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在因緣際會的情況下,我受邀至台大進行一場宣導,

主題是關於心理師的業務內容,以及關於心理師法下修的影響及衝擊,

雖然這是無報酬的活動,當我知道的時候,立刻就跟主辦人聯絡,

因為,我真的很想知道,學弟妹們怎麼理解心理師的工作場域?

我更好奇的是,非本科系的民眾,究竟如何看待心理師的工作?

更重要的是,我也需要透過這個對話的機會,慢慢釐清自己的思緒,

很棒的是,還有另外一位臨床心理師的學長一同進行分享與對話,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近距離理解臨床心理師這個專業好兄弟的機會。

20121207104540755.jpg  

短短兩小時半左右的對話與交流,大家都拋出很多深刻的省思與提問,

讓我深深感到震撼,

我的第一個感覺是,自己對於臨床專業的理解好少,

而這連帶影響到我思考心理師法下修的深度與廣度,

若非碩班進行過一篇關於健保制度的研究,

我可能不會思考到下修案中存在著一條很清晰的脈絡:健保給付與心理師工作之間的關連。

(心理師在醫院裡是最無法替醫院賺取健保點數的角色,也因此很難受到重視,

如果資格下修,對醫院來說將會是個精簡人力成本大利多)

其次我感受到的是,諮商心理師對於社會議題反應的速度,還不夠快,

在學運的時候,諮商心理師是最慢有所行動的單位,

而今天早上的這場活動裡,幾乎全都是臨床領域的學弟妹來參加,

也因此許多論述的脈絡,是以臨床心理師的角度在思考的,

關於諮商心理師的部分,相較之下自然就比較少。

最後我與在場伙伴都有一個深刻的體會是:

這場下修案,在專業領域中關注的人很多,但民眾卻比較沒有感受,

因為對多數社會民眾來說,心理師三個字,距離生活太遙遠,

對於一個幾乎不會在生活中使用到的資源,人們自然不會想到要站出來發聲。

 

 

我今天在會場中分享了一點個人的想法:

想要讓民眾更瞭解心理師的業務,相較於臨床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其實是最有條件,也最有位置的,

我們不僅在學校場域工作,也有更多的機會能夠走入社會場域,

因為相較於臨床心理師是與「病人」工作,

諮商心理師所面對的,多半是還不到精神疾病的「人」,

只要是與人有關的種種議題,都是我們能以專業角度提供服務與宣導的主題,

然而,受限於校園的訓練,我們傾向於以深度心理工作的角度來思考事情,

在面對社會議題時,也還不太習慣拿掉諮商室這個框框,嘗試用更廣的角度來思考與面對,

這真的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除此之外,我們太習慣用專業術語來呈現自己的專業,

卻忽略了心理諮商並非台灣本土的文化,

在與民眾對話時,需要用更在地化的語言,來回應民眾們所拋出來的種種需求,

如何用一般老百姓聽得懂的方式來說明自己的專業,

才能突破「我知道心理師很專業,但我不知道心理師可以幹嘛,

可以提供我什麼幫助」的困境。

1-100301150611.jpg  

說了這麼多,我其實想說的是,直到今天為止,

我才發現自己有多麼活在專業建構起來的高牆裡,而不自知,

縱然習慣於跟系統合作,跟不同領域的人對話,

但,我還是很習慣於用傳統諮商的角度來思考事情。

然而心理師法下修案,實際上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專業議題,

他是一個社會議題,也是一個政治議題,更是一個常民生活的議題,

如果我聽不到民眾對於心理師其實一知半解,

如果我不理解心理師的種種工作內涵與倫理議題其實有經濟學與政治哲學的脈絡,

我只會感受到,下修案很糟糕,不僅踐踏了民眾的心理衛生,也剝削了心理師的權益,

然而回到真實發生的社會場域裡,除了心理師自己,有多少人是這樣看的?

如果我與民眾及上位者所看到的,根本是兩個世界,

那麼我又怎麼有可能成功開啟對話空間,去溝通下修案的種種呢?

 

 

其實我想說的是,在方才的書寫中,感受到一股很龐大的焦慮,

這個焦慮可能與生存有關,可能與關心人民的心理衛生有關,

可能與對政府不公義感到憤怒有關,

然而,就像是今天最後無緣與與會伙伴們分享的,

越沈重的議題,越需要用輕鬆平穩的心情來面對,

諮商心理師在這個議題中,其實具有很多有利的優勢:

能充分自我反思的能力、對於複雜議題能逐條釐清脈絡的能力、

服務場域得以與廣大社會接軌的位置、對於不同立場的人們能夠抱持同理的能力,

這些優勢若能善加發揮,將能匯聚出很龐大的力量,

也能在是否下修的二元陷阱中,找到一條適合的出路。

這不也是我們天天在陪伴當事人所做的嗎?

穿越表面的議題,看見種種外在行為底下的核心關鍵,

於是能從矛盾的拉扯中離開,進而重新做出適切的選擇。

333px-As08-16-2593.jpg  

諮商室其實並不侷限在那個小小的室內而已,

放眼望去,整個社會場域,就是一個巨大的諮商室,

我們所接觸到的人們,都可以是潛在接受服務與對話的伙伴,

在漫長專業訓練中所磨練出來的各種能力,正是我們行走於社會場域的本錢,

諮商訓練帶給我們最寶貴的正是這種,不僅可用於專業領域,

更能用於生活場域的,自用送人兩相宜的種種本領:同理心、概念化、溝通協調......

廣大的世界,或許就是我們的諮商室,我們不是一群坐在高牆裡的專業人員而已,

而是攜帶著專業能力,擁有各自生活、呼吸心跳的人類,

我想,或許這一連串的社會議題,恰好在提醒著我們:

該走出諮商室,讓民眾更瞭解我們的時刻了。

 

 

P.s在今天的討論結束後,我覺得有幾個重點是值得接下來仔細思考的:

1.用什麼方式讓民眾們意識到,心理師法下修將帶來的衝擊

2.在未來的歲月裡,要如何制訂出一個更完善的心理師養成制度

3.該如何行動,讓民眾更理解心理師在做什麼

4.在專業場域中,如何增進諮商與臨床專業之間的相互理解與溝通,攜手合作而非各自運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