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國中專輔教師)

黑魔女:沈睡魔咒從各方面來看,都是一部很棒的作品,

不僅成功的重新詮釋了片中的反派角色黑魔女,

也賦予整個故事更深邃的意義:我們每個人都既是英雄,也是壞人,

我們都在追求自己的正義與良善,卻也免不了在受到挫折與背叛時,暫時迷失在悲傷與復仇中,

除此之外,導演更大膽的更新的對「真愛」的定義,

讓愛這個字不僅停留在表淺的愛情裡,而是還原到更深刻的親子之情,

甚至是人與天地之間的大愛裡。

fx_fmus01587310_0002.jpg  

在欣賞這部電影裡,我深深地沈浸其中,

一步一步的跟著梅菲瑟從天真的小仙子,一路跌進被愛人的背叛之中,

然後從復仇的火焰中重生,設下詛咒,卻又因為受到奧蘿拉的打動,

重新回到愛中,並試圖彌補過去的過錯......

我自己的人生也曾經歷過好幾次這樣從深淵中爬起的歷程,

我明白當跌落絕望而痛苦的地獄中是多麼的撕裂心肺,

也明白當自己痛到無以復加時,將會驅使自己使出多麼惡毒的手段,只求報復,

(這或許也很貼近於支持死刑者的心情:以命償命?)

然而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明白復仇並非最好的答案,

同時,在看完電影後,我有種深深的不滿足。

 

 

迪士尼的故事通常招致最大的批評就是善惡過於絕對,故事過於單純,

好像天底下就只有好壞兩種人,好人最終得到幸福,壞人則絕對該死,

黑魔女這部電影也不例外,只不過導演試圖顛覆我們對原本故事中善惡兩方的認知,

這次,反派角色成了主角,因此成為正義的一方,國王則成了貪婪與邪惡的角色,罪該萬死,

然而世界遠遠超越如此簡單的二元法則......

當我看到史蒂芬無法痛下殺手直取梅菲瑟性命,卻又被成為國王的利益所蠱惑,

最後只好硬下心腸將她的翅膀取下時,我的心其實很沈痛,

沈痛於史蒂芬的冷酷,卻也沈痛於他飽受良心的折磨,

在我的眼光裡,這代表他心中尚有一絲良善,只可惜被陰影暫時的遮蔽了。

fx_fmus01587310_0014.jpg  

然而遭受深沈背叛之苦的梅菲瑟開啟了最後的戰局,

他給奧蘿拉公主帶來永恆的詛咒,促使史蒂芬最後一絲的良善也消失殆盡。

我並非要試圖替史蒂芬說好話,或是指責梅菲瑟的不對,

背叛、竊取他人之物都是不當的行為,

然而我嘗試思考的是,當梅菲瑟攜帶強大黑魔法幽雅而至時,史蒂芬是如此地懼怕,

而當公主受到詛咒之後,他又是如何替自己的女兒所憂心,

這份憂心一步一步的帶其墜入偏執的深淵,

終於眼中只有復仇,而無女兒及昔日愛人的身影。

在這一連串相互報復的過程中,我深刻的經驗到梅菲瑟的痛苦,那史蒂芬的呢?

難道他真如導演所陳述的只有利益薰心與扭曲的仇恨嗎?我不相信。

fx_fmus01587310_0008.jpg  

西方文化(尤其是美國)受到個人主義的影響,而傾向於以「我」的角度看事情,

這導致在一個故事裡,必然需要有「壞人」的存在,

然而究竟誰才是壞人?從不同的角度看過去,每個人不都既是好人,也是壞人嗎?

如果梅菲瑟可以同時擁有英雄與壞人的身分,為什麼史蒂芬不行?

有部香港電影「兄弟」的劇情讓我印象深刻:

當黑道大哥的兄長為了讓弟弟遠離江湖是非,故意用盡方法設計陷害自己的弟弟,

程度恰好讓其受傷卻不至於死亡,

感到困惑的弟弟在某個夜晚受到大哥的妻子收容,弟弟問了兄嫂一句話:

「你覺得我的大哥是個好人嗎?」

作兄嫂的只是幽幽一句話:「你哥這輩子做了很多不法的事情,

或許在別人眼裡,他很殘酷,但他始終深情的對待我,

在我的眼中,他就是個好人。」

這番話道出了世間是非善惡,只存於各人的心中,相當主觀,

說到最後,誰又能真的理直氣壯的來評斷是是非非?

(知名港片「無間道」不也試圖反覆論述這個主題嗎?)

fx_fmus01587310_0049.jpg  

欣賞完這部電影,對我來說有很深刻的體認,

首先我想到的是鄭捷的事件,殺人固然不對,應受制裁,

但他到底是不是個「壞人」甚至是「冷血殺手」或「怪物」?

在瞭解他的成長經驗之前,我們有何理由信誓旦旦的控訴他,甚至波及家人?

當我們不斷試圖從學校、從社會、從家庭、從他個人身上找尋一絲「異常」的理由時,

是否在反應著我們對自己心中潛藏的邪惡所抱持的深沈恐懼?

或許這起事件讓我們在潛意識中驚覺,原來在某種機緣下,

我們身旁的鄰居、好友、親人甚至是自己,竟然有可能變成一個殺人者?

如果是這樣,除了外部制度的推行外,

或許最重要的會是回到我們每個人的內在,好好的檢視自己,好好的滋養自己,

與那份潛伏在心中的暗影安然共存,而非以恐懼餵養他使其日漸壯大,

這份隱藏在日常生活中的危機與騷動,才有機會慢慢被平息下來。

 

 

其次是在我們的校園輔導機制中,往往是懲罰霸凌者,保護受欺侮者,

然而霸凌議題其實是一種關係議題,而非簡單的是非對錯問題,

無論是主動攻擊或受到欺負的對象,都有其成長脈絡,

而這份不同的成長脈絡在教室交會時,便塑造出一種複雜難解的人際關係,

光是懲罰霸凌者,並不見得會是最好的作法,

受到傷害的人需要專業人員的協助,霸凌者其實也需要。

(而且可能更需要,因為他們往往受到校園系統的忽視)

fx_fmus01587310_0047.jpg  

我其實想說的是,我想幾乎每個人都曾經如同梅菲瑟一樣,

在遭受背叛之後暫時的失去了理智與良善,成為復仇與暴力的追討人,

卻也經常在許多機緣下,深受旁人的愛與良善所感染,因而重新恢復原本的慈悲與溫暖。

這趟來來回回在光明與黑暗之間往返的旅程,

有的人用咬緊牙根的方式走過,有人在深刻的掙扎中走過,

有人在親友的扶持下走過,有人獨自孤軍奮戰的挺過,

無論用何種方式,是否在終點線熬了過來,

或許我們都值得捫心自問一個問題:我是否願意深深的看進內在深處,

承認自己心中存在著許多暗影,

這些暗影猶如我們心靈上失散已久的拼圖,等待我們一一收復?

我們都以為正面的對立面是反面,於是反面的反面應該會是正面,

但或許我們都以自身為正面,眼中所見者皆為反面,

那麼反面的反面,會是什麼呢?

我們每個人都只能以自己的眼光凝視世界,包括我也不例外,

那麼我們是否能以一絲慈悲凝視世界,試圖從更廣闊的眼光來理解發生在自己與他人身上的事情?

當能慈悲的對待自己與他人時,也許,許多仇恨與對立,就能稍稍減緩一些了吧?

 

(圖片取自網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