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過完的這個週末兩天假期裡,我去上完愛療法的最後一個階段,

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情,充滿了好多好多療癒,

從住宿地點換了好幾次、上下山交通方式一直變動,

到差點機車發不動無法離開火車站,再到第二天課程中意外打開的舊傷,

最後停留在錢包失蹤,可能放在新竹的老師家卻不太肯定的事件......

一切的一切,充滿了療癒,也充滿了許多提醒......

這陣子,希望能有時間一篇一篇的慢慢寫出來,自我提醒,自我對話.

20131219101539149.jpg  

最近外在世界一直發生許許多多的變動,

內心很清楚的知道,這次下新竹來學習愛療法,

雖然一部分是為了接受帶領人訓練,但更大的層面還是在自我療癒,

加上行前就一直遭遇種種變動的挑戰,在心中更是準備好要來面對打開黑暗的歷程,

第一天的part3帶領人訓練上完之後,並沒有太大的感覺,

只是好好一首一首的去品嘗神性歌曲的質地,

第二天part4的亂語及自由吟唱練習,在上午的部分很開心很自在,沒有太多狀況,

然而下午的呼喚名字練習.卻讓我意外跌入很深很深的黑暗裡.

 

 

Mali在練習前請我們找到一個小時候常被叫喚的名字,

這才讓我想起其實爸媽幾乎不曾叫喚我的名字,

小時候除了同學或學校點名之外,其實我不太有機會在家裡聽到自己的名字出現,

然而當Mali要我挑一個常被叫喚的名字時,

一瞬間住在雲林的嬸嬸的叫喚忽然閃過腦中,

每次回去她總會很熱情的用台語叫我的名字,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聲音就這樣浮現在耳邊.

20080924000927988.jpg  

當我躺在地上聽著夥伴們叫喚我的名字時,眼淚莫名的一直流下來,

好多好多的悲傷,好多好多的憤怒,就這樣一個個冒了出來,

我無法克制的哭泣著,覺得自己在一個很暗很暗的地方,

心中只浮現出一句話:「當初你們都不理我,為什麼現在要來找我?」

我很不想站起來,很不想要站起來,我覺得自己就這樣一直躺在地上就好了,

然而夥伴們的聲音卻好像呼喚著我往什麼地方走去一樣的,

好像在呼喊著、邀請著我站起來......

我想要站起身子,卻又感到莫名的痛苦,尤其是在剛側起身子嘗試站起來的瞬間,

我感受到一股痛徹心扉的撕裂,覺得整個人的靈魂都在呼喊著疼痛,

心中一直有個聲音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沒辦法站起來,

心中有渴望站立的,但卻沒有力量,我只能跪著,用手支撐著自己.

 

 

然而夥伴溫柔的呼喚還是不斷從高處傳來,

我感受到自己被一雙手穩穩的攙扶著,

於是終於能夠緩緩站起來,不僅如此,我感受到靈魂張開了翅膀,渴望飛翔,

我的雙手伸展著、伸展著,在光中自由.

回到團體中對Mali說了這個經驗,原本平靜的心竟然又哀傷了起來,

於是Mali吟唱了兩首神性歌曲,我一邊聽,身體居然忍不住的發抖,

心中在最後蹦出了一句話:「我終於可以安心的死去了」

在我直覺的對Mali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我經驗到死亡,

並非只是肉身的毀滅,而是一種靈魂的消融與安息,

有一種很深很深的寧靜升起,不是充滿,卻是瓦解.

Mali只是輕輕的說:「我們等一下要來唱哀傷」

4.jpg  

接著,在Mali教導我們吟唱自己內心的哀傷時,

她邀請了我當代表,由她唱出我心中的哀傷,

這一唱,讓我跟在場的所有學員們墜入一個無邊的黑暗深淵裡......

