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猿掛印,重在回頭」是王家衛知名電影<一代宗師>的台詞,

這句話,是拳術宗師宮保田,面對首席弟子馬三的一番告誡,

表面講得是功夫,實際上談的是武林哲學,也是人生哲理,

用我的話來說,我想宮保田想對弟子告誡的是:

「天下之大,人外有人,真正的武功,不在外表之強悍,而在內心之修練」

這句話用在心理與心靈工作者的身上,我想也頗為合適,

我自己逐漸從心理專業的場域,跨越到靈性領域,

一路上結交了許多靈性圈子的好伙伴,卻也看見一些有待商榷的現象,

甚至於我自己也發生過幾次靈性追尋上的危機,跌入陷阱裡,

接續著上一篇文章中所提及的心理專業與靈性專業之差異,

在這篇文章中,我想分享的是心理專業如何補足靈性專業之盲點。

imagesCAL8M182.jpg  

首先我覺得在靈性工作的場域,缺乏更細緻的療癒觀,

對於靈性工作,在西方社會裡其實已經與心理學有所結合,

甚至試圖從量子力學及實證科學中,獲得更豐富的資料,

用以佐證各種靈性法則,(當然是否能經得起考驗又是另一回事)

然而在台灣社會裡的靈性工作者,

基本上以實用為主,較少思考要建立一套療癒觀,

同時也較少去探究療癒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又或者是,直接撿取各種療癒途徑中現成的解釋,如占星、塔羅等運作架構來使用。

我個人覺得這麼做有很高的風險,當工作者對於自己採取的療癒途徑不夠瞭解時,

難以對過程當中可能產生的危害負起責任,

雖然靈性工作並未被納入醫療行為的體系,不受法律約束,

然而多數的介入實質上與醫療行為沒有太大的不同,操作不當,都有其風險存在。

(所以我認為這些工作應該是要立法來管理才對)

 

 

對於這部分的考量,多數靈性工作者會認為「只要依循內在指引,就不會出錯」,

又或者是「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就算是錯誤也可以是種學習,

這兩句話基本上都沒錯,卻有其盲點。

關於內在指引,在靈性領域有很多種說法:高靈訊息、內在智慧、直覺....等,

裡頭都有一個共通的重點在於,這些直覺來自於一個純淨的源頭,

這個概念有點接近心理工作者在講的內在清明覺知,

談到覺察,多數心理工作者都清楚,這是個相當困難的功課,

許多時候我們內心的「直覺」其實只不過是投射、潛意識的雜念,

以靈性工作者的概念,便是所謂的「小我」所偽裝出來的訊息,

(小我可看成是個人意志的展現,接近於心理學中所談的自我的概念)

就我所接觸與瞭解到的各種靈性訓練中,幾乎沒有一項是針對內在覺察做訓練的,

即使有,也不太有系統化及足夠時間的訓練,

因此在靈性工作的實務現場中,僅能依循著每個人的人生修為來確保服務品質,

面對近乎於醫療行為的種種靈性服務,這的確是讓我感到不妥的部分,

至於「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當危害過於嚴重時,我想也很難用來當作推卸的藉口,

因此我覺得對靈性工作者來說,接受基礎的諮商訓練有其必要,

如此我們在投入工作時,才能明確區辨當下的感受究竟是一種投射或個人慾望,

還是的確真為當事人真實的狀態。

未命名.png  

其次無論是心理諮商、醫療問診或靈性工作,很大一塊療癒因子在於「關係」,

然而在靈性工作者的訓練中,缺乏基本關係建立與同理心的訓練。

我自己認識的幾位靈性伙伴便曾坦承,自己在靈性療癒的操作技巧上有基礎的素養,

然而對於如何與當事人建立初步的互信關係,以及如何適切地將觀察到的現象回應給對方,

他自己是深深感到不足的,

我自己也曾經接受過一些靈性療癒,療癒師本身的專業度頗高,回應卻讓我很不舒服,

不僅有種專業的高傲,更有種將我當成待處理的「污物」的感覺,

我想這塊會是心理專業可以補齊不足的地方:

面對一個活生生的人,工作者不僅需要具備療癒的技巧,更需要懂得如何感同身受與適當回應,

這一塊,恰巧是心理專業的強項,因為在每位心理師(尤其是諮商)的養成背景裡,

同理心與如何回應,是最基本、也花最久時間訓練的一環。

 

 

