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很感謝在寫了「我們一起來看看生活中有什麼大事」之後,

幾位伙伴相繼的提問,讓我對於諮商輔導工作有了更多省思,

其中有位伙伴提到,如果孩子的談話內容都繞著生活瑣事打轉,

這樣的晤談有效嗎?這樣的進展是可以的嗎?

接下來要分享的內容,是我自己對於晤談的認定與經驗,

不代表是標準答案,就當成是拋磚引玉,我們一起交流囉!

 

 

原則上,我不會讓孩子每週來真的都只是在談「生活瑣事」,

而會在適當的時機將話題帶入這些孩子的核心議題,

(至於如何評估孩子的核心議題,嗯,那又是另外一篇文章了XD)

同時,我深深相信在孩子分享的各種「瑣事」裡頭,

潛藏著許多幫助我瞭解他的線索。

未命名.png  

從開學第二週開始就陸續約談上學期尚未結案的孩子們,

通常見到面的第一句話都是:「寒假過得如何啊?」

孩子最喜歡說的答案通常是:「還好。」

我通常也會很自然的詢問:「喔,那你寒假都做了些什麼。」

有些孩子這時候就會滔滔不絕開始分享寒假做了些什麼,

這些孩子多半屬於老師眼中「問題沒這麼嚴重」的一群,

擁有較佳的復原力,自我覺察有時候也比較高,表達能力強。

聽著孩子們的分享,我會告訴自己放輕鬆,就像在聽朋友分享旅行趣聞一樣,

用心聽、用心感受......於是很自然的,我會問出一些更聚焦於細節的內容,

「所以你外婆家在中部喔?你喜歡回去嗎?」

「拔蘿蔔!好酷喔~怎麼拔啊?感覺如何?」

「奶奶家有哪些人?你過年時都跟哪些人在一起?」

「那這個時候,你爸媽都在做什麼?他們不管你嗎?」

 

 

透過這些問話,我很自然的知道孩子在寒假中去玩的細節,

表面上,他們單純在跟我分享自己在寒假中做的事情,

實際上,經由這些線索,我可以評估他們的支持系統、與家人的關係、

和同儕的互動、手足關係,或者是他的生活興趣與能力,

這些評估不見得都會寫到記錄裡,但我會記在腦海裡,

甚至,我會從這些瑣事裡頭,意外發現孩子們的亮點,

以及平常晤談時不會發現的小秘密......

 

 

譬如說,有位孩子在跟我聊完寒假中做的事情之後,

我赫然發現,導師看到的是孩子在人際上的疏離,

而我卻看見孩子獨自一人時,有時候也能享受單獨的時光,

如果我僅僅想要聚焦在人際疏離的議題上,有時不見得能看到這部分。

又譬如一位孩子每次來都抱怨父母對他多麼不公平,

但在寒假期間,父母卻能給予他行動的自由,

甚至從言談間,可以感受到他對親人的在乎......

這些內容,都拓展了我對孩子與他所身處環境的理解,

寒假,通常是孩子狀態比較好,親子關係也較為舒緩的時刻,

透過與孩子們閒聊寒假瑣事,往往能發現許多亮點。

imagesCAAI82TC.jpg  

至於某些孩子,當詢問他們寒假作些什麼的時候,

他們會說:「沒有啊,沒什麼事情。」

這些孩子多半的確沒做什麼事情,或是不認為自己的活動叫做「事情」,

我會發自內心驚訝的反問:「沒有?你整個寒假什麼事情都沒做?」

(以敘事的概念就是,任何事情都值得認真對待)

這時他們可能才會說,「我會跟朋友去打球」或是「幾乎都在家打電動」,

只是短短一句話,如果我沒有因為過於平淡而失去興趣,能夠繼續保持好奇心的話,

通常就能夠繼續問下去:「跟誰去打球?」、「爸媽都不管你打多久喔?」

從這些問句,一樣能帶回人際關係、家庭議題,

同時我也會讓孩子們知道,這些事情都很重要,

他們也可以更去感受自己在做這些事情時,有什麼感覺?

想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就需要對自己有更多的瞭解,並能清晰表達自己的想法,

能這麼清楚的分享寒假中做的事情,並慢慢嘗試回應個人的看法,

表示他們已經開始在成為大人了!

imagesCAX862GI.jpg  

還記得碩一接案的時候,督導曾經告訴我:「沒有什麼事情跟諮商專業無關的」

他想要表達的是,只要用心體會,生活中的大小事都可以成為專業成長的養分,

這句話我一直謹記在心,回到這篇文章想要表達的,

我會說:「在晤談歷程中,沒有什麼事情是與孩子的議題無關的」

當其他老師只聽到孩子們所陳述的表面內容,而我們可以更深一層的看進孩子的世界,

不僅從中做出評估,更即時的回應給孩子們知道,

透過像是鏡子一樣的反映功能,陪伴孩子增加對自己的瞭解,

那麼我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諮商輔導專業的一環呢!

(本文圖片取自網路)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e

  • 謝謝

    很喜歡這句話:

    我們可以更深一層看進孩子的世界。




    讓我稍稍又找到前進的力量。

    不然每當晤談後

    有時主管立即會問:

    談的怎樣...(好急迫需要知道好多好多,甚至要個案馬上轉變...)

    會質疑這些瑣事,老師用更短時間都可以問出來....

    有時難免讓我產生一些懷疑...

    但至少現在我知道........是有在前進的....


  • 是阿,能看到別人所沒有看見的,就是我們專業的地方,評估孩子們需要改變的時間,以及提供可能的輔導策略,能讓主管比較不那麼焦慮,這也是另外一項我們的專業^^我想你的主管應該是屬於比較急於需要看見成效的類型,在這樣的人底下工作,不容易呢!這時候更需要替孩子們撐出一片可以呼吸的天空,加油!!祝福妳!

    幽樹(yuki) 於 2014/02/28 21: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