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這是諮商輔導晤談系列中最後一篇文章,

接下來,若有心力會開始進行實務場域的分享與探究,

在最後一篇文章中,我想聊聊「輔導成效」這件事,

承襲前幾篇文章中所談到的,老師與輔導人員對於成效這件事,往往有不同看法,

因此,我想分享個人對於「輔導成效」的看法。

 

 

一般來說,老師們希望看到學生有所改變的,

多半是與具體行為有關的部分,例如專心上課、準時到校、與同學和諧相處...等,

不過我也發現越來越多老師們能夠調整自己的期待,

覺得只要學生能更有自信、好好過生活,或是找到升學目標就好了,

在校園實務現場中,教育及輔導人員對學生的期待,正逐漸產生交集,

越來越以「讓學生穩定成長」為共同目標,

我覺得這是很棒的事情,因為這表示在教育現場,大家越來越能包容學生的多樣性。

 

 

在我輔導學生的經驗中,我覺得可以從三級預防的概念來看「輔導成效」這件事,

對所謂的初級個案,也就是以發展性適應困難為主,心理狀態大致穩定的學生來說,

多半是最容易看到成效的,

因為他們通常只是對課業不太有興趣而缺乏生活目標,或是在人際關係中碰到一些困難,

因此需要接受輔導晤談,

相較於二三級個案,他們在心理素質及支持系統上,是比較穩定的,

這就像是一個人身體穩健,只是因為不小心得了感冒,多半能夠迅速痊癒。

A_woo_20050324155254_general_000001s2.jpg  

然而對於二三級個案來說,就不見得能這麼容易看到明顯的進展了,

因為他們多半在原生家庭中就比較無法獲得妥善的身心照顧,

或是受限於生理因素(例如過動、強迫症、憂鬱症等),而有輕重程度不一的症狀行為,

而他們的言行,有時又反過來影響自己的人際關係或課業,造成惡性循環。

就像是一個人原本就營養不良,或是具有免疫系統的疾病,很容易就因為感冒或傷口感染而有併發症,

併發症與原本的疾病或體質進一步形成惡性循環,

醫生除了需要治療併發的症狀,還要針對病患本身的素質進行調整,

才有辦法慢慢將他的身體調養到逼近常人的水準,

二三級個案也是如此,專輔教師在晤談的過程中,學生往往還是會繼續在生活中製造出對自己不利的狀態,

(有時候則是家庭或生活環境所造成的)

在這種情況下,專輔教師光是維持讓學生的心理狀態不繼續往下掉,恐怕就已經耗盡心力了。

(這也是需要校園中各方人馬系統合作,而非只由專輔教師進行晤談的原因)

 

 

因此,對於輔導成效這件事,我個人覺得以發展心理學與系統的概念來檢視,

會是比較恰當,也讓老師及專輔教師比較不容易過度焦慮的事情,

什麼是以發展的角度來看輔導成效呢?

回想我們自己的成長過程,應該多少會有「表面上看不太出來有具體改變,但內心正在醞釀些什麼」的經驗,

直到我們忽然在某個時間點,赫然發現自己已經跟以前不太一樣了~

這也是為什麼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學生怎麼過了個寒暑假,或是升上一個年級後,忽然變成熟的原因!

未命名.png  

人需要時間的累積與經驗的沈澱,才能真正在外顯行為上有所改變,

就像是水沸騰的過程一樣,從0到99度都仍處在液體的狀態,直到抵達沸點才轉化成氣體,

學生們行為上的改變也是如此,有時候經過好幾個月,我們都看不出學生到底有何改變,

然而,有時候到了半年、一年之後,我們會發現學生變得不太一樣了,

當然,就像是水在0到99度之間的溫度不同,

學生們在明顯轉變之前,多半也會有細微的不同,例如較有笑容、變得比較有自信、

攻擊行為次數稍減或是偶爾會願意將作業完成,

這些都是很細微的變化,需要我們願意細膩的看見並予以鼓勵。

 

 

我知道,對於學校來說,有很多法律、道德及各種層面的約束,

希望學生能儘快去除問題行為,產生正向改變,以免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然而回想我們自己的成長歷程,不也有許多事情,是花費了龐大的心力與時間才得以轉變的嗎?

如果連身處在具有較充足資源環境底下的我們,在面對困難時都需要耗費這麼多心力,

那麼這些相對之下缺乏親人關懷或是原本就在心理素質上沒這麼堅強的孩子,

又怎麼有辦法在經過幾個月的諮商輔導晤談後,就有重大的進展呢?

images.jpg  

我始終相信,學生們各種看似乖張的問題行為,

或多或少都是為了在扭曲的生存環境中,幫助自己活下來的力量,

如果太快把這些問題行為拿掉,很可能連活著都是件困難的任務,

這就像是當植物的幼苗被各種障礙物阻擋住時,很可能就只能長成奇形怪狀的樣子,否則就只能等死,

然而我也相信只要專輔教師與導師、其他專業人員持續的關心與支持,

在適當的時機點,這些學生都能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來。

 

 

我常開玩笑說自己是個有社交畏懼症的人,而且「害羞內向又低調」,

對於人際關係經常會感到退縮與焦慮,

透過十數年來的專業訓練、眾多親友的支持,以及自己不斷努力的結果,

我從一個連打招呼都有點困難的人,變成一個可以在台前談笑風生的老師,

光是一個人際互動,就需要花這麼久的時間才能轉變,

面對學生們各式各樣的問題行為,或許,我們也可以嘗試把眼光放遠,

如此一來,就更能把力氣花在眼前可以做的事情上,並信任他們終有一天能走出自己的路來!

