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張義平,靈性名字是幽樹(Sho Ra),諮商心理師與身心靈工作者, 渴望透過文字,分享曾在生命經驗中滋養過自己的事物,每個人都握有個人生命的解答,或許透過閱讀,你/妳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工作坊、演講與課程邀約,請寄信至changiping@hotmail.com

前兩篇文章分別從諮商輔導中,外在可觀察到的規範與內在的專業思維切入,

這篇文章則是我很想好好寫、好好分享出去的重點文章,

經常聽到有人說「輔導很簡單啊,就跟學生聊聊天」、

「跟學生講話根本不需要花什麼力氣啊」、

「專輔都不用上課,整天在房間裡吹冷氣,真是個涼缺」

本篇文章希望分享的便是,在諮商輔導晤談的「當下」,有多少思考歷程在同時運作。

 

 

在閱讀本文之前,建議最好先讀過「場面構成篇」與「專業視野篇」,

對諮商輔導的一些基本原則有所瞭解,

會更容易看懂接下來我要分享的諮商輔導晤談歷程唷!

 

 

如果要用一個生動的比喻來形容諮商輔導過程中發生的狀況,我會選擇「開車找路」這個隱喻,

開車的時候不要看前方、兩旁與後視鏡,還要留意馬路上的各種狀況,

轉彎要打方向燈,還要記得換檔(雖然現在的車子多半是手排檔了),

除此之外,還要緊盯著沿路上的指標與告示,並嘗試在腦海中拼湊出地圖的全貌,

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我們成為開車的老手了,長途駕駛或開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還是很容易疲倦,

諮商輔導晤談的過程,差不多也是這麼複雜!

 xin_062090507185656220354156.jpg  

首先,不管學生進來是大吵大鬧、沈默不語還是躁動的走來走去,

專輔教師要做的第一步都是「建立與學生的連結」,

而且是用諮商專業訓練出來的接納、包容、傾聽的態度,

而非一般老師或訓育人員慣用的「處罰控制模式」,

在不打、不罵、不懲罰的情況下,還要讓學生能稍微安穩的靜下來對話,

這本身就已經很高難度了,

而且,還要在學生可能老大不情願的狀態下,

嘗試獲得學生的信任感,願意開始說出內心的想法與感覺,

而且還要讓學生理解諮商晤談是什麼,有哪些規範,這又是一項艱鉅的挑戰!

(以專業術語來說,這叫做場面構成與建立關係)

 

 

關係建立了,挑戰才正要開始,

專輔教師需要從學生亂無章法的陳述之中,

嘗試整理出他想表達的重點,以及在這當中他的感覺是什麼,然後回應給學生聽,

(專業術語分別叫做簡述語意及情感反映)

並且與學生進行核對,以免誤解學生想要表達的意思。(專業術語叫澄清)

 

 

舉個例子來說,當我聽完學生從他的同學聊到他在校外結交的幫派朋友,

再聊到他跟這些朋友一起去做了什麼事情之後,

五分鐘過去了,在這過程中我只是專心聽他說,

然後我可能會說:

「哦~所以啊,我聽到的是你覺得這群朋友超懂你的,可以聽你講心事,

又可以帶你去很多好玩的地方,所以你才會跟他們在一起,

所以你才會覺得老師很煩,整天叫你跟這群朋友斷絕聯絡,是這樣嗎?」

在這段話裡頭,我只是接納學生的想法與情緒,並沒有說這些行為是對的,

要能夠以這種中立的方式嘗試表達對學生的理解,本身就要很有好的思考能力與表達能力!

 

 

在確定學生想要表達的內容後,專輔教師還需要同時做到好幾件事情: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要能體會學生的感覺,

(這部分從晤談開始到結束都需要做到)

為了幫助專輔教師能與學生建立起合作關係,進而共同面對生活中的困難,

或幫助學生看見自身的行為是如何造成生活中的困擾,

專輔教師需要能夠同理學生的感受,白話來說便是體會學生的感覺,

同理心的應用技巧很廣,上述的例子就是一個經典的同理反映,

所以單單只是同理學生一段話的感受,就已經需要用上好幾個專業技巧了!

 201172416383644539.jpg  

其次是評估學生的狀態,選擇問話方向,

專輔教師不是只有被動聽學生描述,在一邊聽的過程中,

我們需要迅速的思考自己該如何繼續詢問下去,

這些問話不是警察辦案式的瞭解事件經過,

而是幫助我們更瞭解學生行為背後的心理動機,從而帶出有效的介入語句。

 

 

譬如說,同樣學生說一句話:「我平常最喜歡打電動,可以打好幾個小時都不休息!」

如果這個學生有過動的傾向,平常在課堂上都無法專心聽課,

我可能會有個評估是:「學生怎麼有辦法在打電動時這麼專注?一定有吸引他的地方!」

於是我會問:「哇,太了不起了,你平常在上課的時候都會動來動去的,怎麼有辦法一打電動就是幾個小時?」

如果我想要建立關係,可能會詢問「那你都打什麼樣子的電動?可以跟我分享一款你最喜歡的電動嗎?」

但如果我是想要找到學生的優勢能力,幫助他在生活中強化這項能力,

我可能會改問:「是喔!那你覺得啊,打電動的時候,你需要運用什麼能力才能順利破關?」

(或是請學生描述內容,由我反映給他知道)

如果今天這個學生有網路成癮,那我又會換個問法:

「你覺得電動最吸引你、最迷人的地方是什麼?」

 

 

