了開悟這一步,我們將進入一種無法用現有文字說明的境界,

原本的人格像是一件薄薄的外衣,披掛在開悟狀態之上,

雖然可以照常的進食與活動,卻越來越難以與旁人產生連結,

因為我們將不再能夠理解旁人基於自我所做出的種種行動,

我想,這或許近似於露西的狀態。

images (1).jpeg  

用我的話來說,「覺醒」的過程伴隨著人性的流失,是很自然的事情,

人性是「人」才能擁有的,當我們進入了宇宙萬物的聯繫,

以一個極為超脫的角度來看待世間的種種情事,

我們之所見,必然與此刻的自己截然不同,既然如此,又怎能有「情」?

這個過程也發生在諮商心理師的訓練過程中,

當我們對人的內在動力有越深刻的理解時,將不再被當事人的痛苦所捲入,

於是,會隔著一段距離去「觀看」當事人的痛苦,而不「涉入其中」,

雖然我們依然關懷著眼前的人,許多人卻會覺得心理師「冰冷」,

因為我們的反應可能是很「淡定」的,

然而一切只是因為我們得以從一個更宏觀的位置來理解一切的發生,

而冷漠與淡定,的確只是一線之隔。

 

 

身心靈工作者的修練更是如此,當真實看見一切發生的脈絡時,

我們會明白當中的因果循環是怎麼一回事,

對於許多世人會因此感到悲痛、憤怒、憎惡、狂喜、興奮的事情,

慢慢也會處之泰然,只因為我們理解也體會到一種更高層次的經驗,

於是瞭解一切都只是某種無常循環的小節,

當深刻進入內在核心時,這一切不過都是反覆變化消逝的風景罷了,

於是,這就造成了先前我在幾篇文章中提及的「靈性冷漠」,

只是,我們會說冬季的霜雪殘酷,而春天的櫻花溫柔嗎?

我們會說食草的鹿慈悲,而肉食的老虎兇殘嗎?

文人的附會風雅,終究是一種以人為中心的投射,

我們以人為宇宙中心所發展出的個人主義,終究不適用於宇宙天地的運行法則。

images.jpeg  

然而既然這輩子我們生而為人,比起超脫入聖的神靈來說,

似乎肩負了更為艱困的任務:如何在神性與人性當中取得平衡,

我同意某些靈性法門中所說的,在人身上,同時存在神性、人性與獸性,

以Freud的語言來說,這便是三個「我」之間反覆循環的征戰(註1),

我們都有受到動物性本能牽制的時刻,也都有能感受到宇宙大愛的時刻,

面對每一個迎面而來的誘惑或挑戰,我們保有做決定的最終權利,

這也是人身上擁有的寶貴資產:意志與情感,

我們具有感受,而且會思考,這使得我們會衡量許多層面之後做出判斷,

雖然這份判斷往往受到眼前可見的範圍所侷限,卻也因此讓我們帶著溫度,

人,會歡笑會悲傷,會喜悅會痛苦,會受誘惑卻也可以堅定不移,

在我們身上保存著無限的可能性,

雖然我們會犯錯,卻也會努力彌補,

雖然往往執著於小情小愛,卻也因此會努力做出對彼此最好的選擇,

我們智識上的侷限,替這個世界帶來許多傷害,卻也帶來許多溫暖,

這些,我想或許是神無法帶給我們的,

因為在神宏觀的視野中,生生滅滅都只是某種既定的規律。

 

 

我想說的其實是,在身心靈的修練歷程中,

的確有過某些體驗,使我感受到一種深刻卻也淡漠的存在,

六祖慧能曾說:「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當我們最後悟得那無名無相的空,看似什麼都沒有的空寂,卻又是什麼都有的飽滿,

一種超脫循環自由自在的狀態時,對於原本這些執著依戀的事物,

恐怕也只會用一種平靜無波的心情來看待吧!

既然無樹也無台,又何來喜怒悲傷?一切僅是有所「住」而產生的執念罷了。

然而有了這份體會,卻讓我更有意識地去信任宇宙天地間這股循環的力量,

同時,有意識地去發展自己的同理心,(或該說是慈悲心)

隨著靈性修練越走越深,我越加明白此世為人必然有其意義,

既然我不是無可名狀的神或高靈,而是擁有肉身的人,

那麼這輩子所有的功課必然需要回歸人性中來理解與實踐,

不斷追求靈性的成長,目的在於從更涵容的角度來體驗人性,

我學著用慈悲的靈性之眼,看待人世間的冷暖悲歡,

即使我知道這種慈悲,不過也是人性的一種,並非是究極的超脫,

 

 

 

寫到這裡,我感受到盧貝松嘗試描繪一個我們未曾想過的世界,

同時也拋出一個大栽問:我們不斷追求進化的結果,真會是我們原本想像與渴望的嗎?

當我們面臨一種更高規格的全面進化,使得一切智識產生質變時,

我們要如何運用智慧來使用這些能力,而非將其導向自我毀滅的境界?

我們所追求的「神」,或許與自己想像得完全不同。

相似的主題,早在十幾年前日本的動漫畫「攻殼機動隊」就已經充分探討過,

前幾年的西洋電影「普羅米修斯」探討的也是神人關係中,我們可能未曾想像過的面向,

「全面進化」談的似乎也是類似的概念,

在這些相似的資訊不斷接二連三跳出來時,似乎也在呼喚著我們,

針對自己與宇宙天地的關係,以及人類「進化」的歷程,都到了該重新檢視的時刻了。

我們究竟是該安分守己的當個平凡人,不去開啟潘朵拉之盒?

又或者是大膽挑戰自身極限,嘗試開發大腦深處的奧秘,

又或者是修行在人間,持續提升靈性智識的同時,有保有一絲人性?

盧貝松用露西的自我進化與追尋之旅來質問著身為觀眾的我們。

2_big.jpg  

 

想起小時候母親講解佛經時的隱喻,我想這就是佛與菩薩之間的差別吧!

 

佛已經超脫輪迴生死與眾多劫數,帶著全然的覺知存在著,

 

菩薩則是發願留在人間,帶著智慧與慈悲度化人間的存有。

 

此刻,我內心的回答竟是如此清晰,

縱然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我願入世成菩薩,不做天邊遠佛陀,

我想我還是有個人的種種執念,無法超脫,

但此刻的我,就安心地留在人間體會四季循環,

陪伴來到眼前的人們走一段生命旅途就足夠了。

 

 

 

註1:

古典精神分析理論大師Freud認為人的內在有本我、自我與超我,

本我是動物性本能,一種原始生命驅力的中心,

超我則是後天社會教條所行塑出來的道德中心,

居中協調的則是自我,可以用合於社會規範的方式滿足內心慾望,

三個我會不斷對立拉扯,若自我夠強壯,則人格穩定,反之則人格僵化甚至崩解。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圖片取自網路

文章歡迎以直接複製的方式分享



,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gel
  • 昨天全家去欣賞了"露西"女兒高二/兒子國二國一
    國一兒子昨晚到12點還無法入睡....
    心想找找資料想跟他分享
    感謝您無私的分享!獲益良多!感恩!
  • 挖~您的兒子真的是有旺盛的好奇心呢!!
    若您與孩子們有些心得,也歡迎留言交流喔!

    幽樹(yuki) 於 2014/09/22 09: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