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整合身心靈取向的諮商心理師, 深信文字具有力量,而每個人都擁有自身生命的解答,期待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心靈圖卡、催眠、家族系統排列與蛻變遊戲是我所熟悉的探索工具,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廣告贊助

最近很大量的與心理工作者的伙伴們對話著,

在這當中有諮商心理師,也有臨床心理師,

或是正在朝著這條路的學弟妹們,

過程中討論到一塊我很有感覺,也一直很想分享出去的領域:身心靈工作者,

(嚴格來說我覺得應該稱為靈性工作者)

就像是諮商與臨床之間,一直因為歷史因素而有著糾結的情緒,

心理專業與所謂的靈性專業之間,更有著複雜難解的脈絡與情結,

打從碩班時期,我就持續關注著命理與靈性專業的訊息,

在這過程當中很幸運的與許多很棒的伙伴有過對話,

直到現在自己也慢慢將靈性專業整合到自己的工作裡,

對於這兩個看似相近,實際上有很大不同的專業領域,

我想分享自己所觀察到的現象與心得。

aae51ccfc33e5889.jpg  

靈性工作者與心理工作者,表面上都在講「助人」,

或是嘗試運用各種方式陪伴人們穿越種種生命課題,

然而裡頭最核心的哲學其實完全是兩回事:

投入靈性療癒的工作者認為儘可能將自己「清空」,

避免主觀意識的詮釋與判斷產生干擾,才可能讓宇宙天地間的能量進入自己的心靈場域,

對靈性工作者來說,「神」--這邊指的不是宗教裡的神明,

而是宇宙天地冥冥中存在著的一股神聖秩序與能量場,

才是療癒真正能夠發生的關鍵,

靈性工作者本身只是一種能量的管道,

這點與心理工作者要不斷充實自身的專業知能來發揮治療功效,有很大的不同。

 

 

我最喜歡使用的比喻是這樣的:

如果今天工作者與當事人是兩個杯子,

心理工作者會不斷讓自己這個杯子變深變廣,以求裝入最大的水量,

如此一來,才能有更多水注入當事人的杯子,

並運自己這股水的力量,陪伴當事人的杯子變深變廣,

所以對心理工作者來說,投入專業工作很累,

因為我們自己也需要有水,都倒給當事人,我們就面臨專業耗竭的處境,

而且對我們來說,這些水是有限的。

靈性工作者則相反,我們不斷的讓自己的杯子保持在空的狀態,

(或者可以說,讓杯子保持乾淨)

因為真正的水來自於自來水廠(宇宙天地的能量,之後一律簡稱為神),

既然有如此源源不絕的水可以使用,何必先將自己裝滿?

我們只需要設法保持自己與水廠之間的水管是乾淨的,

然後在療癒的過程中,把管子也接到當事人的杯子裡,

如此一來,自來水廠的水就會先自然地流入我們的杯子,然後一路繼續流向當事人,

在過程中不僅當事人獲得療癒,我們自己也獲得療癒,

如果在療癒過程中我們已經先將自己的杯子填滿,

那麼自來水廠的水就無法流進來,連帶地也影響了當事人所接受到的能量,反而不利。

 

 

基於這種哲學觀的差異,心理工作者與靈性工作者便發展出各自迥異的療癒面向。

female,sun,sunlight,inspiration,sunshine,makes,me,happy,girls-2225691b4c90ec45418d2ed8290ef0a1_h_large.jpg  

首先,心理工作者強調專業理論的建構,因為唯有充實專業理論,

我們才能夠透過理論對當事人進行理解甚至是詮釋,

即使是後現代的的諮商取向,依然有其理論哲學,只是框架變少,但仍存在。

靈性工作者則拋棄理論,強調直覺與「心」的力量,

我們認為理論與人心之間,隔著一段不短的距離,

透過理論建構出來的,是有限度的「概念」,而非人的全貌。

當我們還是孩童,尚未受到社會價值污染時,幾乎全都擁有敏銳的直覺,

我們很能夠穿越表層,看見世界底下真正的樣貌,這都仰賴直覺與心的運作,

因此,靈性工作者會不斷訓練自己的直覺,以求對於當下的現象場有最真實的感知,

其中除了心理工作者感知到的五官及語言訊息,更重要的是能量場的資訊,

我們可以稱之為靈魂、氣場、能量場.....無論如何稱呼,這都是一種很直觀的場域。

 

 

其次是心理工作者的運作模式高度的情境脈絡化,

雖然諮商理論給人一種過度空泛的感覺,但至少還可以與生活經驗結合,

臨床的訓練就更加嚴謹了,需要能提出科學實證才行,

心理工作者雖然面對的是「心理」這個抽象的場域,但卻很少完全脫離生活脈絡,

相反地我們會不斷收集種種的生活細節,由此丟回專業理論的模式中去運作,

以此為基礎發展出各種介入方式與概念化。

然而靈性工作者卻幾乎是去脈絡化的,因為當過度講求細節時,將會啟動意識層面,

意識層面一旦過度掌握了療癒的過程,就很難繼續維持內心的「純淨」,

也就是杯子開始進水(自己從別的地方找來的水,或是本來就存在的老舊水流)

