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完隱喻故事「冥土與大樹」之後,

(詳細內容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6602935

我在工作坊裡分享了與父母親和解的故事,但總覺得說得不是很完整,

於是仔細觀察自己一路以來的心境變化,

到了最近,才有比較深刻的體會:

唯有先當自己夠好的父母,才有可能對父母親有真正的感恩,

對於像我這種在成長過程中很難獲得父母情感支持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images.jpg  

昨天晚上我與好友在台大校園散步談心,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很晚,

當口袋的手機響起時,才驚覺已經快要十一點了,

這通電話必然是家中打來催促我回家,

接起電話後,先是傳來父親的聲音:「你人在哪裡?」

若是兩三年前的我,大概會氣急敗壞或焦慮不已的解釋,

語帶防衛,甚至是想先發制人的大小聲,

昨天晚上我只是用有點慵懶的語氣解釋自己還在台大,

然後跟母親保證明天一定會早起,以免破壞她安排好的行程,

掛上電話,我淡淡的笑著對朋友說:「嗯,以前的我大概辦不到。」

是啊,換成是幾年前的我想必辦不到,

面對著容易高度焦慮的母親,我從小就不知道該怎麼跟他互動,

因為不管我怎麼保證自己會準確執行被要求的事情,她總是不放心,

(當然有時候我表現的確有點差強人意......也不能都把責任推卸到她身上)

而當她缺乏安全感時,不管我做什麼都無法讓她平靜下來,

所以對於家裡,對於母親,我儘量採取疏遠的方法,

如果不如此,我實在很難有一個比較清明跟平靜的生活品質。

images3.jpg  

直到這一兩年,我開始比較有一點力氣,

可以在狀態好的時候,多靠近母親一點點,

但這個一點點,其實也不太多,頂多是可以多一點的家族聚餐,

頂多是願意偶爾買點花、寫張卡片送她,或是幫忙做一點點舉手之勞的事情,

這些「小事」,差不多就是我能付出的極限了,

因為大半的力氣我都花在涵容她捉摸不定的情緒上了。

雖說如此,能開始接住母親的情緒,我想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在我眼中她是個沒有被愛夠的孩子,沒有被我的外公外婆疼愛夠,卻又要不斷付出愛,

所以我可以理解,也很能感同身受她這股情緒是怎麼來的,因為我自己也走過這一段,

我儘可能地提醒自己這一點,然後在她表現出無理取鬧的樣子時,用平靜的心來回應,

我在想,或許在母親這一輩子裡,不管我如何努力,都只能做到這樣而已。

images2.jpg  

回過頭來說,能夠開始長出承接的能力,始於能接住自己,

花費了漫長的歲月在人生路上跌跌撞撞,尋找著可以拯救自己的人之後,

在自我敘說的論文裡,終於發現原來只有自己才能負起照顧自己的責任,

很感恩在最近這三四年裡,身旁有一群能夠耐心聽我講話、不批判、不隨便給建議的朋友們,

從他們身上我得到很多很多的愛,讓內在孩童得以成長,

然而我也知道,內在孩童之所以慢慢能成長,

是因為打從論文快完成之際,我就決定當自己夠好的父母,

同時,我決定在能夠好好照顧自己之前,當個「自私」的人,

不再那麼關注周遭他人的需求,只專注在自己的需求上,

我曾經一度害怕這樣的「自私」,會令自己變成一個冷漠殘酷的人,

直到後來我親身經驗到,原來,當我自己都沒辦法好好活著時,

根本沒有力氣好好的承接周遭他人的心情與需求,

於是我深深地、深深地回到自己身上,專注地傾聽內在孩童的需要,

同時,也成為一個敢於向朋友求助的人,

走過這一遭之後,現在的我,才慢慢真正地能夠承接身旁人們的需求,

這些人裡頭,包括我的父母。

images1.jpg  

其實我心知肚明,對於我的「付出」,父母親是很不滿意的,

比起其他同年紀的人來說,我的表現也真的很不出色,

然而我明白,如此一步一腳印的,靠近父母親,

是現在的我所能做的,唯一辦法,而我願意持續去做。

關於感恩父母親這件事,我想說的是能夠用各種行動來報答父母恩情的人,很幸福,

這表示不管父母親是否提供了足夠的愛,至少他們能從環境中獲得足夠的滋養,

因為愛人的能力,需要建立在接受過足夠的愛的基礎之上,

至於還沒辦法用行動表示感恩的人們,我深深相信,

只要不放棄愛自己這件事,終有一天我們會長出足夠的力量,回過頭來承接父母的情感。

 

(圖片取自網路)

,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