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塘已經是我第三個家,

剛剛在靜坐的時候,

忽然發現自己書寫網誌的渴望似乎一年比一年少。

 

 

在大學時期,寫網誌抒發心情是每天必備的事情,

看小說或電影有了什麼樣的體會,也都會寫下來,

隨著進入研究所之後,這樣的渴望稍稍減少了一些,

然後伴隨著年歲增加,文章性質也從單純抒發心情與感想,

轉變為具有更多思考與省思的分享文章,

同時也具有一些建立個人形象的味道。

 

然而為什麼書寫的渴望變少了?

我記得首度渴望消退的時期是認真投入論文之後,

那時候每天的書寫量非常足夠,運用網誌來抒發心情的需求減少了,

加上從業的倫理考量等因素,使我逐漸減少書寫網誌的頻率,

接著考慮到自身文字所帶來的影響性,更是讓我有一段時間不再書寫,

漸漸的網誌變成了一種「結晶」,是我沈澱許多思緒之後的結果。

 

 

直到現在,書寫的渴望似乎又更少了,

開始明白自己的文字正逐漸蛻變,

過去的我的書寫雖然富有情感,卻保有清晰的思辨與條理,

如今許多生命經驗開始不那麼「線性」了,

複雜的網絡往往難以用簡單的文字來表達,

即使是曾經如此精熟於文字的我,

依然感受到文字的有限性。

 

然後,在靜坐中我似乎也慢慢明白,

對於這個家的期待,與過去對前兩個家的期待有很大的不同了,

在眾多的經驗與體悟之中,只有最精華的部分值得紀錄下來,

我想帶給讀者的品質是更深厚而精純的,

不再是以前那種雖然流暢卻稀鬆的品質了,

除此之外在能量上,也從沈重轉為明亮。

 

 

其實我想說的是,從我對網誌的書寫渴望中,

我看見了自己的轉變,一個從黑暗漸趨明亮的過程。

2082016_091242009_2.jpg    

, ,

幽樹(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