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第一篇的「從機器戰警談情緒管理」,

http://yukitwins.pixnet.net/blog/post/172642659

這一篇依然要以機器戰警這部電影當作題材,繼續討論情緒管理的主題,

不過這一篇的重點比較會放在「自我負責」及「抉擇」上,

也就是如何透過引導孩子們省思面對事件與情緒的態度,

培養出面對自身情緒與生活的信念,

畢竟方法人人能學,但是否能實際執行,靠得卻是孩子對於如何行動的信念。

 

 20080909223044462.jpg  

在電影中,男主角莫菲在意外之後,全身上下只剩下頭、一些必要的臟器跟右手是自己的,

其他全部都是機器打造而成,甚至連大腦的某些區塊都不是自己的,

這樣一個「機器戰警」究竟是人?還是機械?

他所執行的每一個動作到底只是電腦下達的指令,還是擁有自主的意志?

我想這是導演試圖透過劇情探討的一個重要議題。

在電影裡,他至少有四個時機,在面臨重大抉擇時,是依循著自我意志的力量,

隨著劇情推演,一次比一次,困難翻倍,

但他最終都仍然克服了機械指令的力量,活出自己,

從這裡,我們可以陪伴孩子一起來看看該如何面對生活中的大小事情,

當面對即將失控的情緒時,可以因為抱持著什麼信念,於是穩住自己。

 

 

莫菲第一次面臨重大抉擇是他剛甦醒的時候,

在看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改裝成機械的樣子,他一心只想尋死,

然而諾頓博士告訴他:

「是你太太親手簽了同意書,才給了你第二次機會,難道你想辜負他們的期待嗎?」

因為這一句話,莫菲決定鼓起勇氣面對接下來未知的人生,

這是他第一次依循個人意志做出決定。

第二次,是他繼續被賦予警察任務,於是拿來與公司製造的機器人競賽,評比殲滅歹徒的績效,

純機器人的警察只要看到歹徒就開槍,殺人不眨眼,完全不會延遲,

然而莫斐卻足足慢了好幾秒,因為每面臨一個歹徒,他都會依據當下的狀態決定是否開槍,

因為在他心中有著「殺人是不可逆的結果,需要慎重考量」的信念,

博士那時候講了一句很重要的話:「瞄準開槍的是機器,做決定的卻是人」。

 

 

在這裡如果有機會,我會先暫停一下,跟孩子們介紹一下人類大腦的構造,

在大腦中主控情緒與本能反應的是邊緣系統與一些我暫時想不起名字的器官,

基本上科學家稱之為「爬蟲腦」,這部分的腦掌握了我們許多生存的功能,

如果只有這部分的腦,我們就跟動物一樣,餓了就吃、累了就睡,想做愛就做愛,

完全不會考慮到時機與場合的問題,

那為什麼我們不會看到喜歡的男/女同學就當場跟他做愛,

也不會因為覺得好累就不來學校呢?

因為我們還有「大腦皮質」這個部分,這也是我們人類與動物最大的不同,

大腦皮質裡頭有許多部位,可以啟動認知功能,壓抑本能的情緒與生理反應,

所以當我們看到喜歡的人時,而想要跟他做愛時,

大腦皮質會發出訊號:「周圍有很多同學在看耶!」

又或者當我們很累而想賴床時,大腦皮質會發出訊號說:「如果遲到會被生教組長處罰喔!」

於是,我們會依照自己的認知做出行為上的調整。

 

 

為什麼要費心說明這一段呢?因為孩子們遇到情緒時最大的困擾往往是「身不由己」,

明明知道不該怎麼做,偏偏身體就先行動了,於是製造出一堆讓自己麻煩的結果~

套用電影中的隱喻,就好像莫菲受到了機械的控制,

許多時候不見得是他想做這件事,而是機器的設定,

這在他受到博士更改程式設定,變得冷酷無情之後變得更加明顯:

他的一切行為都只是依循電腦的指令,莫菲這個人基本上已經不存在,

整個軀體都只是為了執行電腦指令方便而存在的空殼而已,

對於大腦皮質尚未發育完成的孩子們來說,當他們情緒一來,往往就有如被電腦控制住,

(更貼切的來說,或許是「被附身」......)

於是原本的判斷力忽然間都沒有了,只剩下一股想打人、罵人或....(請自行代換)的衝動,

所以他們往往會覺得「我也沒辦法啊!」

甚至有時候會認為「都是對方如何如何,所以我才怎樣怎樣!」

m221398909.jpg  

可是真的「沒有辦法」嗎?我會將諾頓博士的話修改成:

「激起你本能反應的是事件、是情緒,但做決定的是你自己」

是啊~就像是墨菲一樣,做出是否要射殺歹徒的主控權在他手上,

電腦只是透過各種精密的方式協助他做出判斷罷了,

就好像是情緒一來,會激發腎上腺素或各種內分泌,

啟動邊緣系統中的層層機制,讓孩子處在情緒風暴裡,

然而最後下達指令的,卻是大腦皮質,是孩子自己最後做出的結論,

而要如何引發孩子緩和當下的情緒?這就是接下來要討論的重點了。

 

 

在莫菲基本上整個人都受制於電腦系統後,有兩次透過他的自主意志,更改了電腦的設定。

第一次是當他太太當眾攔住他後,他以電腦搜尋了妻兒的情緒狀態,

發現他們都處在焦慮、悲傷等負面情緒之下,

難過的他,居然更改了系統中逮捕罪犯的優先順序,

直接回到自己發生意外的現場勘查,並著手逮捕當初造成自己意外的罪犯!

