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緣際會開始有一些伙伴前來預約我的個別療癒服務,

也有不少伙伴開始來接受我的個別督導服務,

一些工作坊也陸陸續續開著,

心中有著很特別的感覺:表面上好像我是給出服務的人,

實際上我好像也是接受療癒的人,

每個來到面前的伙伴,都像是我內在的一面鏡子,

照映出內在最深沈的恐懼與陰影,

當我願意回到內心深處凝視這道暗影時,就能與伙伴一同穿越其中。

a03-1.jpg  

正如同榮格所說的,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緊密相連,

我感受到這世界的裡外隔閡似乎正逐漸在消融,

在過去,我可以很清楚知道這是我的投射,或是他人的議題,

然而在這一年裡頭,這兩者之間的界線似乎越來越模糊了,

有時候,一件事情既是我的投射,也恰巧是他人的內在議題,

我們只是一起來共振出某個現象,然後共同來療癒彼此的創傷,

對我來說,越來越清楚的感受到,

是的,我有很豐富的專業訓練,

是的,我有非常多元的療癒方式可以給出,

然而,在這趟生命旅途當中,我僅是一位行者,

在他人的生命道途中,我僅是一名陪伴者,

在每一場療癒的過程中,我們都是來相互陪伴的,

縱然在二元對立的世界裡,在這一片虛幻的表象中,

我具有「老師」、「諮商師」、「療癒者」的身份,

然而往更內在深處走去,我與前來找我的伙伴,並無不同。

 

 

「我們彼此並無不同」對我來說,是很深刻而重要的提醒,

在塔羅流年「教皇」即將結束的這個階段,

透過外界大大小小的事件,我發現自己逐漸進入「握有權力」的位置,

有越來越多人叫我老師,或是認定我在專業領域中具有某種權威的位置,

說真的,這讓我有些恐懼,恐懼自己會在戴上權力的魔戒之後,

喪失靈魂的純淨,遺忘了自己的光,

這件事我與朋友談了許多次,透過每次的說與辨識,

慢慢看見自己在表層的恐懼裡,是對權力的濫用,

實際上,最核心的恐懼是,我會為了「被看見」而受蒙蔽。

0.jpg  

雖然在最近這幾年的修練中,內在孩童的傷痛逐漸被撫平,

孤單、獨處、寂寞......已經不太能引發強烈情緒,

然而直到我開始站上握有權力的位置之後,

才又更深一層的看進內心深處,辨識出那個深怕被拋下的恐懼,

然後發現,原來我是如此渴望被愛與被看見,

因為那些表層的掙扎與渴望被療癒與穿越了,

於是自己又進入到下一個層次,當權力的外衣加身時,

這股深沈的渴望與恐懼,藉由這股強大的力量「還魂」了,

然後明白,或許有些恐懼是無論經過多久、無論通過多少療癒,都無法被放下的,

我只能依循著過往那條線,一路繼續徐徐前行,

持續的穿越無數道陰影,回到光中,

即使如此,這個歷程不會間斷,有多少次呼吸,就需要重複多少次,

我需要記得,不需要為此感到羞愧或丟臉,

有多少次呼吸,就重複多少次穿越,陪伴自己,從陰影,回到愛裡來。

images.jpg  

寫到這裡,忽然不怕了,不怕權力帶來的可能腐化,

力量本身並無好壞,端視使用者如何運用,

我並非全然信任自己有這份純淨之心,能夠將權力的陰暗面隔絕於生命之外,

而是信賴自己這幾年來從敘說中清晰梳理的脈絡,

能夠如同上面的文字一樣,徐徐將自己帶回本心,

而在我無法獨力完成時,身旁還有許多伙伴可以對話呢!

就像是魔戒遠征隊的責任不全落在佛羅多身上一樣,

是透過矮人、遊俠、精靈、巫師....等許許多多的伙伴共同完成的,

純淨之心必然會受到考驗,但我無須害怕。

 

 

寫到這裡,忽然更清楚的看到,

原來這些將我視為老師的人、視為專業權威的人,

都只是與我共同上演一齣戲:權力議題,

我們相互投射了自己內在的深沈渴望與恐懼,

因此在這廣大世界中結緣、共舞,

直到彼此再度穿越了陰影,回到光裡來。

 

 

有多少次呼吸,就會有多少次穿越,

只要記得回到自己的心上,就無所畏懼。

 

在4/26的下午,有一場「心動故事緣」的生命故事分享會,

邀請你/妳一起來說說自己的故事、聽聽別人的故事,

然後攜手共同穿越自己的陰影,回到愛裡來

活動詳情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4742575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