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160_10200837496441478_309419374_n.jpg  

今天下午發生了一見讓我現在回想起來都帶點淡淡沮喪的事情,

從來沒有想過,在經過了這麼久的今天,

我依然會在事情發生的當下深受震撼,以致於差點講不出一句話來,

然而,場面卻又不允許我的大腦當機,

於是我再度發揮了「危機處理模式」中,

小小貓(我的內在孩童)縮到角落,鐵武士(比較有功能的一面)出來「接客」的力量,

(關於危機處理模式,可見「接受關心與愛的練習」一文)

一邊安撫受驚、受挫和沮喪的自己,一邊開始發揮認知功能繼續對話。

 

 

雖然最後我解除了危機處理模式,整個互動上漸趨平順,

在回程捷運途中,還是越想越不對,

這件事必然引爆了我未曾覺察或以為處理妥當的地雷,

否則不會引發如此本能又強烈的反應!

於是我閉上眼睛問小小貓:「當你聽到那幾個字的時候,感覺怎麼樣?」

在還沒聽到回答之前,我那功能良好的大腦立刻飛出很多答案,

讓我嚇了一大跳,也讓我發現原來自身在愛情上的議題,牽連這麼多、這麼深層的經驗!

 

 

我知道自己很擅長覺察與統整個人議題的意義,

但在還沒有聽懂內在孩童的聲音之前,過多覺察反而很「假」,

於是我又問了一次:「你的感覺怎麼樣?」

小小貓說:「我覺得很受傷、覺得沒有人要愛我了、覺得很挫折,好像自己不夠好」

聽到這裡,我又立刻覺察到一堆東西,

但我還是繼續忍耐這股想將情感轉移給理智處理的衝動,

緩緩的回了一句:「恩,你覺得很受傷,你覺得沒有人愛你了。」

然後補了一句:「我在這裡。」然後就安靜的與自己的感覺在一起。

是啊,雖然我也不知道可以怎麼安撫跟陪伴挫折又受傷的小小貓,

但我還是決定在理智接管全局之前,爭取到幾秒鐘的時間,安靜的與他在一起。

happythought.jpg  

一邊拿起哈克前輩的新書「讓愛成為一種能力」,替自己的心靈注入滋養的能量,

一邊暗自決定等下到站後,要拿出獨角獸卡給自己更多支持,

沒想到抽了第一張,居然是「Happy Thoughts」!

我的OS立刻罵了出來:「我就是很沮喪了,還教我要保持愉快的想法嗎?」

這時理智的大腦就很有功能了,鐵武士說:「你教人解牌不是都說先忽略文字,從圖案著手嗎?」

嗯,我很仔細的看了一下,發現獨角獸凝視著遠方的城堡,

直覺一動,彷彿獨角獸想告訴我的是,把這件事稍微推遠一點來看,情緒或許就不會那麼強烈了,

這頗有道理的,畢竟這個事件觸發的是我對過去經驗的本能反應,跟客觀事件根本無關!

但我依然覺得自己被引發的是很本能的情緒反應啊,萬一之後再度遇到這個人,我又本能當機怎辦?

 

Yes.jpg  

帶著這樣的困惑我抽了第二張獨角獸卡,抽到「Definitely Yes」

我困惑了三秒,才想起閉著眼睛抽第二張卡時,

心中瞬間閃過「剛剛在捷運上與小小貓對話之後,心情好像釋懷一些了,

這會是過度理智,還是我真的學會如何自我陪伴了?」

同樣從圖樣開始觀察,一股小小的暖流從心頭流過:

「即使往後看到這個人,暫時都會因為過去經驗的影響而引發情緒反應,

但現在的我可以在當下穩穩的接住自己,就算當下解離了,事後也會記得回頭滋養自己。」

 

 

動手寫這篇文章時,深深覺得榮格提到的同時性真的很不可思議,

在本週的心燈夜話中,我才與大家分享這週的主題是讓自己完整,而非完美,

結果今天下午立刻就遇到一個事件,要我看到自己的確還深受過去情感創傷的影響,

但同時也長出一道能夠承接自己的力量來,

這也呼應了我對於某些重大創傷的看法:

或許某些傷痛真的很痛,痛到時間無法沖淡,歲月無法抵銷,

但我們終究都能學會如何與這些傷痛共存,儘可能繼續維繫著日常的生活,

也許我們沒有真正「恢復正常」的那一天,但還是能嘗試重新擁有喜悅與幸福。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