此外,學生在不同的晤談次數中提到同樣這句話,我需要做的回應也不一樣,

完全沒有標準答案可循,只能依照當下我對學生的理解與評估來做回應,

而且還需要從學生的反應來判斷,我的回應是否有貼近他的心情,是否有跟上他的談話節奏,

譬如當學生話說得越來越少,或是開始表示不耐煩,又或者是表面點頭卻語氣猶豫的時候,

我就要修正自己的回應,或是直接詢問學生:「我剛剛好像沒有完全聽懂你在說什麼,你可以告訴我是哪一部份嗎?」

imagesCAJR850E.jpg  

在貼近並理解學生的狀態之後,專輔教師隨即需要在對話的過程當中,

逐漸形成對學生的概念化,並且回應給學生。

再以最初所舉的學生結交幫派朋友的例子來說,

在大多數老師眼中,會覺得學生的「問題」是表面上的誤交損友,

然而專輔教師需要對學生有更深一層的理解,

例如在上述的對話舉例中,我們已經瞭解到學生是因為可以分享心事、好玩才與幫派份子在一起,

在後續的晤談過程中,我們可能還會收集到他在學校與家庭中的生活背景資料,

因此經過了五六次的晤談後,可能會發現學生之所以遲遲無法離開這些「損友」,

是因為在學校沒有同學理解他,在家中也沒有人能夠關心他,

老師雖然關心他,卻總是以「曉以大義」的方式來說教,讓他覺得無法被理解,

因此,他選擇與這群唯一願意支持自己的朋友在一起,

即使搞不好他自己都知道這些朋友只是在利用自己,

但對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來說,獲得同儕及他人的愛,卻是非常重要,

重要程度跟吃飯睡覺可以相提並論的程度!

(這也是從發展心理學提取出來的的專業知識概念化)

未命名.png  

專輔教師在一邊與學生晤談時,除了需要同時進行上述的各種判斷之外,

還需要隨時留意一項警訊:反移情的產生!

反移情指的是專輔教師受到個人內在議題所影響,因此對學生的言行做出不恰當的判斷或回應,

例如愛上學生、對學生的行為有超乎專業規範的動怒,或者是過度關心學生等等,

舉個例子來說,有些專輔教師可能會過度的同情學生的處境,

在潛意識中不自覺的想要當拯救者,將學生拉離受虐的家庭,

因此特地延長晤談時間、增加晤談次數,或是在沒有詢問學生的情況下就替他做了很多決定....等等,

這些都涉及諮商專業中過度涉入的倫理議題,會對學生造成程度不一的負面影響,

因此專輔教師需要儘可能的在晤談的過程中,觀察自身情緒的變化,

並區別這些情緒與想法究竟是基於學生言行而來的合理反應,還是反移情在作祟。

 

 

通常,專輔教師在晤談的同時要進行上述的反思,就已經耗盡心力了,

但偶爾還會遇到雪上加霜的情形:遇到需要打破保密原則時,與學生的拉扯。

需要打破保密原則的情況,多半與家暴、性侵等法律通報案件有關,

立基點在於能有更多專業人員共同來關心學生,

然而站在學生的角度來看卻未必如此,

譬如學生可能會說「讓我爸知道是我告訴妳的,我會被打死!」,

或是「如果社工來了,我媽媽是不是就會被關到監獄裡?我不想這樣!」

於是,專輔教師又需要耗費一番唇舌,以站在學生立場的角度來討論這件事,

以免在盡到通報義務的同時,卻破壞了原本的信任關係,導致無法繼續輔導學生。

 

 

我想,如果閱讀本文的人覺得看到這裡,開始覺得有點疲倦的話,

那應該多少就能體會實際與學生晤談的專輔教師們,每談完一個學生,有多麼耗能了吧!

然而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並不是要炫耀專輔教師有多專業,或是抱怨諮商輔導有多累,

而是希望透過細部拆解晤談歷程,幫助大家瞭解專輔教師與學生晤談的模式與投注的心力有多麼複雜,

能夠給與我們更多的支持、鼓勵與幫助,

正如上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教育與諮商輔導是陪伴孩子的兩大專業,各有各的優勢與功能,

正如同專輔教師願意尊重教育專業,也希望教育專業人員能體會我們替孩子們的付出!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in
  • 請問對學生的理解與評估

    可以怎麼增進評估的能力

    或者有推薦的文章或書籍嗎

    謝謝
  • 如何理解學生,不同的學派有不同的作法,
    你可以挑選一兩個自己比較喜歡的學派深讀喔!
    不同的學派,當然看的書也就不一樣了。
    至於如何增進評估的能力,
    不知道你想要評估的重點是危機程度、自殺意念還是什麼方面呢?
    目的不同,要看的書也不一樣呢!
    如果有比較具體的描述,我比較能回想自己手邊看過什麼資料,再與你分享:)

    幽樹(yuki) 於 2013/11/01 15:23 回覆

  • sin


  • 謝謝你

    我想問的評估能力

    是想問當一個孩子來到面前時

    如何"更明確"找到孩子最核心問題可能會在哪

    最需要的幫助會是

    我會好好閱讀一系列文章

    從中學習
  • 幽樹(yuki)
  • Dear sin:

    我覺得這可能需要仰賴督導,而不是看書或文章呢!
    因為每個孩子就算看起來有類似的表面行為,
    卻會因為各種因素而有不同的核心議題,
    既然如此,文章或書這種概論性的資料,
    就很難真正產生幫忙,
    所以如何真的想增加這方面的能力的話,
    找督導會是比較有效的方式:)
  • sin


  • 謝謝你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