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太陽花學運後,一直到現在的心理師法下修案,

似乎一不留神,就已經深深陷入其中,

在這兩個社會議題(尤其是後者)上所投注的心力,著實不少,

最近不禁開始反思,是什麼讓我在已經很滿的行程中,

還要繼續投入這麼多心力在研究這些事情,

想了想,或許出發點還是回到自己身上吧!

心理師法行動聯盟LOGO.jpg  

在一次因緣際會底下,開始與台大哲學系的學生接觸,

應邀去做一回心理師業務與下修法的宣導演講,

這次的經驗讓我深深感到震撼,

臨床的學弟妹們紛紛提出了許多論述與思考,

在短短兩小時裡頭,有了一場相當精采的對話,

那個時候,其實我對於整個法案還沒有這麼熟悉,

因此那次只是抱持著讓民眾與學弟妹們更認識諮商心理師的心態去的,

然而也因為這次的參與,讓我看見了以前沒有經驗過的世界,

回去之後,深深震撼著、沈澱著,

然後好像有一股動力,開始將我推往這個方向,

驅使著我將法案的細節一一釐清,

好醞釀接下來這個週三晚上要主講的第三場演講,

由於在反下修的行動中,臨床的伙伴相當積極,

因此我接觸到的許多伙伴都是臨床出身的,

透過這樣的機會,我才慢慢認識了原本應該親如手足的另外一個專業。

 

 

然後,在上個週六我參加了太陽花學運的精神心理照護研討會,

聆聽精神科醫師與臨床心理師們分享進入立法院內服務的經驗,

這個聆聽再度深深震撼著我:

原來,精神科醫師比我想像中得還開放,

原來,還有這些切入的角度,

原來,面對這次服務模式的轉移,還可以有這麼多思考點,

越來越覺得在參與這些行動的過程中,

表面上我是在給出,(進行演講、論述......)實際上是在接受,

又或者該說,這是一種雙向流動的過程,

而在這個過程裡,我與不同領域的人開始有了交流、有了學習。

10154396_695410617167915_8350744277785780222_n.jpg  

所以說,我覺得驅使自己的那股動力,大概是求知慾吧?

同時也是我對於這個世界的好奇,

在成長過程中,我始終對於各式各樣不同的人事物充滿好奇,

於是會不自覺的跨越原本專業領域的邊界,進入到其他領域的世界裡,

然後在衝擊中,逐漸反思、沈澱,並產生下一回合的行動。

 

 

其實我想說的是,一旦投入社會運動,看似必然會有立場,

有些伙伴因為擔心會與立場相反的朋友起衝突,而選擇旁觀,

又或者覺得自己的力量終究敵不過國家機器的宰制,而選擇放棄,

但其實我好像始終不是帶著要來「改變世界」的使命感參與其中的,

自始至終,我只是透過行動與論述,不斷釐清自己的思緒,

然後嘗試讓自己的理解力,可以更深入其他不同的領域裡,

因為如此,收穫最多的,終究也是自己。

 

 

其實我想說的是,對旁人的冷漠,會不會更可能是對自己冷漠呢?

人與人之間實際上是如此緊密相連,表面上關切別人,終究也是在關心自己啊!

其實我想說的是,關心這些社會議題,或許重點不在於一定要捍衛什麼,

而是透過這個歷程藉假修真,讓自己更靠近自己一點點吧?

 

(圖片取自心理師法修法案行動小組,

其中有兩隻手的圖案LOGO版權為設計師Amber所有)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