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撰寫了「守護心希望--心理師法下修案,究竟該怎麼辦?」一文後,

在FB上引發了許許多多的討論,

有鼓吹市場機制的,有控訴剝削勞方的,

有些伙伴開始表達出自己的擔憂,以及對於心理師制度的省思,

一瞬間,我忽然有種感覺:這些都是我的一部份,

外在的分裂,只是凸顯了我內心的分裂。

 

 

我明白,光是專注於個人內在的修持,

是無法因此而脫離集體共業結構的,對於正在破碎的社會,也無助益,

所以,我願意持續的進入集體社會場域,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情。

然而反過來說,我也發現,當自己不夠清明的時候,

原本帶著善意的行動,往往引發更多對立衝突,

而失去了當初投入行動時的純淨與初衷,

反而讓衝突與斷裂持續發生。

images (3).jpg  

其實我想說的是,既然外在世界的對立如此之深,

我想,在自己身上必然也有著這樣的陰影:

站在既得利益者的立場上,剝削著無法握有同等權力的人們,

對於被壓迫、被剝削,隱隱的感到憤怒與無力,

對於不斷要被拋入競爭與比較的情境中,感到焦慮,

對於無法以純淨的心守護人們的自己,感到失落與心寒,

對於僵固的體制,有種渴望以暴力衝破束縛、血流成河的憤怒,

對於他人投射出來的衝撞能量,本能感到畏縮與害怕......

再往下覺察,或許還有許許多多層的陰影存在,

眾人的聲音,其實就是我的聲音,

在我在論述對於心理師法下修案的看法時,

需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與站在對立面的伙伴們,

在靈魂的本質上,或許並不真的有什麼不同,

我溫暖,也冷酷,我博愛,也自私,

我柔和,也暴力,我勇敢,也恐懼,

我堅強,也脆弱,我平和,也焦慮,

我一直一直想起電影諾亞方舟的場景,

當諾亞站在該隱的土地上,眼睜睜看著血流成河的場景發生,

並發現自己正站在血海中央時,驚覺自己內心原來也有醜惡一面時的震驚,

然後,對自己失望,對一切絕望,對世界與自己,都想要放棄。

 

 

我感受到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有很多委屈、悲傷與憤怒,

因為在我心中,也有好多好多這樣的感覺,

我覺得人們有好多好多的無力,因為我也深深感到無力,

人們的感受,都是我內在縮影所放大百倍的結果,

我想,在這艱難的時刻,我需要很有力量,

這個力量足以抵禦住外界的衝擊,呵護內心柔軟的純淨,

但我更需要有智慧,一一回到內心去覺察,還有哪些陰影需要穿越,

然後帶著純淨的心投入行動,

或許我最需要的是慈悲,對於一切的冷漠與殘酷有所理解,

然後,才能將光,帶入斷裂與黑暗之處。

images (4).jpg  

其實我想說的是,自己能做的不多,

在外在世界,只能嘗試在自己的位置上做一點點事情,

然而在內在世界裡,我有很多的功課可以修持,

當內在清明了堅定了,或許,就能轉化出外部的行動來。

我始終期許自己能當個像是美國隊長一樣的人,

有力量,但善良、純淨,並且永不放棄以良善的方式達到目的,

我一直一直記得在第二集中,最後他面對酷寒戰士時的反應,

他拋下盾牌,放棄了生死決鬥,然後說:

「動手吧,因為我會陪你到最後。」

在表面無謂的投降背後,我看見的是他對人性深深的相信:

當我們願意面對自己與他人的黑暗時,光芒將會從中湧現,

我是如此深深相信著的,縱然表面上看不到,但我相信這份光芒始終存在。

 

(圖片取自網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