如此一來療癒將受到干擾,這會是靈性工作者試圖避免的事情,

因此當心理工作者試圖用線性模式來與當事人工作時,

靈性工作者卻試圖以網狀的方式與當事人互動,

要能夠全面性的探索一件事,卻又不過度使理智運作,唯一的選擇就是去脈絡化,

還原到某種抽象的概念或原則。

除此之外,許多靈性工作者所依循的模式都與能量場有關,

(能量看起來抽象,其實可以想像成中醫講的氣)

在這個層面上運作的技巧,多半都不是以結構性的語言對話來進行,

自然也很難產生脈絡化的理解。

 

 

上述幾種差異,最後塑造出心理專業與靈性專業之間最大的歧異:

心理工作者因為是以人來工作,而且較停留在意識層面,

因此會很在意科學實證的支持,

靈性工作者則認為只要有效,不需講求實證研究,

甚至認為心理工作者的取向過度狹隘,無法洞悉全人的真實樣貌,

而將人心切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支離破碎。

 

 

就像是我之前曾經分享過,在學校系統中輔導老師與一般老師之間的差別,

並非真正存在著優劣之分,而是訓練不同,思維不同,所以作法不同,

我認為心理專業跟靈性專業都只看到了全人面向中的一部份,

前者注重的是心理與社會層面,後者則看重生命與靈魂層面,

即使是所謂的身心靈工作者,實際上多半也只看重其中的幾個區塊,

因為要對人的生理、心理與靈性層面進行全面性的理解,實際上相當困難,

培訓起來不僅耗費時間,更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錢跟心力,

無論是哪一種專業人員,大概都要以「十年」為基本單位來進行修練,

在此之前,若能彼此合作,反而能增加對當事人的妥善照顧。

Hooray!.jpg  

對我來說,受了十幾年的心理專業後,從自己接受諮商與做個案的經驗出發來看,

心理專業最棒的地方在於:過程中陪伴當事人所建構出來的力量,都是當事人自己的,

雖然在短期內,我們會與當事人一同經歷到停滯不前甚至是往後退的狀況,

然而當進行到一個點之後,當事人會慢慢長出力量,並對自己的生命有更深的理解,

這些理解將會持續陪著當事人,在諮商結束後繼續往前走,

然而這樣的過程的確有點曠日廢時,而且心理專業原本是設計服務西方中產與權貴階級的服務,

因此在台灣社會中,心理服務始終很難真正落實到民間層級,

加上強調高度的結構化與身心界現,也顯得有點不親民。

然而反過來說,靈性工作者由於缺乏結構化的訓練,

因此在實務工作上,我觀察到的是有時會缺乏關係建立的技巧與基本態度,

甚至是顯得有點缺乏同理心,

除此之外,由於靈性工作者往往是帶領著當事人直接穿越生命課題,

在過程中並未進入頭腦意識層面的討論,

這也可能造成當事人當下有迅速的轉化,

但回到生活中卻因為原本的心理模式沒有調整,而逐漸退回原本狀態的現象,

甚至於現在部分靈性工作者表面上講求光與愛的追尋,

實際上卻與資本主義靠攏,以療癒、豐盛之名行斂財之實,這些都是值得留意的部分。

116821cosmic13.jpg  

其實我想說的是,身為一位行者,走過許多領域,

我看到太多原本可以攜手合作,最後卻自相殘殺的情形,

就像是在小說分歧者三部曲中,男主角在一路逃出飽受控制的城市,

一心以為來到自由之邦,最後卻發現內亂、革命、權控是人性中的一部份,

只要有人,就會有戰爭,只不過戰鬥的雙方與戰場有所更換罷了。

這是我十幾年來很深很深的感覺:也許是台灣地狹人稠,資源有限,

我們一直一直在相互爭奪著有限的資源,設法讓自己活下去,

於是原本良善的發心,最後卻沈入黑暗的深淵。

在許多時候,我期許自己能抱持著比較中立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情的發生,試圖想出解決之道,

然而到頭來,我想我也無法做得比較高明,

甚至於有時候一不小心,也被捲入了這股暗流裡,無法自拔。

透過這樣的書寫,持續辨識著自己的位置,也試圖把各種不同專業的脈絡理清楚,

然後,重新回到自己身上,選擇適切的工作模式。

 

 

最後我想說的是,或許靈性工作者最需要的是接受更結構性的理論訓練,

以及與人工作的基本態度養成,

然而心理工作者也需要培養更遼闊的心胸,勇於嘗試自己原先並不了解的事物,

畢竟這不就是科學最基本的精神: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嗎?

當不同專業之間有更深的理解時,也許有一天,

我們可以真正站在服務對象的角度來思考事情,而非只將心力放在爭奪資源上,

這是一個有點浪漫而天真的理想,但我是如此期許自己的。

 

(圖片取自網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群
  • 謝謝你的分享!~解釋了我好大的疑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