 

 

那麼,諮商輔導晤談系列文章,要在此告一段落了,

一連寫了四篇文章,主要是希望能幫助校園中不同的專業人員之間能有相互理解,

讓我們在系統合作之中能減少對立、增加互信,

共同替孩子們的身心健康加油努力。

若您讀完之後覺得心有戚戚,歡迎註明出處後分享出去,

若覺得因此聯想到有什麼實務現場的困難,也可以與我分享,作為往後實務系列文章的素材~

其實,撰寫這篇系列文章最大的受益者,應該會是我自己吧!

從到底該寫哪些主題,到每篇主題中應該放哪些內容,

再到如何有結構又生動易懂的呈現,

從構思到撰寫,每一篇都耗費相當多的時間與心力,

其實,這不就像是輔導成效一樣嗎?

在有結果產出之前,必然需要有一段長期的默默耕耘與投注,

只要持續不懈的努力,學生也願意替自己努力,那麼,成果總是會出現的!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in

  • 不曉得文中提及~校園各方系統人馬合作是指?

    其實目前常常以前學務處處理的~甚至有時也直接往輔導室送了

    只因 因為他是個案

    ***************

    如:遲到問題

    但遲到 有時真的是家人無法配合

    甚至可以孩子睡客廳 大人上班就從旁邊經過

    也沒人提醒要上學了.........

    像這種輔導可以朝哪裡著力~~ 目前就只能引導上學動機

    同時只好讓孩子自己騎腳踏車上學~但卻可能有風險

    有時候在要求孩子上課同時,變成就得割捨一些(學童安全)

    而當孩子遲到,往往也是學習低落的原因了

    因為上午的重要學科沒上到

    惡性循環

    說實話,要打破這惡性循環,真正呈現輔導成效

    究竟還得靠甚麼力量

    因為常常討論到最後就是一句: 家庭教育功能要發揮

    但那專輔老師可以做的是甚麼呢?
  • Dear Sin:

    每個人對於專輔老師的認知不同,
    所以以下是從我的角度為出發點的思考,僅供參考喔!

    單從與孩子晤談的部分切入,
    的確多半只能從增加上課動機著手,
    透過引導孩子建立對生活的期待與目標,
    嘗試強化他來學校的動機。

    如果單純是缺乏上課動力,
    我會與學園聯繫,讓孩子參加多元的課程來取代原本的課業,
    此外也會嘗試從社團或學校中其他可能參與的活動著手。


    我覺得專輔老師其實還可以從其他角度下去思考,
    例如我不清楚這孩子的家庭狀況如何?
    可是如果他只能睡客廳,大人上班直接從旁經過,
    聽起來在經濟狀況與家庭功能上,是需要協助的?
    如果是這樣,我會請社工支援案家評估的部分,
    同時也需要釐清孩子遲到真正的原因,
    是對課業沒興趣、生活作息錯亂、與同儕疏離,還是有其他心理因素?

    此外我不太清楚你提到的孩子是否還是國小生?
    (因為許多一般的國中生都會自行騎車上下學,不太清楚所謂的安全指的是什麼?)
    如果是擔心上學的安全,我可能會跟家長、社工、導師還有訓導人員討論,
    有哪些人可以在短期內暫時擔任陪孩子上學,
    多爭取一些晤談的時間。


    其實即使同為遲到或中輟的孩子,
    不同背景的孩子,需要的系統資源會很不一樣,
    所以我只能從你的描述中嘗試去猜想可能的狀況,
    依照我自己處理的經驗作分享囉,僅供參考~

    幽樹(yuki) 於 2013/11/10 23:16 回覆

  • sin

  • 是國小學童
    跨學區就讀 所以之前上學途中曾受傷
    所以目前為兒少保個案

    但社工也只能一個月探訪一次
    甚至是電話電訪一次而已

    希望社工協助溝通轉回原學區就讀
    希望能夠溝通有房間讓孩子與案母同住
    但案母都覺得孩子睡客廳就好


    所以才會覺得,好像無法施力
  • 有時候,如果能做的都做了,
    或許我們需要學習的,不是如何做更多,而是學著信任孩子自己的生命力,
    我們並非孩子的保母或萬能的神,
    當能動用的資源都已經啟動時,剩下的,真的需要學習臣服,
    我手上也有一些這樣的孩子,所以,最近正在學習這樣的功課呢!
    與你分享:)

    幽樹(yuki) 於 2013/11/17 22:18 回覆

  • S
  • 諮輔確實不容易向他人解釋,這系列的文章我很喜歡,透過系列文澄清諮輔工作與務實情境討論。
  • 謝謝你的喜歡,一起加油!

    幽樹(yuki) 於 2013/11/17 22:19 回覆

  • M
  • 謝謝你,我是今年要考教甄的人,謝謝你的文章,讓我對專輔工作有更多的認識:)
  • 不客氣,祝福你!

    幽樹(yuki) 於 2015/01/22 13:12 回覆

  • 陳小珍
  • 您好
    很棒的分享,給我上了一課
    但,諮商輔導也需要執行方案產出(output)、成效(outcome)設計上
    除了質性記錄又該如何具體呈現。

  • 不太懂您指的成效跟產出具體指的是什麼?質量化的成果呈現應該是不太會有衝突的喔。

    幽樹(yuki) 於 2015/12/25 12:13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