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似乎很流行超越二元對立思維的電影,

雖說整部劇情若要認真說起來,還蠻瞎的,

(瞎的程度跟浪人47應該有得比XDDD)

然而從諮商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倒不失為一部佳作!

i-frankenstein-final_608x900-600x888.jpg  

若要替這部改編自科幻經典的電影命名,我會選擇「尋找生命的解答」

小時候覺得科學怪人這部小說很陰沈驚聳,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裡頭應該有很多關於「人神關係」的探討,

我猜原作者(不是導演)當初會寫出這部作品,

應該是想嘗試著回答「人為何活著」這個生命的大哉問吧!

導演翻拍這部作品,不僅加入了許多動作與奇幻的元素,

透過男主角科學怪人的自我追尋,似乎也在嘗試回答這個人人都會自問的疑惑:

「我是誰?」、「我從何而來?」以及「我為何而活?」

 

 

科學怪人的出身,在黑暗英雄的作品裡頭是很特別的:

蝙蝠俠出身貴族,雖然有其苦衷,至少還是人類,

吸血鬼獵人D則是具有半人半吸血鬼的血統,

在聖魔之血中的奈德則是身具火星血統的「外星人」,

然而科學怪人的「出身」卻是屍體......

一種不屬於任何黑暗生物,也不屬於人類的起源,

我認為,正是這獨特的始源,讓他在電影中得以超脫三方勢力,勇敢追尋自我,

而隨著他一步步與人類、夜行神龍與惡魔三方勢力接觸,

「我是誰」的這個大哉問也逐漸明晰,

於是,他終能放出屬於自己的力量,寫下自己命運的新頁。

fx_fien71418377_0024.jpg  

電影開頭承襲了原典,訴說科學怪人與自己造主的恩怨,

科學家佛蘭根斯坦因為對科學的狂熱與寂寞造出了科學怪人,

卻又因為害怕而嘗試殺死他,此舉導致了妻子慘死與兩人宿命的糾葛,

在這部電影中科學家最後死於冰天雪地,讓科學怪人心中的憤怒無處發洩,

人類是科學怪人首度接觸的種族,然而天性中毫無情感的他,卻遭到造主的背叛,

於是他首度學到的情緒竟然是憎恨與自我嫌棄......

當夜行神龍的皇后蓮諾將其拘禁起來時,他所發出的困惑之聲:

「我是異類,我不屬於人類、夜行神龍,也不是惡魔!」

聽在我的耳裡顯得格外傷感,也喚起了我心中始終漂泊異地的滄桑感觸。

 

 

緊接著他接觸到惡魔這個族類,卻彷彿只是惡魔之子納貝流士眼中的一顆棋子,

對方只想將他如同動物一般的活捉回去,並以「它」來代稱自己,

這又再度複製了科學家對他的厭惡之情,也因而讓他決定將怒氣都發洩在惡魔族類身上。

然而在與光明勢力夜行神龍接觸時,科學怪人依然無法感受到歸屬感,

夜行神龍的首席戰士吉迪恩更是力主即早消滅「它」,

幸虧皇后蓮諾一時心軟,決定將手札沒收之後,將其納入自身勢力底下,

然而蓮諾的決定,與科學家一樣,都是出於自身的恐懼:

科學家出於恐懼而決定毀滅科學怪人,

蓮諾則出於恐懼,決定限制科學怪人的力量,並將其納為己用,

兩者的行為看似一為殘酷一為慈悲,實際上都出於恐懼,

兩者都無法安撫科學怪人心中那個遭受背叛的破碎之心,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他會選擇拿走武器後便逕自離開的原因吧?

由此我們似乎也可以隱約感受到,科學怪人看似缺乏人性的情感,

實際上卻具有如同動物般敏銳的直覺,對於誰是真心對自己好,他心中明白。

 

 

 

即使夜行神龍只是出自對惡魔的憎恨及對他的懼怕,

因而採取了表面收容實則控制的手段,

然而皇后蓮諾心中,我想仍然具有一絲悲憫,

這從她賜與科學怪人名字「亞當」一舉可以略窺一二。

亞當一語出自聖經中伊甸園的故事,亞當是人類的始源,亦可視為希望之始源,

蓮諾給予科學怪人這個名字,實在是深具意涵。

從諮商的角度來看,「命名」這件事也富有重要的意義,

當我們給予物品名字,就代表其超越了一般的「東西」,而是具有意涵的「珍貴之物」,

甚至可以視同為「親人」一樣的存在,

從孩子們都會替心愛的布偶取名字,就能知道「命名」是人們潛意識中想珍惜心愛之物的舉動。

蓮諾給了科學怪人名字,卻又將其手札藏起,

我想她與科學家佛蘭根斯坦一樣,都對科學怪人懷抱著又愛又怕的心情吧!

fx_fien71418377_0015.jpg  

感受到自己不被任何一種族類所接納,亞當只能默默遠離人群,

轉瞬間兩百年過去了,我想他獨自一人在山林裡,應該相當孤單吧!

