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過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清明掃墓節,

這個不一樣,似乎不是外在的改變,

而是內心某處有個地方,悄悄的鬆開了....

整個過程的發生看似自然,事後回想起來,

才發現原來,是平日一點一滴的小改變所造成的。

DSC_0795.JPG  

在成長經驗中,因為語言及地域的隔閡,

我跟父系家族的親戚們是很不熟的,

甚至於,在關係上是疏遠而斷裂的,

因為如此,每逢清明節,都是我最痛苦的時候。

父系家族這邊保留了祖先的傳統,採取土葬,

因此我們需要千里迢迢回到中部,真的是「掃墓」:

清除雜草、洗刷墓地、替土墳紮上新的墓紙.....

這幾年來雖然雜草的部分都已經找人事先處理好了,

只剩下其他的工作要進行,

但頂著大太陽做這些工作,

對於長期有皮膚過敏的我來說,還是一項折磨,

對爺爺奶奶的疏離感,以及掃墓這項繁重的工作,

都讓我對於父親堅持返鄉掃墓這件事,產生許多情緒。

 

 

然而,今年的狀況很特別,我似乎很早就接受了返鄉掃墓這件事,

一大早就跟著鬧鐘起床,跟著父親南下,

回到老家後,一邊用手機與工作伙伴們溝通行政事項,

一邊默默聽從長輩們的安排,

在身體上、心理上,對於掃墓這件事,好像沒那麼抗拒了......

到了掃墓現場,身體果然又持續的產生過敏反應,

不過這次我就是默默的承受著,然後進行手邊的工作,

不知為什麼,這次在爺爺奶奶的墓前,很自然的浮現一句話:

「希望你們,都平安」

是啊,平安,這不就是祖先們最需要的嗎?

讓他知道子孫都過得好,不需要擔心,可以放心展開下一場輪迴,

讓他知道,我過得很好,不要操心,我會用過得好來報答他們的恩情。

DSC_0797.JPG    

在電影大稻埕中,朱教授說了一句鏗鏘有力的話:

「沒有歷史,哪來的你啊?」

雖然我與爺爺奶奶、叔叔伯伯們不親近,

但沒有他們的支持,我的父親無法有今日的生活,

於是,自然而然我也就無法有今天的成就與豐盛,

不知怎的,在表面的關係疏離與斷裂底下,

我感受到一條無形的絲線牽引著,這條絲線傳遞著愛與血脈,

支持著我在宇宙天地之間立足,

我忽然覺得在這廣大的世界裡,自己是有「位置」的,

而不僅僅是一名漂泊流浪的旅者,

就好像是電影「挪亞方舟」裡,家族血脈的布條,

從人類始祖亞當傳至塞特,又由賽特傳承給他的子女,

最後這布條傳承給挪亞,並由他交接給自己的兒女們,

人類因此有了歷史,有了血脈,有了傳承.....

而我也在這一路相傳中,有屬於自己的位置。

 

 

 

很有趣的,當我內心對掃墓這件事情感到平靜時,

今年,伯伯與堂哥紛紛在掃墓時關心我的狀態,

「你這樣受得了嗎?」、「皮膚這樣會不會很不舒服?」

我只是笑笑的回答:「忍一下就好了」

真的,忍一下,有什麼關係呢?

比起整個家族給我的愛,皮膚幾個小時的不舒服,又有何妨?

寫到這裡,覺得內心很平靜,

我明白從斷裂走到和解,這條路,打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

有意識的走上這條和解與傳承之路,起源於我碩班進行的自我敘說論文,

從這篇論文開始,我赫然明白,原來離家,是為了回家,

原來斷裂,是為了走向和解,走回愛與光中,

我當初在論文中寫下:

想取回自主性,我得自己決定踏上和解的道路,

我決定無論爸媽改不改變,至少我需要改變。

現在,經過漫長的探索、追尋、解構與建構之後,

我終於重新認回自己身上所流動的血脈,

接受了這就是我所肩負的命運、我的道路,

DSC_0800.JPG  

 

過去長久以來的漂泊感,漸漸淡了,

 

相反地我知道,我的「家」就在自己身上、自己心裡,

 

無論距離多麼遙遠,我都與整個家族不曾分離,

 

因此,我與整個宇宙天地也不曾分離。

 

能夠有這樣的理解與和解,

是我從讀心諮所時撰寫自我敘說論文,

一路回顧從小到大的生命歷程開始的,

這個過程一直到了畢業後,始終未曾間斷,

於是終於有了這回清明節時的體悟與接納,

對於這趟「返家之旅」有興趣的伙伴,

或是想要經驗敘說、敘事對生命所帶來的轉化的伙伴,

歡迎閱讀以下訊息:

 

 

4/26「心動故事緣」自我敘說生命故事分享會:

曾經,我是一個對這世界、對旁人、對自己感到陌生,

因而被困在情緒當中,走不出去的孩子,

這股莫名的情緒與矛盾衝突伴隨著我持續長大,卻依然無解,

直到接觸了自我敘說、自由書寫這個陪伴方式,

直到開始接觸了敘事治療這個諮商取向,一切開始有了不同。

 

詳情請參考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4742575

, , , , ,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