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看了預告片與簡介之後,原本以為這又是一部很老梗的外太空科幻片,

講述人類探索宇宙世界時,遭遇外星生物或病毒,然後最後全滅的故事,

老實說,整個劇情也真的是這麼發展的,

但憑著我對導演的信心,還真的沒讓我失望!

如果說,去年紅極一時,以人神關係哲學探討的「普羅米修斯」,

將太空科幻片推到一個新的境界的話,

那麼「星際禁區」所做的深度人性探索,又將這類型的電影詮釋到一個新的境界!

(順帶一提,普羅米修斯在劇情上也是很老梗的承襲了異形電影的模式,但依然精彩)

未命名.png  

雖說外太空科幻片免不了會碰觸到人性這個議題,

畢竟這類電影就像是奪魂鋸或大逃殺這類「生存遊戲」的電影一樣,

講述著一群人被困在封閉的空間裡,不是被外星生物追殺,就是自己人相互殘殺,

但星際禁區對於每個角色的性格描繪與角色之間的互動,描寫得更為細緻,

電影開頭就以同事之間相互競爭樣本進度的心結,以及金對任務的執著,

帶出了每個人在高壓環境下的情緒,

並且塑造出團隊在表面和諧之下,暗藏分裂危機的氣氛。

 

 

隨著劇情推演,看似軟弱無能、被屬下牽著鼻子走的隊長,卻在危機發生之後,

一肩挑起指揮全局與負責救援的責任,甚至還在同伴們受到攻擊時自願斷後;

而團隊中最顧人怨的金,其實只是個實事求是的女人,在劇情中段成為後繼隊長人選;

厄文幾乎從一開始就是個軟弱的男人,甚至在逃脫行動中將金拋下自己逃離,

因為他的軟弱,造成整個團隊在後續行動中接連遭到阻礙,

卻也因為他的軟弱,極度渴望活下來的慾望,帶來的一絲契機;

Rebecca可說是電影中的女主角,默默肩負著團隊中照顧者角色的她,

雖然內心極度恐懼,卻展現出過人的韌性,不只想出了暫時抑制細菌感染的方式,

最後更為了男主角文森而自願流放到荒野中等死。

7c4775e218b67219e676d5a528653f1c.jpg  

這些角色鮮明的個性,都擁有許多橋段得以發揮得淋漓盡致,

然而我最有共鳴的,是男主角文森的心路歷程。

文森自己患有幽閉恐懼症,卻在每個任務中,

為了團隊利益一再進入會讓自己感到恐懼的環境裡,

第一次,他為了遞補藉故脫隊的伙伴的空缺,而將自己塞進狹小的隔間中維修系統,

第二次,他為了探勘洞穴而接受隊長指示垂降而下,卻恐慌發作,

第三次,他更為了修復與救援隊的通訊而隻身一人進入狹窄的通道中,

靠著rebecca的安慰與鼓勵,才熬過恐慌發作的煎熬。

 

 

在電影中,文森不斷展現他溫柔與剛毅並存的矛盾特質,

從他幾度與Rebecca的對手戲中,就可以看出他是個充滿柔情的人,

然而如此溫柔的人,卻同時蘊含著如此驚人的意志力,

不斷在各項任務中與自己的恐懼搏鬥著,

這樣的文森,讓人感到特別的心疼與不忍,

然而,或許也可以說正是因為他如此的溫柔,

因而讓這顆對他人充滿關懷的心,產生出源源不絕的愛與力量,支撐著他不斷面對難關吧!

qaCapp2bl56VqQ.jpg  

透過文森,我聯想到諮商用語中對其中一種療癒者的稱呼:「負傷的治療師」,

因為自己深深的受過傷,於是治療師終其一生都需要學習與自身傷痛共存,

甚至有時還是會捲入過往的創傷中,痛苦不已,

然而正因為有過這種痛,讓這些治療師更能夠同理當事人的辛苦,

在諮商歷程中,負傷的治療師透過自己的傷,懂得當事人的傷,於是打開療癒。

然而在這辛苦的過程中,有時候治療師也可能因為當事人的傷,引發自身傷痛,

於是兩個人一同掉入情緒的深淵裡,迷失方向,

即使如此,負傷的治療師之所以依然被稱之為治療師,

就在於他願意面對如此艱難的挑戰,

對我來說,文森很像是這樣的人,因為自己痛過,於是懂得以溫柔回應每個人。

(即使是面對金,他也盡可能的保持好脾氣)

fx_flen51709143_0006.jpg  

在片尾時,讓文森得以一連度過三次恐慌發作的關鍵終於揭曉:

當初在上太空船時,正是rebecca即時趕到,讓他免於暈倒,

自此之後,每當他快因幽閉的環境而不支倒地時,

他都會反覆回想著這個最後的畫面,從中尋求慰藉的力量,

然而這也讓他在不得不親手殺死遭到感染的rebecca時,特別的讓我感到難過與震撼,

悲傷、憤怒與種種複雜的情緒,被濃縮成遠遠的一幅光景:文森像是野獸般的用力摧毀愛人的身軀,

很少、很少有像是「星際禁區」這樣的電影,能將如此衝突的人性張力,

用一種看似輕描淡寫卻又充滿震撼力的方式來呈現的。

 

 

然後,在剩下文森一人終於安全的乘著救援隊的太空船對總部發出訊號時,

那一貫溫柔的聲音,再度深深觸動了我:

「但是,我或許也遭到感染了......

這則訊息將在十五分鐘才會收到回覆,所以我也只能等待了。」

勇敢面對自己的軟弱與真實,同時帶著對自身弱點的恐懼完成任務,

這是我在文森身上看到的,很珍貴很珍貴的人性光輝,

在電影結尾時,太空船慢慢的飄往遠方,只剩下幾個紅點間歇閃爍著,

彷彿在訴說著人類的渺小,與文森面對一連串事件時的無力感......

我覺得在看電影的當下,因為緊張的劇情,並不會有太多聯想,

然而步出電影院,回到安全的空間之後,各項劇情才像是茶葉的餘味一樣,

淡淡的飄散出來,久久不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行者的魔法錦囊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