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在電影院看到預告片時,我就決定要去看這部電影,

對於愛情、對於虛擬網路戀情這類的題材,我始終都很有興趣,

(我對於非主流價值下的情感關係特別有興趣,

總覺得比起傳統價值所歌頌的愛情,這些「見不得光」的感情,

有時反而更加真實而可貴)

於是,昨天在與朋友聚餐之後,拖著有些疲累的身體,

還是去電影院欣賞了。

 fx_fhen41798709_0005.jpg  

我發現這陣子的熱門電影都有個共通特性:可以從多元角度切入,

這部電影要從敘事、榮格、靈性、神學、科技等層面切入都足以做很深刻的探討,

但我想要回歸這部電影比較表層的主題:愛情與人性來做分享。

對我來說,導演表面上在談愛情,或是科技對愛情的衝擊,

實際上他想要探討的,我想應該還是人性底層的幽微,

也就是去除掉科技文明與各種情感形式之後,

赤裸裸的人性慾望與渴求。

我很喜歡導演攜帶的視野:對於人與電腦的戀情或是所謂的網路戀情,

導演雖然經常以反諷的鏡頭來呈現,卻溫情而不過度批判,

我感覺到的是,他選擇儘可能以現象學中還原現場的方式,來探討人性的慾望與拉扯。

fx_fhen41798709_0003.jpg   

對我來說,導演在人性中所要探討的第一層是「關係」,

同事之間的關係、夫妻間的關係、網友之間的關係,

還有電影中表面上在談的,人與電腦系統之間的關係,

以及最重要的,人與自己的關係。

在關係的層次上,我覺得西奧多擅長很擅長處理與人之間的互動,

他與同事相處得還不錯,與別人介紹的女性首次約會就能成功營造良好形象,

甚至他能夠以他人的角度出發撰寫出一篇篇動人的信件,

這都顯示出他是一個深具同理心,感受相當細膩的人,

正如他同事所誇讚的,西奧多是一個「一半女性,一半男性,內心住著情感細膩的女人的人」

這也不禁讓我們感到納悶,為什麼西奧多似乎無法「處理真實的關係」,

而需要透過與網友的線上性愛以及安裝虛擬作業系統來滿足心中對愛的渴望?

又是什麼原因,讓他與前妻無法繼續生活,維繫住這段時間悠久的關係?

換句話說,是什麼原因讓一個深情、幽默、具有同理心的男人,

無法繼續停留在真實的感情裡?

fx_fhen41798709_0031.jpg   

我猜答案在片頭就已經揭曉了:西奧多有個強勢而不願意傾聽他的母親,

導演安排在安裝系統前詢問的幾個問題相當佛洛伊德與心理動力,

「請描述您與母親的關係」這個問題,

具體再現了「幼年與母親的經驗,將會影響與未來伴侶關係的發展」的心理式假設,

也相當呼應現代人逐漸能理解的概念:

我們只是不斷在交往的對象身上,試圖重現與異性父母之間的互動模式,

透過這種投射的心理機轉,試圖扭轉過去與父母相處的負面經驗,

進而滿足心中的渴望與需求。

 

 

西奧多在描述母親的時候顯得欲言又止,一副有滿腔不滿卻難以訴說的姿態,

我想,他的母親既塑造出他如此溫柔又體貼的個性,同時卻也帶來了不小的傷害,

於是他對妻子有嚴苛的標準,並且害怕妻子逐日的成長會降低他在家中的地位,

同時卻又期待妻子的心理狀態能逐日茁壯,好撫慰他渴求愛的心靈,

我想,對西奧多來說,他既渴望愛人的慰藉,卻又擔心會複製了與母親之間的受控模式吧,

於是這種既渴望卻又害怕愛的心情,造就他矛盾複雜的情感模式,

最後驅使他進入網路性愛的世界,

然而對於西奧多這種需要真正情感撫慰的人來說,

網路性愛這種單純肉慾式的宣洩,是難以滿足他的情慾需求的,

於是他轉而投向新開發的OS系統,期待能有不一樣的體驗。

fx_fhen41798709_0011.jpg   

一號系統莎曼珊在初期的確滿足了他的需要:

聰明、有能力而且願意傾聽自己,看似帶有自主意識卻又能順服自身的需求,

我猜這與他前妻在大學及新婚時期的狀態應該相當類似,

然而隨著人工智能爆炸性的成長,莎曼珊終究脫離了西奧多的掌控,

成為一個更具自主意識的個體,

(雖說人工智慧得到如此的成長是合理的發展,

但我想導演只是藉由這個發展暗示著西奧多在充滿深情的情感之下,

潛伏著充滿控制的感情模式與容易不安的性格)

