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部頗有娛樂效果的商業電影裡,從取景、劇情安排到角色命名,

都有其隱喻與故事性,也具有強烈的心理意涵,

可惜導演功力不夠到位,因此讓這部電影空有好素材,卻無法達到原本的效果,

然而若對心理學家榮格的原型具有些許概念的話,

還是能還原本質,透過劇情與角色刻畫,看到原本素材的精彩之處!

我不敢說自己對榮格的原型有很深入的瞭解,

在此僅就個人能夠理解的部分,嘗試以原型的意象,與這部商業電影作對話,

並以此延伸出對諮商實務現場的省思。

DSC_0540.JPG  

我一直在思考,在科學怪人亞當身上,如果只能選擇一個原型作代表會是什麼?

經過一番思索,我想或許可以用「孤兒」來做總結。

在榮格的概念裡,每種原型都有其光明面與陰暗面,

無論何種原型,善用光明面的力量,就能在生活中創造出較為滿意的結果,

相反地若落入陰暗面裡,則可能會對生活產生破壞與阻礙。

在亞當身上,我們正好可以看見他如何逐步克服孤兒原型陰暗面的過程。

 

 

運用八具屍體拼湊而成的亞當,在受到自身造主的拋棄後,

不僅在心靈隱喻上是,就連現實生活中也是個孤兒,

孤兒有利的條件就是「到哪裡都活得很好」,這在亞當身上能夠很明顯得看出來,

從他能承受住冰天雪地的氣候、隻身一人在偏遠之地活了兩百年,

以及他從受惡魔獵殺的處境,轉為反過來獵殺惡魔的角色,

一切都顯示出他身上強烈的孤兒原型力量,

一種能在艱困環境中求生存的力量。

然而凡事都有正反兩面,亞當不僅承受著孤獨與毫無生存意義的痛苦,

同時也將整個世界隔絕於自身之外,於是也就難以感受到他人的善意。

DSC_0539.JPG  

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不會只存在著一種原型,亞當也不例外,

從孤兒原型裡,為了求生,又分出復仇者、探尋者與戰士三種原型,

剛開始亞當為了個人私慾而獵殺惡魔,甚至將凡人捲入糾紛中使其無辜慘死,

顯示出他就像是個陰影復仇者一樣,打著大義的名號行個人制裁之實,

這樣的他,有力量,卻冷酷無情,並導致了皇后蓮諾的囚禁。

亞當的這番行為深刻的提醒了我們:

對於自己打著光明、愛、療癒或慈悲名號之下所做出的行為,需要有深度的覺察,

每當在靜心與獨處時,我們需要詢問自己:

「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個人利益,還是真正關懷眼前的對象?」

就像是夜行神龍表面上是光明的戰士,實際上裡頭許多人很可能只是躲在光明的保護傘底下,

藉由「行使神聖的任務」,躲避自己內在的陰影,

這點從皇后蓮諾賜予亞當名字,卻又將藏有其身世的手札藏起,害怕亞當就此落入黑暗勢力之中,

卻未考量到手札本為亞當的繼承物,更是他認清自己的重要之物,

首席戰士吉迪恩更是因為對黑暗的仇恨,而連帶將中立的亞當視為敵人,欲除之後快,

這些,都是陰影戰士所帶來的負面力量。

DSC_0541.JPG  

在電影中,惡魔、夜行神龍與亞當,都受困於自身原型的陰影,

而無法看見在亞當身上,其實還存在著一個重要的原型:探尋者,

這也是亞當身上少見的持續保持在光明面的原型,

因為自己的出身,使得亞當不斷對世界發出疑問:「我是誰?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用我的話來說,那個冷酷的、落入陰影之中的亞當,只是因為沒被人好好愛過,

只是因為自身的疑問從來無人願意回答,

於是,他只好憑藉的自己的力量,嘗試找到生命的答案罷了,

當泰拉願意嘗試以自身的科學知識好好理解他,並給予他重新做選擇的機會時,

亞當身上的孤兒與戰士原型,也就能發揮出原本光明面的力量了。

 

 