在他將摩托車掉頭之前,有一幕很讓人動容:

他搜尋了妻兒的情緒反應後,忽然在街上停了下來,

幾秒後,他將機車掉頭,駛往意外現場的方向,

短短幾秒鐘的一個片段,卻顯示了莫菲受到內在人性的召喚,覆寫程式設定的動人奇蹟!

 

 

第二次則是在他面臨存亡關頭時,壞人得意的啟動了他自己設定的紅色系統,

在電影中,凡是機器人都不能攻擊被設定為「紅色資產」的人事物,

幾乎全部機械化的莫菲自然也無法違抗這道指令,

於是壞人開心的在他面前說:「我可以殺了你...也可以殺死你的老婆跟小孩!」

遲遲無法開槍攻擊的莫菲(事實上在這場對決之前,還有另外一個壞人也使用同一招對付他,當時是莫菲的搭檔救了他),

在千鈞一髮之際,終於開槍射中了壞人,了結這一切,

這又再度展現了莫菲的自由意志凌駕於電腦設定的奇蹟!

 

 e98089e68ba9.jpg  

在後面這兩個片段,我會問孩子:

「你們覺得為什麼主角能夠無視於電腦的指令,去做他真正想做的事情?」

多數的孩子應該只會覺得主角威能,或者是他很厲害、意志力很堅定之類的,

但我會緩緩的告訴他們:

「因為他有很在乎很在乎的人,所以他不能死,他得要去完成這些事情。」

如果時間充足,我會再倒回去他剛甦醒的那一段,

讓孩子們看到,對莫菲來說,妻子與兒子是多麼重要,重要到他願意接受自己殘缺的身體,

甚至鼓起勇氣用這個怪異的樣貌與妻兒團圓,

因為這份心意,激發了他在困境中做出艱難的決定,

這個決定艱難到,要對抗原本電腦強制施加的命令!

 

 

我會說:「在超級英雄的電影裡,強大的能力與過人的意志力當然很重要,

但這些重要性都大不過他們想要保護心愛的人的念頭。」 

超人是為了守護地球才激發出源源不絕的超能力的,

蜘蛛人其實一開始只是想要保護他女朋友,

蝙蝠俠想保衛高登市,也是因為裡頭住著他忠心的管家及警長好友等人,

鋼鐵人就更不用說了,保護世界只是他保護女友的舉手之勞。

講到這裡,我會與孩子們分享:

「有時候,當情緒一上來時,可以先想想這會替自己招來什麼後果,想了,你可能會冷靜些」

「不過,我猜這招有時候會失效。」

「所以,我想先請你們去想一個對你來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這個人可能是你的爸媽、兄弟姊妹,也可能是你的好麻吉」

「這個人不一定還要活著,也可能是你已經過世的親人,重點是,這個人希望你能過得好,

希望你能夠變得越來越像個大人那樣成熟,而你也總是希望自己能展現出最棒的一面給他看」

然後我會說:「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開始這項練習:每當你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

都嘗試去想著,如果這個很懂你很愛你的人看到了,會對你說什麼?」

 

 

這幾句看似簡單的問話,運用了敘事治療中很重要的概念,叫「關係問句」,

透過對孩子重要他人的影響力,讓孩子們因為心有感動,而開始產生自我改變的力量,

以情緒管理來說,就是為自己負責,減少因為情緒失控而造成的衝突與混亂。

這個練習不能只有在情緒來的時候做,而該在平常的小事情上做,

因為當孩子願意在每天挑個一兩件事情練習時,久而久之,當他情緒一來,

大腦皮質就會比較快產生作用,發出「克制一下」的訊號,

這時候在搭配各種我們平常教的妙方例如深呼吸、離開現場等等的,就會很有效!

 

 rdn_4e0d2f0ab6776.jpg  

我會跟孩子們說:「莫菲能夠突破原本電腦的設定,做出原本作不到的事情,是因為他心中有對妻兒的愛」

「你們也可以好好的想一想,在平日的生活中有誰是很關心你很愛你,而你也好愛他們的。」

「控制自己的情緒,不是要你在衝突中當個懦夫逃走,

而是像莫菲一樣,成為一個帥氣、善良的人。」

「學習情緒管理,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你所在乎的人,

經常想著他們,你會更有力量,記得,凡事都有選擇!」

是的,凡事都有選擇,這件事情看起來容易,實踐起來卻很難,

所以要讓孩子們在平時就時時刻刻的練習,當在小事上實踐起來容易了,

遇到真正情緒爆發的關鍵點,要實踐就會容易許多,

而凡事都有選擇這個概念,也能讓正在長出自我控制感的孩子們,覺得自己更有力量。

(可以引導孩子想想,是順著衝動打了人比較了不起,還是能控制自己的衝動來得帥氣?

說到這個,暮光之城裡頭的愛德華會是個絕佳衝動控制的例子,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所以,機器戰警這部電影,可以一路從情緒管理的務實面,談到更深層的核心信念,

其實還有很多電影,尤其是近年來的超級英雄電影,都很適合談論情緒、生命教育、同理心的主題喔~

下回有機會的話,再來介紹其他精彩的電影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