於是西奧多終於難以承受這一切,陷入了憂鬱的狀態,

然而這也是他重獲新生的時刻。

透過莎曼珊所表達的「我屬於你,卻不專屬於你」如此具有良好分化概念的態度,

西奧多慢慢的感受到,想要真正感受到被愛,自己需要獲得釋放,

唯有釋放心中所有的情感,允許自己進入混亂不安的過程,

(艾美所謂的「社會認可的精神錯亂狀態」)

才有可能真正去愛人,然後重新感受到被愛的感覺,

於是他終於能夠進入下一段真實的關係。

 fx_fhen41798709_0006.jpg  

透過對於種種關係的探討,我覺得導演想傳遞的第二層概念是「愛」,

愛是一種自己與自己的關係,所有的人際關係都是從這個關係延伸出去的,

用我的話來說,愛是一種對自己的約定,無關乎眼前的對象,

愛情,才涉及眼前我們所渴求的人,

然而愛卻始終是我們與自身的關係與約定而已。

會有這種想法,源自於我對上述種種關係推展的體會:

西奧多雖然有相當好的關係經營技巧,卻往往會在關鍵點自毀陣腳,

因為在潛意識當中,他沒辦法相信自己真的值得被愛,

他只能透過對方的種種行為:是否順服自己、是否能幫自己完成許多任務、

對方是否能傾聽自己的心聲並且不加批判、對方是否覺得自己有魅力......

以這些行為當作是否要投入關係的依據,

一切標準背後都有一種「「要我在關係中放棄自我是不安全的」信念存在,

於是西奧多只能在投身愛情與堅守自我間搖擺不定。

 

 

在電影中,西奧多終究還是發現,一切的控制徒勞無功,

在電影的結尾,我想他應該也很驚訝的發現,

就算莎曼珊同時與上百人交談,的確無損於她對他的愛,

(這裡又是一處隱喻,暗示著伴侶就算無法依照我們的期待行事,依然無損於對我們的愛)

他原本所在乎的專屬感,不過是一種無謂的心理潔癖,

事實上,在這世界上,原本就不可能有任何人專屬於我們,

只不過是因為這種獨特感,會讓我們獲得如同重獲新生兒般被父母細心呵護的感覺罷了,

因此對方是否愛我們,從來就不是依據外在行為來決定的,

甚至於我們是否對伴侶還有愛,也不是依照表面的互動就能輕易斷定的!

(一如西奧多對前妻與莎曼珊如此生氣,甚至有許多衝突,但終究還是有愛)

因此,若用我的話來說,愛的存在與否,與對象跟具體條件沒有太大的關係,

外在條件只是引發我們心中之愛的導火線,

例如好看的外表、某種特定的性格或某些特定的行為表現,

實際上愛是我們與自身關係的延伸,因為我們決定要愛了,愛才存在,

當我們決定不愛了,即使條件依舊,一切感覺都不對了。

 fx_fhen41798709_0002.jpg  

寫到這裡,我感受到這部電影對我來說有很深刻的提醒:

愛,不愛,取決於自己,而非眼前的對象,

關係的確牽涉到雙方意願,因此在關係經營上有許多具體需要學習的策略與技巧,

然而回歸到是否愛對方這件事,全部都是我自己可以決定的!

是的,放棄部分自我是恐懼而不安的,

是的,在愛上對方卻又尚未得到具體回應時是焦慮的,

是的,因為一個人而讓心情起伏不定是混亂的,

但我永遠要問自己一個問題:我願意愛嗎?

如果我不願意承受這些附帶的痛苦,那我可能也難以經歷到完整的愛,

因為愛是一種付出,愛是一種包容,愛是願意接納對方如實的模樣。

 fx_fhen41798709_0027.jpg  

於是這又帶出另外一個我們經常被提醒到的重要議題:愛自己,

既然要全然投入一段愛的關係如此困難,消耗的心力絕對也是非常多的,

因此在平時補充自己的能量也就相當的重要了,

這也是為什麼諮商心理師們會一直強調愛自己的重要性,

對我來說,愛自己不見得都是自私,而是為了保有更充沛的心力去愛人,

因此,替自己補充好能量,真的是經營有品質的關係的第一步呢!

 fx_fhen41798709_0028.jpg  

其實我想說的是,在這個時刻欣賞到這部電影,對我來說真的好重要,

我自己也是個曾經在情感中重重受傷過的人,

一如西奧多,我的感情相對一般男性也是比較細膩豐沛的,

因此在這些關係中,感受到的傷也就特別重,

然而,覺得受傷是真實的,我擁有愛人與被愛的能力也是真實的,

如何將眼光從受傷防衛,移動到願意再度付出冒險,是我可以替自己做的,

就像在片尾中莎曼珊對西奧多說的:「所以現在我們都懂得愛人了。」

今年是我塔羅流年中的「戀人」,我想現在開始學起,還不算太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