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七月底逐漸逼近,在工作上又即將開始進入新一波的未知狀態,

雖然一方面尋覓著合適著正職,但我也逐步規劃重返行動之路的準備,

說真的,一想到前年猛然投入其中時的艱困,內心很焦慮,

這股焦慮從今年年初開始準備要半放掉考試時,就一直延續至今,

隨著時間迫近,焦慮也隨著水漲船高,

在這當中我所能做的,很有限,只能盡力投入,然後告訴自己:剩下的就交給天吧!

Hero-Cycle-Cycle.jpg  

回想起自己剛踏入社會的前兩年,對於工作這件事充滿著高度焦慮與不安,

在工作崗位上,很容易害怕犯錯,很容易害怕失誤,也很怕被評價,

也因此即使在別人眼中,工作效能始終不錯,卻經常感到惶恐不安,

在那不安的底下,是一種「我要做到完美」、「期許自己能掌握一切」的控制欲,

是一種將別人的評價等同於自身價值的非理性信念,

如今,我又要再度與這種心情相遇,說真的,實在不知道會變得如何。

 

 

然而我也慢慢的發現,縱然帶著不安,現在的我,比起過去有些不同了,

即使很焦慮,至少不會被困住、被束縛住,還能緩慢地去投入自己可以做的事情裡,

面對未知,也不斷地在做好準備,狀態好的時候,甚至可以安然去迎接這份即將到來的變動,

那天跟貝貝一起在街上走著,半灑脫的說:「我想現在的我,可以接受未來不一定非得怎樣不可」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內心有些安在,有點震撼,

我想,是因為在這短短三年裡,

我經歷了一波又一波極大的變動,因而長出一些韌性吧?

What-makes-a-hero-Matthew-Winkler.jpg  

當初自碩班畢業時適逢父親意外病倒,打從心底決定成為家中支柱的我,

只要有工作就願意去嘗試,最後卻意外回到了實習機構裡接手學姐的位置,

短短一年內,原本可以安穩留在學校體系裡的我,卻受到了內心的呼喚而成為行動心理師,

在那一年裡被磨練出來的力量,或許是前面二十幾年所難以比擬的,

在那種猶如被拋入大海之中載浮載沈,在即將滅頂之際卻又無可依靠的絕境裡,

我跟存在主義中所提到的那種「人生本無意義」深刻的相遇了......

在這場相遇裡我的ego幾乎可說是被衝撞得粉身碎骨,

24小時一天又一天幾乎不間斷的被評價、被檢視,

無論成功或失敗,一場結束後立刻投入下一場的工作準備,

讓我感受到自己在面對大環境時的渺小與脆弱,

這份脆弱雖然幾乎要將我拖往死亡的深淵,卻也培養出我對人性更深刻的看見,

如今我很感謝在那一年裡深深被打擊的種種,讓我能夠培養出一顆更加柔軟的心,

我越來越懂人在困頓之中的那股焦慮與絕望,以及在耗盡全力卻仍無可奈何的悲哀,

自己原本那份高傲的心,也因此逐漸柔軟了。

 

 

帶著這樣的理解,我投入了現在這份工作裡,

在一個高度模糊卻又被學校甚至是社會體系高度期待的位置上,

我帶著前兩年衝撞出來的動能,開始慢慢紮根,

或許是在行動之路時長出了一些抗壓性,在這份工作中我開始敢於「發聲」,

開始敢於向長官陳述自己的看法,然後去做我認為該做的事情,

雖然辛苦,我開始學習勇於承擔,

我開始扛起督導實習生的責任,在心中替他們扛起實習中可能有的風險,

開始承擔接手高風險學生的壓力、接下導師們拋來的期待,

開始勇敢地撥電話給家長,然後好好地進行每一場諮詢,

開始主動要求要多帶團體,試圖緩解校園中發生的衝突事件......

heroquote.png  

寫到這裡,才發現原來自己走了這麼遠,

從一個畏懼他人評價的新手,逐漸走向一個可以承擔更多責任的位置,

而投入學運與心理師法下修的種種活動所帶來的經驗,

開始鍛鍊起很久未曾使用的邏輯思辨能力,

也激發出我與不同意見的伙伴們溝通的能力,

我在想,或許在潛意識之中,我始終在呼喚著磨練的到來吧?

於是在人生的路上挑戰接踵而至,雖然艱辛,卻很值得,

我很清楚的知道,面對挑戰時內心有多麼害怕,

就像是踏上銷毀魔戒之路的佛羅多,就像是面對著佛地魔的哈利波特,

然而自始至終我也不明白,在這麼害怕與恐懼的情況底下,

自己到底是如何在旁人的攙扶中,慢慢一路往前走的?

似乎內在就是有個聲音在召喚著,要我持續往前走,往前走,走得更遠......

 

 

其實我想說的是,在這一切的一切之中,

在這個即將重新跳入未知深淵的過程裡,

或許我已經慢慢學會一項寶貴的功課:

傾聽內心的聲音,走自己的路,然後把剩下的交給上天來安排。

omnamashivaya

 

(圖片取自網路)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