然後,我想他心中對人類、對神龍與對惡魔,應該也都相當憤怒,

因此,等他累積了足夠的力量之後,第一個念頭還是回到這個世界來,

消滅當初想獵殺自己的惡魔一族。

雖然亞當懷抱著憎恨之心行動,但此舉卻開啟了意想不到的結果:

他與女科學家泰拉相遇,進而相互合作,

我想泰拉的出現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這也是劇情最後會急轉直下的原因,

在泰拉眼中,他不僅僅是科學的實驗品,也是活生生的「人」,

當他負傷被泰拉扛回住處時,有一幕相當觸動人心的對手戲:

自覺是異類、怪物的亞當,站在床邊遲遲不肯坐下,

然而泰拉說了好幾次:「坐下來吧,沒關係的。」

邊說甚至還主動拉著亞當的手,示意他可以坐下,

這幕真的深深扣住了我的心弦,因為這簡單的舉動,意味著泰拉無條件的愛,

那是一種無關乎美醜與族類始源,純粹關注眼前生命的美好之心。

 

 

當亞當決定置身事外,冷眼看待惡魔逐步消滅神龍與人類的計畫時,

泰拉只簡單講了一句話:「你的決定,將決定自己的價值。」

這句話在諮商心理學裡,叫做「我們都可以決定自己的價值。」

更深一層的說,這句話透露出來的其實是我們很常聽到的:

「別人沒愛我們沒關係,重要的是我們要懂得愛自己」

透過泰拉的眼光,亞當慢慢瞭解縱使自己不屬於任何一個族群,

甚至於任何一個族群都不會接納自己,

但他可以選擇自身的命運:要當個活在復仇裡的殺人機器,還是成為守護重要他人的天使?

因為泰拉的愛,讓亞當的生命逐漸完整,也讓他體會到原來人類心中有各種複雜的情感:

有恐懼,也有愛,有憎恨,也有慈悲,

人類,是天使與惡魔的結合體,於是有無限的可能性,

一如亞當可以決定自身的命運。

fx_fien71418377_0006.jpg  

透過這一路上的追尋,亞當改寫了自己的生命故事,也重新塑造了自己的命運,

在電影的開始,他那透過科學與屍體獲得生命的軀體,或許真是沒有靈魂的,

然而透過復仇、透過自我放逐,透過對自身存在意義的持續發問,

他慢慢將自己帶入了愛的能量流裡,

於是那不屬於任何一種族類的出身,慢慢從詛咒,成為了他自身的天賦,

這就是為何在電影的最後,他能真實的成為一具擁有靈魂的軀體,

成為活生生的「人」的原因吧!

我想,亞當在一開始或許的確是沒有靈魂的,然而他「深具潛力」,

透過造主與惡魔,他學到了恨與毀滅,透過神龍與泰拉,他則學會了愛與保護,

人性中的光明與黑暗,在他漫長的歲月中,逐一注入,我想,這是他最後能擁有靈魂的原因。

 

 

對我來說,這部電影可以很單純的具有娛樂性,細細咀嚼之後,卻也很有意義,

電影揭示了一種很深刻的生命哲學:「我們將成為自身思維與行動的結果」

我始終覺得人性中無論是光明面或黑暗面,都是很重要的心靈資產,

光明與愛、美善的力量,支持著我們保護彼此,並攜手創造出更美好的未來,

黑暗與憎恨、毀滅的力量,則支持我們捍衛自己的能量,破除舊有不適合的結構。

然而光明也會落入陳腐的守舊結構裡,一如過度畏懼黑暗與未知而顯得不夠敞開的夜行神龍,

而黑暗也有其創造性的主宰力量,就像是亞當能夠殺死惡魔,卻也能夠殺死夜行神龍的獨特天賦,

透過這項能力,他得以護衛自身不被雙方勢力所消滅,

進而守護自己最重要的資產:靈魂。

fx_fien71418377_0005.jpg  

如果要用我的話替這部電影作總結,

我會說,關於「我是誰」、「我從何而來」以及「我為何而活」這幾個生命中的大哉問,

這部電影的回應會是:「透過省思創造行動,透過行動實踐出答案」。

對亞當來說,這三個答案並不是在一開始就準備好,等在旅途終點的,

而是透過反覆不斷的探問與追尋,最後以自身經驗創造出來的,

對於未知,我們永遠沒有答案,但很幸運的是,我們也因此能塑造出自己渴求的答案,

科學怪人或名亞當,他花了兩百年來尋找生命的答案,

那麼,我們又願意花多少時間來尋找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