此外,多數的靈性工作者雖然同意療癒不等於將問題根除,

還是需要仰賴當事人的努力,才能使轉化持續發生,

然而由於多數的靈性工作以一次為原則,

即使進行數次,也很少會與當事人做頭腦意識層次的覺察與探索,

這導致一個現象:理想上當事人接受療癒之後,由於在靈性層次上產生改變,

應該可以恢復到自行面對困境的程度,

同時因為受到了這些療癒途徑的支持,往後遇到類似情境時,能夠更迅速的穿越,

然而實際上由於少了內在覺察的過程,許多時候效果並不明顯,

因此多數的靈性工作,最後所能產生的實質效益,未必比心理專業所帶來的大,

因為心理工作雖然進展緩慢,卻夠踏實,產生出來的力量具有較高的持久力,

這是另外一個靈性工作者需要接受心理專業訓練的理由,

透過心理專業的訓練,結合到原本的靈性工作中,將能發揮更紮實的效果。

1149_131209135925_1.jpg  

最後一點則是關於收費的高低,我無法自認清高的來論斷怎麼收才合理,

我想分享的是對於這件事情,自己的思考脈絡。

雖然心理專業在西方社會裡原本就是服務於中產階級,價格自然不會太低,

然而其收費的確有其專業上的依據,同時心理師也能夠對於自身專業有足夠的說明,

從倫理規範、進行流程、專業評估等都能做到一定程度的回應,

同時針對收費,縱然實務現場中並無硬性規定,但多半已經有了一定的行情可依循,

然而在靈性工作的場域,價錢的制訂來自於「直覺」,以及「對能量平衡的感覺」。

依照神秘學的觀點,金幣的確屬於土元素,是一種能量流,因此可與各種服務進行平衡,

然而我想多數人較少思考到的是,金錢是一種抽象的概念,而非穩定不變的物質,

一塊錢的價值,會受到國家、地域性經濟波動以及擁有者的財產而變化:

美金與台幣的一塊錢實際價值不等,

富人與窮人所擁有的一塊錢的相對價值不等,

今年與明年的一塊錢,價值也不等,(因為會有通貨膨脹)

在這種情況之下,所謂的平衡到底是如何發生的?

又該如何謹慎的思考,自己收費的合理性?

我始終信任宇宙天地之間會有一股神聖秩序,維繫著所有能量的平衡,

然而在收費牽涉到生存,牽涉到交易行為,

而這些收費,將會影響到接受者的權益。

 

 

除此之外,在靈性圈子裡很流行豐盛的概念,

然而新時代思維與台灣流行的多數靈性工作,

不僅都是從西方來的,而且多半是歐美社會,也就是所謂的資本主義社會,

在美國一直有個被人詬病的習慣是刷卡消費,也就是預支金錢,

信用卡制度基本上有很深厚的資本主義思維:鼓勵消費,

因此我很難不把追求豐盛與金錢的概念,與資本主義想在一起,

當我們以「豐盛」的名義收取高額的金錢,

或是誤把吸引力法則的重點放在如何過得更舒適的生活時,

很容易掉入資本主義的思維模式:要更多,

這一切的種種將會面臨到與心理工作一樣的關鍵提問:

我們究竟想服務誰?究竟是誰需要我們的服務?

真正需要服務的對象,都能真的來到我們面前嗎?還是被價格給擋在門外?

 

 

如果我們認同每個人都有靈性,(或靈魂)

是否意味著我們原則上接受每個人都有靈性(或靈魂)上的需求?

如果是這樣,只有那些付得起高價的權貴或中產階級,才能來接受這些充滿美好氣氛的療癒時,

我們真的是在給出服務嗎?又或者是,成為資本主義社會底下另外一種榨取金錢的幫兇?

當西方社會已經將心理工作納入健保體系,台灣也開始在試圖將心理資源引入弱勢族群的時候,

身為一個講求光與愛,以及期待自己能將美好傳遞給人們的靈性工作者,

我想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當然在價格的部分,有許多深刻影響其中的脈絡,但這又是另外一篇文章又提的了)

 

 

其實我想說的是,靈性工作有其珍貴的地方,

卻未必有我們自己所宣稱的那麼全能或美好,

靈性工作與世界上任何一份工作一樣,都離不開具有肉身的物質層次,

以及由人所組成的社會層次與政治經濟層面,

而這些卻往往是靈性工作者最避諱談論或不甚熟悉的場域,

在療癒人們的靈魂之前,或許我們得先通過現世物質的重重考驗,

並且透過種種修練將人性中的議題清理乾淨,才有辦法真的好好來看看,

在我們的靈魂層次,發生了什麼事情?

 

(圖片取自網路)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