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配主題曲:林宥嘉的「說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tfJRzW0MPo

 

故事開始。

5-0.jpg  

五步。

 

只有五步的距離。

對我來說,卻像是永別那麼遙遠,像是一輩子那麼漫長,

無邊無際的空間在我眼前展開,視線焦點卻始終鎖定在那個背影上。

 

 

我,在心中悄悄的向那個背對我的身影伸出右手,

在想像裡,像是鳥兒要飛翔前會伸展翅膀那樣的,將右手延伸出去,

即使如此,那隻僅是憑空想像出的手,

卻像是碰到了熊熊燃燒的烈火一樣,迅速地縮了回來......

我閉上雙眼。

 

 

 

十年前,在某間學校的圖書館。

 

 

「我想告訴妳一件事」

我與認識已經近半年的小惠並肩坐在空蕩蕩的圖書館裡,

期末考就快到了,我們相約在這裡一起準備考試,

「這麼巧?我也有事情想告訴你」小惠笑著回答,「要誰先說?」

我天生有種直覺,那就是每當對方想說出什麼重要的事情時,

我總是會先一步知道對方究竟想要說什麼,

所以,我知道接下來會上演什麼樣的事情,

「我先說吧!」我將一股情緒硬是吞了下去,

把原本想要表白的話語說完。

 

 

在那個晚上,我騎著二手的腳踏車,

從位於半山腰的學校,一路艱困地爬上山頂,

我沒有放聲對著山谷下的燈火大喊,那太濫情了,

我只是一直緊緊地握著拳頭,一直握到虛脫無力後,

放手倒在柔軟的草地上,仰望著漆黑的夜晚。

一顆,兩顆,迅速劃過天際的獅子座流星雨,

像是在嘲笑著這段還沒開始就宣告結束的愛情。

 

 

十年後,在地下鐵的地面出口。

我注視著前方嬌小的身影,回想起我們初識的經過。

 

 

那一場針對心巡能力的特訓課程,

50個來自於各個國家的心巡者都聚集在此,準備接受好接受心巡能力的鍛鍊與考驗,

這項課程一共有三天,第一天是大型的共同演講,一共分成六個主題,

第二天上午是小組型態的教練課程,

在下午將進行一對一個別化的訓練,

第三天則是集訓與個人試煉,

完成三天課程並通過測試者,將能夠獲得國際的認證,

因此吸引了各方好手前來報名。

 

 

還記得初見琉,我跟她面對面站著互望時,

矮了我一個頭的她,散發著炙熱的鬥氣。

 

 

那是課程的第二天,御者要我們兩人一組,進行「互推」的練習,

規則很簡單,儘可能地引動自己心中的「神威」來向對手施壓,

誰先將對手推出場外就獲得一勝,先得兩勝為贏家。

表面上弱不禁風的琉,出乎意料地與我打成一比一平手,

「妳比外表看起來的厲害多了。」我擦掉額頭上的汗珠,瞇著眼睛看她,

「那都只是巧合而已,我怎麼能跟前輩相比呢?」她瞪大著眼睛,一臉無辜地看著我,

換成是別人這麼說,我鐵定會覺得他是在諷刺,

但由琉的口中說出來,卻有股自然而不做作的氣息,這更加深了我內心的焦躁感。

 

 

我睜開眼睛,琉還是背對著我,

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眼前來來往往的人潮上,

絲毫不知道我已經抵達了,

我正要踏出步伐,眼前卻一陣暈眩,

我只好緊抓著手邊的扶桿,讓自己鎮定下來,

彷彿再度身處在那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幽谷。

 

 

「我相信,往後不管是誰當你的女朋友,一定會很幸福的。」

小惠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我卻只想放聲大喊:「Liar, you're liar!」

我在想像中的畫面裡對著小惠大喊,

然後,小惠的影像淡出,眼前切換成翔的身影,

他就像是久別重逢的老友一樣,用若無其事的語氣輕聲對我說:

「無論如何,你只是太過於害怕,怕得不敢踏出這一步而已,不是嗎?」

我想像著早已不可能出現的他,像是往常一樣,

把手輕輕放在我的肩膀上,如此說道,

我只是默默地點著頭,像是過去那樣。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度將頭抬起來,看著五步之外位於階梯頂端的琉,

人潮從我身旁穿過,我順勢往上走了一個階梯,

瞬間,聽見層層堆積的冰層,破裂出一條細縫的聲音。

 

(圖片取自網路,若欲轉載請直接複製連結並加註出處)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