當Mali唱出我的哀傷時,那種聲音簡直可比擬地獄女神或巫婆或千古亡靈的吶喊,

是那麼的悽厲、那麼悽涼、那麼痛苦、那麼激烈、那麼的憤怒,

百轉千回,痛徹心扉,狂暴、混亂、撲天蓋地而來的黑暗,緊緊抓住我,

我一邊唱出自己的哀傷,一邊聽到其他學員們的聲音,

然後一邊心想:「原來這就是地獄」

是啊!當眾多人們的哀傷與憤怒都凝聚起來時,這就是地獄吧!

我一邊感到害怕,一邊繼續感受著心中的悲傷與憤怒不斷流洩出來,

心中深處卻有種莫名的安心與篤定,

因為我親身經驗了,我累世以來發誓要去的地方.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經驗,內心有一部分深深的經驗著自己的狀態,

另一部分卻深刻地與外在世界連結,然後內心還有一個好深好深的地方,

在訴說著、在感受著,一種無以名狀的存在,如果要說的話,我想那就是靈魂吧!

 

 

當下的我其實不太能意識到靈魂深處的這個層面,

但現在回過頭來看,竟然驚覺,在那個深深的墜落裡,

原來我有安心、有平靜、有慈悲......

我依稀記得自己內在有個約定與誓言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雖然早在兩年前與夥伴的交談中,就明白這些發心追根究底來說不過是種幻象,

但有些時候,當處在群體當中時,當我經驗到眾人的悲苦時(像是學運、北捷事件)

這句話還是會悄悄的回到我的心中住下來,

所以我想這個心意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我吧!

在聆聽著眾人的鬼哭神號時,我心中除了害怕,居然有個聲音一直在說:

看清楚!看清楚!這就是你想要去的地方嗎?很黑暗也很可怕的喔!你確定要去嗎?

還有個聲音一直冒出來:看清楚,這就是你心中有的黑暗、悲傷與憤怒喔~

看看自己心中的黑暗是如何的永無止盡吧!

縱然如此,心中似乎有個微弱卻清晰的聲音回答著:

這就是我,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這是我的選擇,所以即使有害怕,

我還是會一次一次的回來,看清楚,然後承接,然後面對,然後轉化,

這是我決定要做的事情,即使痛苦,我還是會去做.

c22d0952.jpg  

寫到這裡,忽然明白為什麼第一篇想寫的是這個,

我在寫的其實不是我有多悲傷與憤怒,而是我多堅定的在凝視這件事,

我在寫的不是我這個人心中有多少的黑暗存在,

而是我有多堅定的要將一切帶回光中.

其實我想說的是,在昨天下午一連經歷了兩場療癒之後,有種筋疲力盡的感覺,

但同時也感受到原來自己的心意有這麼堅定,

在這種意外被打開的過程裡,好像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得到Mali最後在說的,

一直停留在光中不肯下凡是種選擇,可以維繫住美好的感受,

但我們真正在做的是讓光流入下界的黑暗裡,然後黑暗也會進入光中,

天與地、人與神之間的能量在此交會,然後交換,相互交融,這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

 

 

即使我們一次一次回到光裡,感受到那美好與平靜,

卻仍會一次一次的回來,去經驗人世間本就有的苦與痛,

然後用光來擁抱黑暗,用愛來撫慰傷痛,

許多看似相反的事情,實際上在心中是並存的,

當我們長出了同時承接兩者的空間,心就更有力量.

短短一個下午,我經驗到從生者的世界,進入亡者的國度.

然後從黑暗的灰燼中重生的歷程,

對我來說,這是一份很珍貴的禮物,

謝謝Mali的支持與療癒,謝謝在場的夥伴們,謝謝我把自己帶來,

當最後隨著神性歌曲舞動肢體時,我感受到心中有著喜悅、動感、力量與平和,

那是一種很淡然的喜悅,卻很真實,

我想,或許這就是生命的喜悅吧?

不過度喧嘩卻很飽滿而平實的,活著的喜悅.

 

(圖片取自網路)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