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R_JvOHcN5E

在閱讀接下來的文字時,可以搭配辛曉琪的「倆倆相忘」來聽,

在生命故事卡中有個問句是:

「如果你的生命有一首主題曲,你會挑選哪一首歌當作這首主題歌?」

對近日的我,倆倆相望,就是我的主題曲。

 

5_120425162827_1.jpg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忽然間開始很常哼起這首歌,

哼著哼著,有時候會出現一個童年以來經常浮現的畫面:

我是一台樸實的車子,沒有目的地的不停移動著,

今天客宿旅館,明日短暫停歇於加油站,後天又往新的目的地駛去,

一站又一站的,即使有短暫停留,卻也不久,

無論如何,終究會有個離別的時刻,

對我來說「道別」是個很熟悉卻又排拒的主題,

我在童年就經歷了許許多多的離別,有些是短暫的,有些是永久的,

小六一口氣經歷了六個導師與不同的同學、幼時外公的過世、

每年都要來一次的,與外婆及我喜愛的親戚的道別、

與國中同學們的離別與斷裂、與心愛女孩的道別......

不管是哪一種,我都需要花一段時間才能真正適應,

然而,時刻到了,我卻只能不斷的往前走去,無法停留。

也許是這樣,我很早就發展出適應環境的能力,

不管去到哪邊,我通常很快就能找到讓自己舒適待著的位置,

然而我也慢慢學會自我保護,不再尋求與人們深刻的連結,

因為心底明白,這很痛,

弔詭的是,我的工作本質就是不斷的迎接與道別,

在日復一日的循環裡,我終究走不出自己的宿命。

 

 

研究所畢業後踏出校園,「離別」這個議題似乎還是繼續在生命中發酵:

工作一年便選擇告別溫暖的機構,朝著行動心理師之路邁進,

在行動之路的這一年裡,好不容易慢慢建立一些連結,

我又再度跳進了國中專輔的位置,

然後,讓我感到有些慌張與不安的,老天再度送來訊息:該是啟程出發的時候了。

打從我開始籌辦一月兩場工作坊起,生命中就斷斷續續出現一些人事物,

在呼喚著我去做會讓自己開心的事情,

於是好不容易拾起的考試用書,因著這股呼喚,又放下了。

 

 201109261813561ejUa.jpg  

現在回想起來,或許臨時起意開設這兩場工作坊,是我靈魂的呼喚,

他們不僅讓我在行前準備時徹徹底底的經驗了一番能量的清理,

在活動結束後,我可以感受到「整合」與「釋放」這兩股能樣仍持續在體內運作著,

當我再度拿起久違的考試用書沒幾天,就與一位之前的朋友久別重逢,

這一重逢,震盪了我的生命,我感受到全身上下都在說著:

「繼續往前走吧!走入未知,去做自己真心要做的事情,專輔不會是你最後的歸屬」

這股呼喚之強烈,呼喚之深沈,讓我整個人陷入強烈的不安裡,

我感受到未來的生命道路,跟原本的預期似乎會有不小的出入。

 

 

於是,我的道路就在2014年1月份,再度進入了更遼闊的未知裡。

 

 fa197cafdcfcf63fad5f96231681310c.jpg  

剛剛閱讀了Mali的文章「渴望、召喚與實踐」

(文章可見http://ppt.cc/AuMq

讀到一半,忽然無可抑制的大哭了起來,

為何哭泣得如此劇烈?我的頭腦無法明白,

但在哭泣的過程中,我看見了心中那台車子,正在呼喚著我繼續往前走,

許許多多難以名狀的事物,一層層的隨著淚水崩解了。

哭完之後,心中有種安寧,原本的焦慮、恐懼、不安,忽然間全部都消融了,

對於整個過程我無法明白,然而心中似乎有股堅定正在茁壯。

 

 

