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校園輔導工作的伙伴們,大概對以下這句話不會感到陌生:

「我相信你有個好理由」

這句話經常出現在孩子被訓導處或導師抓來「輔導」,

(我有時候覺得他們好像比較期待我們扮演訓導的角色......)

我們不得不跟孩子談,卻又渴望聽到他們講出心內話的時刻,

我們一方面覺得自己需要來回應校園其他專業人員的期待,

另一方面卻又希望能與孩子建立好關係,

於是這句話就這麼出現在晤談室的空氣裡。

images.jpg  

對於還是新手階段的我來說,這句話比較像是一種技術,

一種突破孩子心防的技術,一種源自於個人中心或焦點解決正向眼光的技術,

目的是希望孩子可以好好的「從實招來」,到底他為什麼要惹出這一堆麻煩事?

然後,期待可以透過與孩子們的晤談,來改變他們的「不當行為」,

然而在與孩子們互動的過程中,我慢慢改變這樣的眼光......

我發現自己帶著不同的心情說這句話的時候,效果很不一樣,

當我只是把這句話當成技術來使用,孩子多半也是跟我打哈哈,

整個晤談抓不太到核心關鍵。

20091111085415486.jpg  

然而當我放下對孩子行為的種種成見,很真心的詢問:

「我想你應該都很清楚知道,這樣的行為會帶來懲罰,

可是你還是選擇這麼做了,我很好奇,這是什麼原因呢?

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好的理由!」

有幾次,我都意外地撞見了孩子內在柔軟的一面,

有的孩子酷酷的說:「如果我不只顧自己,還有誰會來在乎我?」

有的孩子帶點悲傷的說:「其實我是希望引起注意。」

有的孩子漠不在乎的說:「我只是覺得這麼做很爽,可以忘記一切。」

聽了,其實很心疼,原來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在討愛與生存啊!

知名作家蝴蝶Seba曾經於一篇小說中提到:

「在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正常,只有一千種的瘋狂。」

在逐漸看見越來越多人性幽微之後,

我常想,什麼叫正常?什麼叫異常?

我可以用自己的成長脈絡與經驗去框架另外一個孩子嗎?

如果這些問題行為是孩子們一個個的呼喚,他們在喊什麼?

 

 

在這一年大量與孩子們接觸的經驗裡,我越來越相信一件事:

孩子種種張牙舞爪、離經叛道、讓人百思費解的行為背後,

往往存在著一個個讓人痛心或感動莫名的故事,

我很幸運的聽見了這些故事,有時候也很幸運的能夠跟孩子們走上一段路,

說是幸運一點也不為過,因為如果當時我精神狀態差了一點,

或者是太過於想要「教育」孩子,八成會與這個機會擦身而過......

下載.jpg  

回到自己身上,在成長歲月裡許許多多的時刻,

有時候因為寂寞,有時候因為悲傷,有時候因為憤怒,

其實我也曾經做過一些讓父母感到頭痛或百思不解的行為,

然而我並沒有那麼好的機會被聽見,於是也就選擇不說,

因為,說了,也不可能被懂、被承接,

我在猜,在校園投入輔導工作的伙伴們,必然也有過這種經驗吧?

因為知道說了只會被反駁,於是選擇沈默,

而對於那些詢問我們的對象,是否抱持著真誠關懷的心意,

我們多多少少都感受得到,

我想,孩子們應該也都能敏銳的察覺到。

 

 

所以,下次在面對孩子們的種種行為時,

如果我們可以暫時放下老師的身份,回歸到輔導人員(或諮商師)的立場,

用心的看看眼前的孩子,輕輕的說一句:「我相信你有很好的理由,要說說看嗎?」

或許會意外撞見孩子內心世界的一抹風景,

說真的,這句話很難說出口,因為對於世界的是非對錯,我們已經看得太多,

對於事件應該如何如何,我們經常早已有所定見,

但即使是眼神有點飄忽,即使語氣因為心虛而有點不穩,

我還是在每一回與這些孩子相遇的時候,嘗試深呼吸,嘗試凝視孩子的眼睛,

然後說:「我相信你有很好的理由才會這麼做,要說說看嗎?」

 

(圖片取自網路)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目前於國中校園服務,

擅長以各類圖卡及後現代諮商取向與孩子們工作,

或許是在曲折的成長過程中有過許多掙扎,

於是特別善於在人性的幽微之處看見一絲光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