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心中一直有種感覺,想嘗試著寫出來,

在不同的主題上打轉,也反覆斟酌著字眼,

但總是寫了又刪,刪了又寫,

直到剛剛,我才找到心中真正想要訴說的語言:真實。

真實的~1.JPG  

這幾天在許多事件的暴風中心打轉著,

繞來繞去我最後都只能採取一種作法:誠實面對自己,

在「靈性的自我開戰」一書中,主角說道:

「你要如何對待別人都可以,但只能對自己誠實」

最近面對許多紛擾,心中忽然湧出一種感覺:

沒想到我居然走到了這裡,走到了一個無法繼續欺騙自己、只能對自己真實的地方。

 

 

在面對他人的時候,我還是會依照著各種情境調整自己的作法,

然而在心中,我清楚知道自己的想法,

我並不將這視為一種欺瞞,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全然的真實以對,

在各種情境中有時也需要互相配合才能完成任務,

但當只剩下我獨自一人時,縱然很痛苦,我還是選擇面對自己,

面對自己覺得不堪的、難過的、痛苦的、充滿恨意的那個,

其實有時候我都不太敢瞧一眼的那個自己。

 

 

其實有時候會覺得這麼做,心中有點厭倦,

畢竟這條與自己和解共處的路,走來實在漫漫長長,

而我又是一個需要以情緒感受世界的人,

在生活中各式各樣的事件中,我以情緒來記憶每個片刻,

如此一來,內在空間勢必會被各種情緒給慢慢消磨掉,

然而,打從碩班開始以自己的生命為主題書寫論文起,

我就越來越被一股生命的流推動著,推動著我往更真實的自己前進,

縱然我明白有時候這些層面的自己,不是很能被外在主流社會所接受,

然而,每當我嘗試將這些層面蓋住,不去看,生命就會自動卡住,

於是越來越熟練的知道,當我感到動彈不得,就是無法真實面對自己的時刻。

images.jpg  

真實面對自己是有點恐怖的事情,

因為當眾人都從身旁離開,只剩內心的聚光燈打在自己身上時,

所有原本壓抑的、偽裝的身份都逐漸褪去,最後只剩下那些赤裸裸的真相,

通常,在那些真相之中,多多少少都會有著自己深深厭惡的、害怕的、想逃開的部分。

其實我並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走到邁向越來越真實的自己的這一步,

有時候我會開玩笑的說,因為我有點笨,所以想不到真實面對之外的方法,

這是一種傻得可愛的認真,一種莫名倔強的固執,

但,似乎也只能這麼做了,於是一遍一遍的在心中與那些妖魔鬼怪共舞著,

勇氣,好像也透過行動一點一滴長出來了。

 

 

這麼回顧下來,原來這也是我唯一能帶給當事人的禮物呢!

透過諮商關係、透過話語、透過心理學知識、透過塔羅牌及各種我所學會的技巧,

嘗試與當事人一同去面對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真實作回自己,

勇於面對真實,大概會是我往後投入心靈工作時的基調吧,

因為自己經歷過這份激烈、痛苦卻又充滿溫柔的過程,

於是也長出了能夠溫柔陪伴當事人面對艱難真相的能力。

未命名.png  

所以,無論悲傷或歡笑、痛苦或喜悅,

想笑的時候就盡情大笑,想哭的時候就盡情流淚,

想愛的時候就大方分享溫柔,想恨的時候就用力的恨到最後吧!

當情緒洗刷過自己的內心,反而會逐漸清明,

這是我不斷貼近自己的方式,如果你/妳也覺得不錯用的話,歡迎嘗試。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