將這份理解帶回諮商輔導的現場,對我自己有個很重要的提醒,

那就是在先前幾篇文章中分享過的:「我如何看待眼前的這個人?」

在敘事治療中有幾個簡單卻有力的問句:

「眼前這個人對生命的渴望是什麼?」

「眼前這個人的力量在哪裡?」

「是什麼讓這個人願意用這種方式,持續支撐在這裡?」

這些問句看似簡單,卻蘊藏著對「人」的深深信任。

當我們看到孩子們種種的問題行為時,

就像是夜行神龍看到亞當種種殘暴無情的舉動一樣,免不了心寒、挫折,

然而我們是否願意進一步去看,孩子心靈深處的傷口?

(雖然有些是真實存在,是孩子們的信念自我塑造而成的)

就像是泰拉願意看見在褪去衣物後,亞當身上一條條深邃而扭曲的傷疤?

當我們看見了,是選擇偏過頭去,還是像泰拉一樣有耐心地替亞當縫合傷口?

DSC_0542.JPG  

每個心靈原型都有其光明面與陰暗面的力量,

當這些原型能夠進入愛的流動中,就有機會發揮出原本的潛能,

舉個例子來說,在我的生命中有個原型叫做「破壞份子」,

這個原型一聽就很負面,實際上他的力量也具有不小的毀滅性,

當我無法與自身的恐懼、驕傲自負與焦慮共處時,

破壞份子就會溜出來,暗中破壞別人的好事,甚至於,破壞自己累積起來的成果,

然而當我安在了,破壞份子的力量就能轉化為成長的養分,

進而陪伴他人通過自己的恐懼與不安。

 

 

諮商師、專輔教師、社工人員.....等助人者,多半是較具有覺知能力的一群人,

所以我們很容易就能看見自己內心的陰影,並尋求資源與其共處,

然而在國中小的孩子們,因為對自己與世界還不夠瞭解,

往往會本能的將自身心靈原型的力量發洩出來,進而造成傷害與破壞,

於是,在實務現場中,我們就更需要靜下心來問:

「孩子真心的渴望是什麼?」

「孩子的力量在哪裡?」

「是什麼讓孩子明知會受苦,還要用這種方式活著?」

當我們如此捫心自問,或許會很驚訝的發現,

孩子們的問題行為雖然造成了自己與旁人的困擾,卻很可能維繫了他還能正常來學校的動力,

相反地孩子們的中輟行為,看起來會引發後續一連串的災難,實際上卻可能是他僅有的求生之道。

DSC_0538.JPG  

透過敘事治療的眼光,處理孩子們的表現行為問題有其必要,卻不會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們需要留點心力給自己好好的沈澱下來,靜靜思索是什麼原因讓孩子們卡住了,

導致他無法發揮天性中原型的正面力量,而使其能量流動到了陰影的位置?

通常這個時候,我們很容易得到一個結論是:孩子的原生家庭有「問題」,

於是再度受困在挫折的情緒裡,

然而如果我們套用方才的問句再看一次孩子的原生家庭,

或許會驚訝的發現原來看似無力管教的母親,是因為她也沒有受到足夠的愛與照顧,

然而即使在如此艱困的處境之下,她依然努力的給出自己僅有的愛,

(就像是蓮諾囚禁了亞當,又拿走了手札,看似無情,

卻反而讓亞當得以活命,若蓮諾不做這些自保的行為,恐怕當下就會下令殺掉亞當了)

而整天只會酒醉而無法扛起家庭責任的父親,更是被困在對愛匱乏的角落中,

酗酒,是他嘗試存活下來的方法,只可惜他為了活下來以盡到父親責任的那份心,

連帶也被酒精與各種「問題行為」給削弱力量了。

 

 

當我們能調整自己的眼光,即使現實中已無心力多做些什麼,

對於如何與父母親合作,卻會產生不同的理解,

當這份理解落在適合的土壤裡(主任支持或有經費請校外心理師支援等),

就有機會開出不一樣的花朵!

每個原型都有其光明與陰影的一面,端看我們如何運用與看待,

我想,身為心理工作者,很重要的就是陪伴當事人們穿越陰影的束縛,回到光明之中吧!

, , ,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