最近為了生命藍圖的改變,我跑去找好友兼前輩的C討論了好久,

在交談過程中,她回饋給我一個很重要的訊息:

「在你身上,心念的力量很重要,心念放在哪裡,就會顯化出什麼」

對於這份回饋,我有股懼怕,卻也有種熟悉感,

從小到大我總覺得自己很少受到物質界的束縛,

當我內在的渴望萌生時,常會感到自己進入一種狀態,

在這個狀態中進行日常事務時,往往會帶出讓我意料不到的結果,

用我的話來說,我依稀有種感覺是,「我活在心靈的世界裡」,

外在客觀物質的束縛存在,卻沒有那麼強烈。

然而這種感受,在我踏入社會後,就莫名的消失了。

 

 

在我畢業的那一年,父親忽然病倒了,

雖然整個過程沒有幾週,卻讓我感受到身為獨子的責任與沈重,

於是,過去那個經常活在心靈世界的孩子,

瞬間成為一個亟欲承接社會與家庭責任的男人,

我的潛意識裡開始有了對金錢的焦慮,開始有了對未來的種種分析與計畫,

歡笑、自在、流動......這些感受,慢慢的離我越來越遠,

可是我的靈魂真的是很有創意啊~!

在我的生命中「雙軌並進」似乎一直是個在離別之外隱隱若現的主題,

打從在進行碩班論文時,我就明白自己身上存有兩股同樣強大的力量:

愛與恨、生與死、光明與黑暗、叛逆與臣服......

因此當我選擇了成為社會主流體制的一員時,

心中那個渴望自由與創意的部分,也就蠢蠢欲動了。

54-01.jpg  

正因為身上同時存在著兩股同等強大的力量,生命起伏似乎也就特別多,

每當來到一處待沒多久,心中就會有股聲音呼喚著我繼續前進,

是的,寫到這裡我才發現,原來離別只是「對立與整合」這個更大的生命議題所製造出來的子題,

而對立與整合這個更大的生命議題,用我的話來說,似乎可以精簡的命名為「流動」,

我的生命始終存在著巨大的流動,因此我才會像是一部車子一樣,走走停停,不曾駐足,

對許多人來說,自己的根會存於某個場域、某些人身上,例如家庭、摯友、工作、愛情......

對我來說,我的根就在自己身上,跟隨著旅途不斷移動著,

於是,我似乎註定會走一條人少的路途。

landscape024-s.jpg  

寫到這裡,我發現自己的主題曲從倆倆相望,

過渡到周華健的「刀劍如夢」,然後來到了他的「江湖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Nw394lYop0

「江湖笑,愛逍遙,愛或恨,都不要
仰天笑, 全忘了, 瀟灑如風,輕飄飄」

一曲終了,原本漂泊的苦澀與傷感,似乎慢慢隨著方才的淚水釋放掉了,

取而代之的是對於展開新旅途的堅定與自信,

於是這趟漂泊,似乎再度能有了歡笑與灑脫。

新建檔案 2_1.jpg  

或許,無論是專輔或行動心理師,很可能都不是我未來要發展的面向,

有一種此刻所無法想像的未來,正等待著我透過接下來半年的實踐,一步一步的顯化出來,

這是我的天命,也是我的天賦,也是我無論如何抵抗都無法迴避的一條路,

寫到這裡,有種心安,現實的考量依然存在腦海裡,

但我可以感受到與自己內在智慧靠近的安穩,

然後,更加願意信賴自己的直覺,慢慢的,走入未知裡。

新建檔案 2_2.jpg  

原來呀~在好小的時候,漂泊就成為了我生命的基調了呢!

原來我一直在醞釀著出走的能力與意願,

原來從小到大我總不自覺的走入了人少的那一條路裡,是有意義的,

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親身實踐,我就像是電影「白日夢冒險王」的男主角一樣,

慢慢的把自己變成了心目中渴望的樣子,

而這條改變之路,還在持續的走著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